首页  »  其它小说  »  【校园变态录】(1:酸篇)【作者:泥泞中的老虎&diodio】
字数:517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校园变态录(1)酸篇】

  1。人物介绍:姓名:于若灵年龄:16岁——19岁另  26岁和33岁性别:女民族:汉籍贯:辽宁就读学校:大顺市第二中学

  2。体征介绍:身高:1。65m体重:55公斤肤色:莹白发色:黑发型:齐刘海  马尾眼睛:杏眼  双眼皮鼻子:鼻翼窄小,鼻梁挺直嘴巴:薄  微翘身
材:匀称罩杯:B乳头:粉红乳晕:小而淡阴毛:细软且稀少阴唇:粉红而紧包菊花:浅褐色臀肉:小而结实腿,胳膊:曲线优美,长短合适。

  手脚:玲珑葱指,芊芊玉足。

  3。剧情概述于若灵从小就长得漂亮,因为发育的晚,所以初中曾经有小公主的外号。但一到高中,若灵的身体开始急速蜕化,身高猛增,三围和大腿的线条越来越性感。乳房和性器也发育得娇美动人。妙龄女人的动人气息开始从小女孩的身体里慢慢显露出来。

  ***********************************
  于若灵成绩优秀,又多才多艺。不论在家里还是学校都是父母和老师的掌上明珠。她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条件也很优越,父母的性格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从小时候的奶粉到长大后的择校都是选最好的。

  但是过高的期待让长辈们对若灵的要求也十分严格。特别是进入高中阶段后,繁重的课业压得若灵喘不过气,让她感觉自己好像一台机器。

  某一天,若灵偶然发现自己家楼下街对面拐角的洗发店原来是一家鸡店。从若灵房间的窗户正好能看到妓院二楼里面。其他房间都常年拉着窗帘,只有一间房从来不拉,这间房白天没人,可一到晚上就成了活春宫。这对初懂性事的若灵是一个很大的刺激。经过几次观摩和心理矛盾的斗争后,若灵开始人生第一次自慰(细写)。可她发现自己不论想象哪个帅哥都无法触发快感,最终若灵只好把自己幻想成那个妓女,这样若灵获得了第一次高潮。

  时间久了,若灵发现只有把自己想的下贱,才能获得高潮。若灵幻想过自己做妓女,做掏粪工,做乞丐等等。越下贱高潮来得就越猛烈。平时甩都甩不掉的压力和不愉快,在自慰的过程和高潮的冲击时,就完全摒弃到九霄云外了。而且若灵也开始不满足于自慰的想象。她想过去卖身,但没有这个胆量。

  终于,若灵想到一个办法来作践自己。若灵发现鸡店的后面有一条小胡同,其实就是几座城中村建筑物的间隙,里面又没有活路,所以没人从这走。妓女们会经常直接把垃圾袋顺后窗户扔下去。若灵想,袋子里都是妓女用过的东西,如果捡回来自己用,那该有多下贱啊。想着这她就湿了。趁晚上人不多时,若灵进去胡同,像小偷一样捡了一个垃圾袋回家。

  回到自己房间打开垃圾袋一看,里面有一条穿的很脏的胸罩和内裤,不仅汗臭味浓烈。而且内裤里贴着阴部的地方因为穿的太久已经发黑,上面还有黄色的液体干涸的痕迹以及斑斑血迹。甚至上面还粘着几根阴毛。

  若灵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再往下翻,垃圾袋还有一条粘满血污的卫生巾和很多粘着散发刺鼻气味的粘液的纸团。看来是妓女月经弄脏了内裤,又懒得洗,就一起打包扔了。若灵再打开一个卫生纸团一看,里面包的白白的粘稠液体还没干,凭着自己的性常识,若灵认出这一定就是男人的精液。

  犹豫了很久,若灵终于抵挡不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换上了妓女的胸罩和内裤。她先走到落地镜前狠狠的视奸自己,然后爬到床上,一边自慰一边把那些纸和卫生巾放到脸上使劲闻。这一次高潮来得有史以来最汹涌澎湃的一次。其强度让若灵近乎昏厥。

  晚上,若灵就穿着妓女的内衣睡觉,第二天早晨,若灵决定就穿着妓女扔掉的脏内衣去上学,上厕所时发现自己也来了月经,刚要拿卫生巾,突然想起不如用妓女的。于是把昨天捡的沾满血污的卫生巾垫进两条腿中间。提上内裤的一瞬,阴部和卫生巾接触的感觉比昨天的内裤更下流,若灵觉得自己真是贱到了极点。
  若灵一整天都感受着身上包裹着的肮脏感。上课回答问题,下课和同学谈笑,体育课上跑步,课间帮老师发作业。虽然做着和平时一样的事,但若灵感觉却好不自在,若灵感觉同学们的眼光都好纯洁,老师好和蔼,自己却是这么脏,这么贱,不配和她们面对面,自己再这样下去就没有资格再过以前的日子了。若灵一整天下来湿了又湿,幸好有那条卫生巾帮她兜着,不然淫水就把裤子染湿了。
  一回到家,若灵赶紧跑进浴室洗澡。洗了一个多小时,身上已经很干净了,甚至连阴唇都翻开洗了很多遍。但若灵就是感觉身体还是脏的,怎么洗也洗不干净。其实若灵对正常的人生并不讨厌,只是她从内心里认为,如果自己变的肮脏,就不配再过正常的生活。哭过之后,若灵平静了一些,既然回不到过去,索性就让自己更脏吧。

  若灵发现自己不用去卖身做鸡,自己现在这样比鸡还低贱。

  从此若灵不再穿自己的内衣,专门捡鸡店后巷里垃圾袋里的内衣穿,有时还能捡到长筒或者连裤的丝袜。奶罩上的汗味,内裤里的骚味,丝袜上的脚臭味,让若灵闻了又闻,全部吸入肺里。可是捡来的内衣穿久了就会染上自己的味道,若灵以前很喜欢自己淡淡的仿佛天生的体香,现在若灵也好想和妓女一样混身狐臊尿臭,如果这时再想象到同学路人都对她厌恶的捂鼻子,灵梦就会下体泛滥。
  所以若灵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捡新的,不同的妓女的回来穿,让妓女的味道传到自己身上,让自己的身体私密处也能发出熏人的怪味。

  原来的若灵是每天都有洗澡换内衣的习惯,现在内衣也不用洗了,天天都穿着,穿久了就丢掉再捡新的回来。如果一时捡不到新的就一直穿旧的。不换内衣,当然也不洗澡。只有身上实在瘙痒的受不了,或者捡到新的脏内衣后,若灵才会把自己身体好好清洗一遍。若灵喜欢用洁净的身体迎接肮脏的内衣。刚刚干净的身体马上又给弄脏,这让若灵感觉每次都有第一次穿妓女脏内衣时的激情。
  还有的时候打开袋子一看,内裤丝袜什么的都湿透了,还骚得要命冒着热气。
  这种是妓女懒得下楼撒尿,就直接尿在垃圾桶里和尿湿的内裤一起扔出去。若灵最喜欢这种内衣,穿在身上,湿乎乎的包裹着自己的股间和腿肉,好像被尿裤子一样。

  而在若灵去找内衣的时候,发现垃圾袋里还有其他的垃圾,这些若灵也都好好的利用:卫生巾和卫生纸占垃圾中的八成,甚至很多都不装袋就直接扔下来了,所以满地都是白纸团和卫生巾。脏卫生巾若灵攒起来,留着自己来月事的时候用。
  而卫生纸里包的液体各不相同,有的里面包的是嫖客的精液,有的是妓女的淫水,经血,还有的是小便后擦尿的,感冒擦鼻涕的,甚至肛交后擦屎的。若灵找到那些新鲜的打开纸团,小心的用手指把这些社会最底层人的身体所分泌和排泄的废液刮下来,均匀地涂到自己最娇美的奶子上和穴口上,屁股缝里,腋窝底下,用体温捂干这些粘液。再加上很少洗澡,久而久之,若灵的腋下,乳间和阴部真的都开始有怪味了,这种怪味不是过去脏内衣沾上去的那种,而是从自己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即使洗了澡,打了香皂也没用,原来的体香已经没有了,特别是腋下和阴部。而且阴部经常潮潮的,偶然还会红肿发炎。炎症让若灵的下体又疼又痒,连走路都不能迈大步。上厕所或自慰时,一脱裤子就是扑鼻而来的好像发霉变质的酸味和骚臭。若灵本来很喜欢穿裙子,特别是短裙,可以让两条美丽修长的大腿享受温暖的阳光,可是现在为了掩盖身上的怪味,不得不穿上了长裤。为了不被父母发现,衣服也得自己洗了。

  若灵开始不再满足于阴蒂的自慰,和表面的刺激,若灵渴望能在羞辱的同时得到更深处的快乐。对性已经一知半解的年龄,当然知道女人腿间的用途。但手指抠挖进来之后被处女膜所阻挡,就不敢再继续了,若灵心理还是对此有所畏惧。
  妓女有时候会扔一些塑胶棒子下来,上面不仅有厚厚的粘液,还粘着屎和地上的灰。若灵虽然不知道这个是做什么用的。但这上面的体液比卫生纸里多多了。
  若灵把它们在自己的稚嫩粉红的乳头,刚刚开始发育而微微鼓起的胸部和滑若脂雪的还带着孩童气的两条大腿内侧胡乱的涂抹,洁净纯洁的身体马上就被若灵搞的污秽淫靡。脏到不能再脏的东西,看一眼都会觉得想吐。若灵却拿它在自己身体最隐秘最宝贵的地方涂抹。下流的黄白粘液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划下一条条弧线,从胸口流到肚皮。从大腿淌到膝盖。若灵低头看自己的身体,脸红的发烫,自己才16岁啊,花一般的季节,对纯洁的爱情充满期待与幻想,应该是每天充满了阳光与雨露。可是这些都和自己无关,自己只有跪在这阴暗发霉的鸡店后巷里,在下贱,犯浪的幻想中,才觉得混身那么舒服那么放松,就是这怪异的快感让若灵无法自拔,无法自拔……

  后来又一次无意间听到楼上妓女接客时喊「插我屁股」,若灵才联想到之前的塑胶棒子,才知道屁眼是可以插的。若灵想自己这种贱女人哪配插阴道,就插自己屁眼好了。

  可是由于屁眼很紧,插不进去。若灵想,鸡都能插进去,我也能。就找了一根细一点的,一狠心插了进去,连带着妓女的体液和屎都插进了自己的肠道。若灵疼的两天无法正常走路。但屁眼一旦习惯之后,就开始产生快感,若灵就爱上了,从此若灵再捡到棒子就试着往自己屁眼里插,而且越来越粗,若灵在后巷里把自慰棒插进肛门,然后提上裤子回家,跪在马桶边抽插自慰插完之后还要把上面粘的自己的和妓女的屎抹到自己股间。感觉好的还要带回家和卫生巾藏到一起。
  有时候若灵忍不住就直接坐在后巷的地上靠着墙自慰,突然头顶落下一个袋子砸在若灵头上,袋口被摔开,袋子里是吃剩的面条和面汤,洒了若灵一头一身,若灵也借此达到了高潮。可回家成了问题,还好天黑,路上没人注意,可到了家只好对父母撒了一个谎,说是在饭店吃饭不小心弄得。若灵平生第一次对父母撒谎。而且一副落水狗般的窘态,羞耻至极。而不知情的父母又生气又心疼,要去找人理论,可若灵拼命阻拦,这件事才平息,而若灵又找到了新的玩法。自己这么贱,不配吃平常的饭菜,若灵开始想象是妓女们可怜自己,才施舍剩菜剩饭给自己吃。渐渐的她摸到妓女吃饭的时间,楼上一扔下来,就跑过去对着窗户磕头,心理摸摸感激,然后跪在地上用手抓着吃。有时候快餐盒没盖好,饭菜就直接打翻到地上,若灵就像狗一样用嘴在地上舔着吃。而偶尔遇见吃剩的果核和削下来的果皮,更是如获至宝。

  盛饭用的那种薄薄的白色透明塑料袋里粘着很多油汤,若灵突然想到用它当护垫用,塞到内裤里,一开始走路感受着塑料袋和油汁在股间摩擦的感觉还很爽,可接下来油汤里的辣椒染进阴道,火烧一般的疼痛不亚于第一次插菊。

  在若灵的想象中,妓女已经是自己的主人是自己的干妈,给自己衣服穿,给自己饭吃,还抽插自己让自己高潮。若灵给自己立下规矩,以后只要一进后巷的拐角,就要跪着一步一步挪进去,后来胆子更大,在后巷里,自己不能穿衣服,不能站立,不能走路,只能跪和爬。每天上学放学路过,都要要到后巷里高潮一次,捡内衣和剩菜时必须磕头谢恩。不想再用的内衣裤,丝袜,要用口腔和唾液清洁干净,把脏水咽下去,再到后巷还回去,双手恭敬的摆好,磕头,才能离开。
  秋去冬来,若灵的游戏玩了快半年了。自己的变态心理也越来越膨胀。这半年来,她除了晚饭必须和家人一起吃以外没吃过一顿正常的饭菜。每天都到后巷捡妓女吃剩的一次性饭盒里的残羹冷菜。是妓女的剩饭维持了她这半年的生命。
  而每天的规矩也不能废止,虽然天冷了不能再裸体,但每天的自慰不能少,即使是下雪的日子里,若灵也要在上学和放学时到后巷来,褪下裤子和保暖裤,光着屁股坐在雪地里自慰。

  现在的若灵,从外表上什么变化也看不出来,仍然是班里的「三大美人」之一。特别是那独有的微笑足以迷倒所有同龄的清纯和不清纯的男生。可是褪下那光鲜的衣表,隐藏在下面的,是污黑的乳房,骚痒湿黏的下阴和散发着怪味的身体。让人不愿多看一眼。而幻想中被同学老师发现自己的秘密,辱骂自己,被最好的朋友鄙视自己,和自己绝交。若灵还是处女,看上去却比妓女还脏。因为频繁的自慰,本来和乳头一样粉红精巧的阴唇,现在已经开始变厚变大。自己分泌的淫水躺在阴户和大腿根上,再加上妓女的经血和内裤上的污泥混在一起干涸,让不仅仅是阴唇,连这个胯下都又黑又脏,散发着酸骚和恶臭的气味。内裤上,更是尿液,血液,阴液的水印交错,再加上污泥。让人实在没法看第二眼。
  而身体里面,因为自己对阴道的禁欲,所有的欲望都只能由后庭承担,而欲望就如同毒品,一开始小小的量就会升仙,可久了以后,也就越来越难被填饱。
  现在妓女的自慰器的直径已经让若灵不能满足,她开始寻找更粗更大的东西,屁股能塞进去的尺寸已经到了惊人的程度。而且一旦拔出去,就会感觉精神抽离了躯壳一样。而且括约肌已经无法完全合并,若灵的屁股里现在必须每天24小时塞个可乐瓶,上学睡觉的时候也不例外。如果后面没有东西堵住,若灵连自己什么时候大便拉到裤子里都不知道。这是若灵玩坏的第一个器官。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一年,若灵终于高三毕业。虽然这一年来有所荒废,但底子扎实的若灵还是考取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若灵选择了专攻医科,因为她下决心对自己身体做更加大尺度的开发。

  写到这可以暂时先截止大学留着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