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小说  »  【奴隶调教计划】(15)作者:nihyou2014
字数:8722


             第十五节调教进度


   哗啦啦~~

   陈媛媛拽着脖颈上的铁链,铁链哗啦啦作响,看着很细,就是无法扯断。
   她神情颇为无奈,殷红小嘴微微翘起,明明是不甘,却给人一种赌气,撒娇 的可爱模样。

   陈媛媛从上次被红酒灌肠后,她呆在屋里,再也没有出去过,她虽然年龄不 大,但性格比较犟,最后她昏昏沉沉过去。

   屠夫一直很关注,陈媛媛的家世,即使是屠夫也不敢妄动,父亲是警察局长。
   他可不敢做出邀请陈媛媛家人来永泰岛的举动,真的那么做了,估计他的智 商有问题了。

   陈媛媛昏迷过去后,被屠夫转移到这个隐秘的庭院,这些都是在屠夫的计划 之内的。

   他可不想一个陈媛媛的执着,会不会影响那六个人,所以有了先前的一幕。
   陈媛媛来到这里后,被强迫灌食,醒来后,根本不配合,不过恢复体力的她 很快就有了生理反应。

   人与动物都是一样的,要想活着就需要补充能量,而食物就是转化能量的必 需品。

   反过来说,人体内消化能量,就要排除杂质,这就是一个循环不变的原理。
   当然,如果你是机器人,是擎天柱,那就算了。

   陈媛媛也是如此,她腹部绞痛,急需排泄,可肛门口被玉柱撑得浑圆,堵死 了。

   她根本排泄不出来,当时把屠夫等人吓了一跳,仪器摆在她的面前,内肠稀 释剂也摆在眼前。

   屠夫告诉她,只要她想排泄,自己动手接上,就行。陈媛媛愣是不为所动。
   无法排泄的她,疼的俏脸满是水珠,汗迹把她的衣装都浸透了,最后痛的彻 底昏迷过去。

   最后屠夫给她接上了仪器,陈媛媛醒来后,刚站起身挣扎,就感到玉柱在体 内蠕动,让她身体一软,浑身的力气连一半都使不上。

   PS;前文曾说过,陈媛媛体内的玉柱能随意的变长和缩短,简称蠕动。
   这种玉柱是带感应的,插着它的人只要不大幅度的行动,它基本不会动的厉 害,还有玉柱头部有精密的扫描仪,可以无线传输画面。

   陈媛媛顿时明白了,玉柱在她的体内蠕动,她的手慌忙的伸到臀部,想按一 下,让粗管弹出一截。

   陈媛媛记得上次她就那样,只要肛门里的玉柱弹出一截来,那么玉柱就会老 实的呆在体内不再动弹。

   可她的手碰触到肛门,却发现那里一个硬邦邦的护具穿戴在下身,简说就是 一个铁裤衩。

   一把小锁挂在她的腰肢部位,这个道具做工很精湛,穿在身上几乎感觉不出 来,偏偏把肛门和阴户护在其中。

   陈媛媛根本不能阻止,玉柱随着她的剧烈挣扎,让她苦不堪言。最后倒在地 上,不在动弹。

   这种玉柱虽然很完美,但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或者物,也不要力求完美。

   当现在的你正在追求那些莫须有的完美,到头来,你会感到得不偿失。
   现实中,我有那么一个朋友,他想买一台电视,可是40英寸的电视让他感 觉搁在卧室里有些不完美,如是他想等有钱了买个大一些的。

   一年后,我去他家,卧室里依然缺少一台电视,我好奇的问他。

   他说,一开始他选择了一台40英寸的,觉得不完美,配不上这个卧室,于 是他想有钱了再买。

   结果,50- 60- 70英寸的,他继续攒钱,一直到如今,为了追求那份 完美,值得吗~

   是的,以上跟文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而我只是感叹而已,前文已经说了, 我写的不是淫秽,而是人生。

   陈媛媛依然那么坚持,她开始绝食,结果又被强迫灌食,直到有一天她再也 忍受不住,自己接上内肠稀释剂,她妥协了。

   接下来。她的脖颈多了一条锁链,把她牢牢的圈在这个庭院里,铁链很长, 只要在不出庭院,她可以自由的行动。

   屠夫提供她所需要的一切,吃穿拉撒,也需要她遵守屠夫做出的一切规划。
   从开始的抗拒,但最后服从,陈媛媛就这样度过了中级阶段的30多个日夜。
   黄昏时刻,陈媛媛在深思中醒来,看着夕阳慢慢的坠下,她神情恍惚,站起 身来。

   哗啦啦~

   铁链拖在地上,她脚步轻移。来到庭院正中假山附近。

   假山有一个只能容人钻进去的洞口,里面就是陈媛媛来到这里居住30天的 地方。

   陈媛媛弯下腰跪在草地上,浑圆的臀部翘了起来,露出雪白的臀沟,肛门里 玉柱熙然存在。

   超短裙下,竟然没穿内裤,玉柱撑着她的肛门,阴户蝴蝶口腔一根导尿管, 摇摆着。

   哗啦啦~

   她拖着铁链,跪着爬进这个洞穴,进入洞穴后,陈媛媛站起身来,眼前贺然 一亮。

   这个洞穴内有乾坤,里面显得很宽阔。墙壁上镶嵌霓虹灯,两台一大一小的 电子屏,挂在墙上。

   脚下是雪白的地毯,一个枕头和丝被铺在地毯上,几本书册和一些奇怪的物 品散落在各个角落。

   此时,小的那块电子屏一直在播放视频,画面一片娇艳粉嫩,有物体在其中 穿插,蠕动。

   这是陈媛媛的肠胃投影,画面中,玉柱好像开始倒退,只见粉红肉壁旖旎细 腻,周围尽是粘稠的液体。

   随着倒退,肠壁好像慢慢的变的粗扩起来,液体也逐渐多了许多,到最后肠 壁变得粗糙,没有先前的细腻了。

   隐约的能听到,玉柱带动液体发出~「吱溜」声。

   陈媛媛似乎习惯了。玉柱固定在肛门,经过这么多天,她似乎一点感觉都没 有了,似乎肛门已经接纳这跟玉柱。

   而她似乎有些眷恋上这个玉柱,最近她身体总是莫名的接收玉柱在体内穿行 带给她一丝蟾酥。

   这种蟾酥传遍全身,经过她的大脑中枢神经,然后反馈到她的乳房,让陈媛 媛感到乳房有些胀痛,乳头好像也硬了。

   然后传输到她的阴户,让她莫名的舒爽,在她没有留意,蝴蝶结遮盖的小穴 散发出淫靡气息,几滴透明液体滴落在地毯上。

   唯有这个时候。她的菊花才莫名的一紧,让她知道,肛门里玉柱不属于她身 体的一部分。

   现在是晚上了,是吃饭时间。

   地毯一个稍微凸起的地方,放着一个圆形的盆,如今盆里零星几粒米粒在其 中闪现,这是盆类似狗吃食用的盆子。

   嘟~

   洞穴里发出一声警报声。

   那个盆子缓缓地沉入底下,不一会,散发着热气,带着食物的香气慢慢浮现。
   咕噜~

   陈媛媛舔了舔嘴唇,似乎被盆里的食物吸引,她身体不由自主的趴下,脑袋 探了过去~

   樱桃小口一点红,在盆里拱着,喉咙不时吞咽着,她的臀部轻微晃动,她竟 然跟狗一样,吃着盆里的食物。

   这样的姿势,撩拔人的心怀,点触心间。激发人的欲望,屠夫在监视器上, 每次看到陈媛媛这样的进食,他的下身无形的膨胀。

   屠夫,作为本文的一把手,好像描写的有些少了,如今他终于又现身了,赞 一个。

   屠夫一脸的安逸之色,他很满意。可以说,陈媛媛能变成如今的模样是他一 手促成的,为此他煞费苦心。

   那个盆子跟地面是一体的,陈媛媛如果不跪下,她根本没法吃到,一开始, 她也尝试用手抓着食物,可是根本抓不起来。

   屠夫倒不是在食物上做手脚,这些食物都含有人体内所需的一切维生素。
   为了保持陈媛媛体内的清洁度,还有促进消化,这些食物虽然看着稀稀的, 却是价格不菲。

   这也是陈媛媛每次看到,闻到后,就情不自禁想要吃的欲望。

   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
   我会说,不光男人如此,用在女人身上同样好使。

   同样,妥协~迁就~这两次词我们都耳熟能详,2012传说世界要毁灭, 如果换做是你,当地球真的如预言所说。

   让你和永泰岛的陈媛媛选择,你会选择死,还是如她一样的活着呢。

   如果天与地只能让你趴着,不能站立,你的一切生活只能趴着,那你会如狗 一样的吃饭吗?

   这是一个无聊透顶的白痴问题,不喜略过。

   洞穴里,一具玲珑有致的娇躯,如狗一样,匍匐着,盆里的食物完全的不见 了。

   闪着铮亮的盆底,能照耀出她那精工雕琢的玉容,粉红色的舌头伸出口外, 对应被玉柱撑的浑圆的肛门。

   透明玉柱显出的粉红和肛口,盆里的小嘴和舌头,两个口,两个粉红,一个 在前一个在后,引人遐思。

   舌尖卷起盆里最后一粒米,陈媛媛神情有些迷醉,她缓缓起身,挂在墙上的 画面,玉柱在慢慢的后退,肠胃里好像出现一些浑浊斑斓之物。

   陈媛媛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她把手伸到后背,只听一阵拉链的声音响起。
   她胸前的肉球弹跳着。完全显露,饱满挺翘,诱人心怀,陈媛媛在角落里拿 起两个铃铛。

   她的表情有些无奈,这是乳夹,不遵守规则,面对的惩罚,跟让她无法忍受。
   每天晚上吃完饭后,这是她的第二个要做的『功课』,她手抚摸着自己的乳 房,把乳夹夹在粉嫩的蓓蕾之上。

   唔~~

   当两个乳夹连着铃铛夹在她的乳头上,她情不自禁的闷哼一声,倒不是夹着 疼痛,而是奇异的感觉让她娇喘。

   叮铃~

   乳房微微一动,铃铛就发出悦耳的响声~

   一身赤裸的陈媛媛,曲线火辣,从头到尾,无不让人血脉愤张,不能自己。
   她在洞穴里走动着。

   叮铃~~

   这里是一副镜子,上面有一个吸盘式的玉柱立在上面,陈媛媛慢慢的跪下, 小嘴伸出粉红的舌头朝着玉柱舔去。

   她的表情很认真,舔的很仔细,从根部那逼真的睾丸舔起,直至玉柱的头部。
   突然,她张开小口把玉柱吞在口中,玉柱粗大的轮廓,撑着她的小口显得异 常艰难。

   她依然没有吐出来的意思,反而一步步的把头颅往前送去,镜子里,陈媛媛 的脸越来越近,而玉柱也越插越深。

   很明显的看到,她的脸色变得急促起来。胸腹起伏很大~

   叮铃~

   叮铃~

   胸前玉球摇晃的厉害,她含着玉柱艰难的吞吸着。好像要从中吸出什么似的。
   1~

   2~

   7~

   10~

   19~

   呃~她的喉咙模糊不清的说着这些数字,20,唔,好了,霎时间,玉柱随 着她的话语刚落。

   被她吐出嘴的玉柱头部溢出一丝丝透明的液体,喘着粗气的陈媛媛,急忙把 嘴靠过去,贪婪的吸吮着溢出的液体。

   她的喉咙相续吞咽着,咕嘟咕嘟,进入她的腹中,这是水,不要想歪了,只 不过需要这样的方式才能喝到而已。

   误会,源于生活。通常我们总会发生一些误会,小的无所谓,大的甚至可能 延伸至生与死。

   所以说。误会可能造成你一生的命运改变。不管如何,且行且珍惜,让误会 止步。

   陈媛媛吸得很投入,她的小口含着半个玉柱,小手握着玉柱,如果不知道她 是在喝水,很多人都以为那是在为男人口交。

   时间在流动,已是深夜时。

   这个时辰正是『啪啪啪』的时间,陈媛媛玉体横卧,丝被让她踢到一边,俏 脸上,睫毛微抖,她正在沉睡。

   墙壁上的屏幕似乎永远不会关闭,画面永远都是一副娇艳欲滴,粉红点缀的 颜色。

   玉柱似乎也停止蠕动,进入休眠,偶尔的她在睡眠中翻转,画面里的玉柱伴 随着,或急或缓的撑开肠壁抽插着。

   时间,什么时候过得最快,有人会说,快乐幸福的时候,时间过得最快。
   也有人会说,睡觉会让人觉得时间过得最快。

   的确,这都是对的,也都是错误的,不过有时候错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洞穴里,春色撩人,洞穴外,曙光将现。

   陈媛媛睡眼朦胧,屏幕上,娇艳欲滴的肠胃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灰质。

   玉柱周围满是斑斓的灰黄颗粒,陈媛媛有些麻木的站起身来,她来到那个镜 子旁,小手在自己的肛门那里一按,粗管被她拽出。

   她把管口附着墙壁上一个跟粗管相仿的洞口,把粗管插进去,之后她摇曳着 躯体扑倒在地毯上,好像又睡了过去。

   粗管插在墙壁的洞口上,突然,悬空的粗管有些下沉,丝丝缕缕的液体从洞 口汇入粗管中。

   连接她肛门里粗管,液体开始注入她的体内,她的臀部跟着一颤,小手摸了 摸菊花的边缘,陈媛媛嘟囔着~

   「唔~讨厌,,太凉了~再睡会~唔」

   洞穴的设计层出不穷,令人匪夷所思,各种奇异。

   先是大小两块电子屏,悬挂着,其次各种奇怪的器具散落在角落,不锈钢固 定的食盆。

   然后,玉柱式喝水器,墙壁无形内肠稀释剂自动器,洞穴无处不透漏着科技 与时代的结合。

   此时,粗管的液体仿佛从墙壁中流出,慢慢涌入陈媛媛的体内,不多时,她 的小腹逐渐隆起。

   陈媛媛依然在沉睡,液体把她小腹撑的显出一个椭圆形,经过这么多天的灌 溉,她的小腹收缩能力也增强了。

   相对来说,她小腹的弹性变得更好了,从开始内肠稀释剂进入体内,让她有 吃撑的感觉,很难受。

   如今她丝毫没有感到胀痛,反而感到一丝的快感,这可以称为『锻炼』的结 果,在这里对陈媛媛说称为「调教」更为恰当。

   「锻炼」是的,我们经常为肚子上的赘肉难看而心烦,如果你想减掉,其实 很简单两个字「锻炼」即可。

   「锻炼」分两种,一种是自愿,一种是被迫,同样的道理用在陈媛媛身上, 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30多天的锻炼,她的小腹收缩能力,弹性,都显著性提高,这都归源于屠 夫。

   洞穴外侧,一墙之隔,仪器上挂着一个硕大的瓶子,粗管连接瓶口插在墙壁 上,正是陈媛媛体内的那根粗管。

   自从陈媛媛来到这个庭院,住进洞穴,每次排泄都是这样进行的。

   而随着时间推移,瓶子的内肠稀释剂的容量也开始增加,从2000ml的 剂量到如今的4800ml的增加。

   反了将近一倍多,而陈媛媛丝毫没有感到异状,她也没有意识到,现在她的 肠壁扩宽了很多,这也是玉柱在她的体内穿插,她习以为常的原因。

   洞穴里,空气中散发出淫魅之气,陈媛媛浑身每一寸皮肤都显得十分鲜艳晶 莹,使人迷醉。

   她的体质很特殊,平常时不显,唯有刺激她的淫腺,她自发的才会出现这样 的情景。

   而这些陈媛媛自己也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小腹如今异常的椭圆,4800m l的液体都进入腹中,让她犹如五月怀胎。

   身躯的变形,丝毫没有给人不协调感,反而觉得本该如此,理所应当的错觉。
   这就是完美吗?可能是吧?

   躺在地毯上,她的俏脸泛出嫣红,鼻翼轻轻耸动,白天鹅般的脖颈光滑细腻。
   胸前巨乳饱满丰润,蓓蕾上两只乳夹带动铃铛发出清鸣,乳头在缓缓地变硬, 晶莹剔透仿佛要溢出奶水来。

   砰~

   叮铃~

   变硬饱和的乳头把乳夹弹了下来,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铃音。

   挺翘的臀部,粗管无形抖动,液体从她的臀中流出,她的小腹开始收拢。
   高高隆起的山丘正在变的平摊,直到她的肛门口粗管再也没有液体流出,她 的小腹彻底平摊,微微还有些下陷。

   一时间,玉体横陈,窈窕~婀娜多姿,美轮美奂,足可让人无法自拔的胴体 呈现。

   许久~

   哗啦声起~

   铃铛声起~

   拉链的声音,赤裸的身躯被裙衣包裹,跪着的姿态,庭院假山洞口,露出陈 媛媛那张绝美的娇颜。

   爬出洞口,她站立起来,整理脖颈项圈的铁链,陈媛媛才稍微有些清醒起来。
   早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一天新开始。

   她轻移步伐,身影袅袅婷婷,拖动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动,短裙下,臀部扭 动,一根粗管就那样的拖在地上。

   假山距离洞口的一侧,是一个圆形的水池造型,旁边摆放着洗漱用品。
   牙膏牙刷,毛巾,洗发水沐浴露,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些叫不上名的物品, 都一一摆放在那里。

   这里的摆设很齐全,又带着一丝的怪异,这里没有水,也没有龙头阀门等什 么设施。

   陈媛媛来到跟前,她的手绕到臀部,把粗管拿起来,管口对准洗漱边一个洞 口插进去。

   很快插在洞口的粗管,透明液体涌现,一如既往,粗管里流动的是水,而她 的身体是一个载体。

   洗脸刷牙,陈媛媛竟然是如此。

   这就是生活,现实中,我遇到过饥渴的人喝过浑浊沟里趟着的水。

   我碰到过,一个农民工,他曾三个月没有洗过脸,当我听到,很有些不可置 信。

   说实话,我本人微带一点洁癖,比如一天不洗三遍脸我会浑身不舒服,我想 如果换做是我,几天不洗脸,会如何呢?

   陈媛媛。

   一如往常。

   趴着身躯吃着早餐,趴着身躯吸吮玉柱喝水,~~~~

   初晨,阳光和曦,小小庭院,项圈在阳光照射下,湛湛发光,陈媛媛如狗一 样带着铁链趴在草地上如狗一样晒着阳光。

   水滴石穿,潜移默化,时过迁憬,没有沧海桑田,却已是~物是人非。
   世界什么都在变,其实归根究底,变得还是人。

   你会变,我也会变,而陈媛媛也会变。

   「陈媛媛情节至此告一段落。」

   很多时候,我们会想,远方的她在干嘛,快乐的时候,她似乎也在笑呢,悲 伤的时候,她知道吗?

   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努力工作,那别人呢?

   没有工作的,羡慕整天工作的人。

   没有腿脚的,羡慕四肢健全的人。

   没有快乐的,羡慕笑口常开的人。

              ~~~~~~~~

   眼睛失明的,向往光明。

   没有自由的,羡慕那些~无忧无虑的自由人。

   甚至回想,如果跟乞丐挑换一下位置,他们也愿意。

   笼中鸟,网中雀。

   一如吴雪。前文提过,吴雪,年龄20,身份标志;28。职业~教师。
   一如苗凤儿……苗凤儿,年龄14,身份标志;32。职业学生。

   如今,吴雪正在履行她的职业生涯,她是这里的教师。

   苗凤儿似乎也如愿以偿的做着她的本职,统称;学生。

   这是一间能容纳百人的教室,一排排座椅组合排列,讲台上巨大的电子屏黑 板,吴雪手里拿着一根电容教杆,正在谅解着。

   讲台下。

   能容纳百人听课的座椅,错落的坐着,1/ 2/ 5/ 10/ 15,合计33
 个人。

   男女皆有,老少皆有,而苗凤儿也在其中。

   讲台上,身穿浅灰咖啡职业教师装的吴雪,身材凹凸有型,随着她的一举一 动,身躯无不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诱惑。

   黑发扎成马尾辫,束在脑后,使吴雪的俏脸不失干练,鼻梁上带着一副黑框 眼镜,不但增加几分秀气,还多了一分妖娆魅惑。

   「现在请大家看屏幕。」

   吴雪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磁性,她的耳朵里插着耳麦,靠近嘴边一个声麦把 声音扩散出去。

   吴雪话音刚落,电子屏黑板上,显出两个立体的人形。

   一个人正是吴雪本人,她的穿着打扮得体大方,层次分明,站立姿势端正大 方。

   她的眼神直视前方,如水的眸子透彻人菲,坐在教室里众人感觉好像有一双 眼睛盯着自己一般。

   还有一个人,却是恶狼。恶狼浑身赤裸,胸肌强健,腹肌有型,下半身仅仅 穿着一条短裤,巨大的玉柱顶的短裤高高的,显示出男人的本钱雄厚资本。
   讲台上,吴雪脸色带着囧态,电容教杆指着黑板上的她自己的图像开口道。
   「现在~我给大家讲解一下,女人身体的一些基本构造」

   音响里传出她略微迟钝的声音,吴雪声音持续响起~

   教杆随着她的解说,在黑板上的画面来回的摆动~

   「女人和男人其实没什么不同。」

   教杆指着画面上吴雪她自己的立体图上那高耸的胸部道。

   「女人的胸部是跟男人有所不同。」

   「而女人的这里,也跟男人不一样」

   吴雪教杆指着画面私密之处,开口说道。

   「老师,你刚刚说的胸部跟男人不同,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教室下座椅上,一个年纪看起来十三四岁大,几乎跟苗凤儿差不多大的少年 翻着白眼问。

   少年模样清秀,样貌端正,此时他幼稚的小脸满是嚣张跋扈,一副二世祖的 嘴脸。

   他一身的名牌服装,一看就是那种富二代,从小娇生惯养,没事都要让地球 围着他转的性格。

   刚刚的问题,正是他问的。

   「还有,老师,女人的下面你也没说清楚,你说说。」

   少年颇为气使,没等吴雪说话,又接着发话,口气最后也硬了起来,显然少 年有些任性。

   「去,小屁孩,毛都没长齐,什么都不懂,嗤~」

   有人说,教室如战场。

   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纠纷。

   你信吗?不管你信不信,在这里,正在发生着一系列的纠纷。

   教室里,三五人群,个个穿着都很时髦,当然都是名牌时装,其中一个头发 染成黄色,二十五六岁。

   他一脸的嘲讽,不屑的翻着白眼,刚刚的话正是他说的,这里的人几乎都有 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他们都会翻白眼,都是二世祖的模子打造出炉的。

   「黄毛,你说谁是小屁孩」

   少年脸色气急,手舞足蹈,好像要过来揍他。

   「咦~小屁孩,你敢叫我黄毛,找死不成。」

   得~省的给他们起名字了,现成的名字新鲜出炉了。

   黄毛也是身形舞动,威胁小屁孩,他们似乎在顾忌什么,斗嘴却不动手。
   「咯咯咯」黄毛身边一个妖艳女人摆着柳腰,刚才正是她笑的。

   她猛的把穿在身上的衣服往下一拽,露出两个肥硕的乳房道。

   「小屁孩,你不是想知道有什么不同吗?来姐姐给你看看,摸摸也行,咯咯 咯~」

   「你~~你~~~」

   小屁孩结巴着,他有些无语。斗嘴也停下来了。

   「哈哈,说你是小屁孩,还不信,这都不懂,哈哈笑死我了。」

   「黄毛,你得意什么,我,,我,,,什么都懂的。」

   「吆喝,什么都懂那我考考你~小屁孩」

   「切。小爷接着~放马过来~黄毛。」

   二人又斗上了,教室里为之一停,都在看着,吴雪也站立不语。

   黄毛摸着身边妖艳女人依然袒露的乳房,他的手倏然把她的短裙掀起。
   她的下身,竟然是真空的。私密处,阴毛呈三角形,非常工整,一看就是经 过修剪过。

   黄毛指着她的小穴,对小屁孩道。

   「看到没,小屁孩,女人的下面跟男人一样吗?说你不懂,你还装,嗤~」
   妖艳女人似乎一点不在意黄毛的举动,她反而带着淫荡的表情,染着五彩的 指甲油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小穴。

   舌头舔着嘴唇面带挑逗,双手掰开小穴,露出里面深红色的唇肉,对着小屁 孩道。

   「小弟弟,知道姐姐这里有什么用吗?咯咯咯~」

   「我怎么不知道了,你,,,那里是尿尿的,去~」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教室里所有的人几乎都笑了,小屁孩到底是年轻了,他可能真的不懂。
   不过所有的人似乎对妖艳女人如此做作,似乎司空见惯,一点都不奇怪。
   小屁孩此时满脸通红,可能意识到自己闹笑话了,身边的人在他耳边私语, 更让他不自在。

   他嘴张开又合上,想说又不想说的模样,最后他有些强词夺理无赖的道。
   「笑,笑什么笑。这里是教室,我还要听老师上课呢,都给我安静,小爷懒 得搭理你,去~」

   这是教室吗?

   其实换个思维方式,你就会接受,其实这就是教室。

   年龄真好啊,可以单纯,也可以无知,吵来吵去,转眼就忘。

   真不想长大,好像有首歌就是那么唱的,这歌唱的好,词也好,每个年龄段 的人听,都有不同的感叹。

   春来春去,春色在教室。

   时间在继续,吴雪的教师生涯才起了一个开端,对刚才发生的一幕。

   吴雪只当自己是一个看客,她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或者是羞愧难当。

   因为接下来,她的课程是,,,,是什么呢,继续往下看,自然分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