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忍挑战书~~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中篇)(05) 作者:wssbgundam
字数:36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第一次拨开包皮可是很舒服的呢,好好享受这个感觉吧。」包皮勒得越来越紧,我狠狠咬住牙关才没有叫出来。

  「来啊~ 小乌龟~ 不要害羞~ 出来让姐姐好好疼爱你吧。」樱的手猛地向下
一撸。

  「哇啊啊啊!!!!」

  钻心的疼痛和莫名地快感从下体爆发,似乎有什么要飞射出去一般,我竭尽全力才忍耐下来。

  「竟然忍住了?信羽君真的好坚强呢,要好好奖励一下。」樱笑着回头瞟了我一眼,直接用力握住阴茎上下撸了起来,「啊~ 小乌龟已经流出眼泪了,是想被姐姐弄得更舒服呢。」

  淫靡的水声随着樱右手的撸动有节奏的响起,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下体传来麻痹般的快感。

  混蛋,居然敢这样耍我!两分钟,老子就是咬断舌头也忍给你看!!

  我用全身的力气定住腰部,绷紧下腹的肌肉,强行忍住樱带来的快感。
  还有……一分钟……能坚持住!

  「真是不坦率啊,一定要让姐姐这么费心吗?」樱生气地撅起嘴,「还是说……光用手信羽君还不满足?」

  樱双脚的脚踝钩在一起,小腿交叉着压住我的后脑。

  「呜……!」我的头就这样被紧紧按进了樱的股间。

  「之前的那一次还意犹未尽吧?这次就让你细细体验下好了!」

  半张脸被埋进樱的臀沟里,近乎压迫的柔软触感紧紧包裹住我,所有空气都仿佛被樱大腿和臀部的美肉挤了出去,我艰难地呼吸,却只能吸进樱的花园里散发的芬芳——一种带着淡淡腥味的花香。这味道像毒药一样瞬间填满我的脑子,视线仿佛变成了粉红色,身体像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抚摸着一般,变得无比敏感。
  「不是没有感觉吗?闻到我的味道怎么兴奋了?」樱嘲笑道,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小弟弟已经发抖了呢,真可怜。」

  不对啊……这是怎么回事……樱的手……好舒服……这样下去的话……
  「还有三十秒哦,加油。」樱的食指和拇指环成一个圈,轻轻剐蹭着雁首,每刮一下我的腰就会忍不住的抽动一下。

  二十秒……十五秒……十秒……马上……再坚持一下下……

  「信羽君很努力呢。可惜……」樱温暖柔软的整个手掌包裹住裸露的龟头,猛地一拧。

  好像有什么闸门在瞬间坏掉了。

  「呜啊啊啊啊………………!!!!」伴随着我的一声惨叫,白色的热流从下体喷射而出。樱咯咯地笑了一声,包裹着龟头的手没有停下,而是顺势温柔地揉捏起来,此刻敏感的龟头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刺痛般的快感让我像疯了一般扭动着身体。

  直到把残留的精液挤干,樱的手才饶过了我。她放松紧固着我的双腿,优雅的把手抽出我的裤子,用妖艳的舌尖轻舔食指,回过身来,把剩下的精液抹在了我的脸上,一股腥臭的味道窜进我的鼻腔。

  「怎么样,姐姐的手舒服吗?……看你的表情,根本不需要回答呢。」
  「才……没有……」根本使不上力气,全身好像被热水泡软了一般。

  「嘻嘻~ 这下你怎么狡辩也没用了。」樱的食指温柔地划过我的鼻尖「小?色?狼?」

  「不……我不是……」

  「愿赌服输,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吧?姐姐不是没给过你机会哦。」说着,樱的双腿又一次渐渐合拢起来。

  不……不要……现在被夹进去的话……

  我下意识的想扭过头想错开樱的股间,她的双腿却没留下任何活路,好像享受着我的恐惧一般,缓慢地、温柔地绞住了我,把我的头一点一点推进最后的陷阱——绝对无法逃脱,充满着屈辱的死路。

  「很久以前,月见流的女忍就会用这样的招式呢。假装和对方鱼水之欢,然后趁机像这样绞住对手的脖子。」樱的双腿越收越紧,「一旦被缠住的话,不管要杀要剐都只能看女忍的脸色,信羽君,你现在体验的,是久经沙场考验的……真正的杀人技哦。」

  会……会被杀……被樱用双腿这样绞死……我本能的感到恐惧。

  「但是不用害怕,姐姐不会那么过分的,只是让你适当的吃点苦头,长一点教训。」樱说着,把我的头彻底压进地狱的大门。

  席卷而来的,是绝望的窒息感。樱修长的双腿,柔软的玉臀,淫靡的芬芳,此刻都化为了可以置人于死地的美丽武器。我拼命挣扎,却在樱的双腿间越陷越深,散发着香气的优美肢体像是无底的沼泽,把我一步步拉进窒息的深渊里。我的鼻子几乎被嵌进樱双腿间的缝隙里,每一次耗尽全身力量拼死的呼吸,都只能得到一丝她魅惑的体香作为奖励。

  「被女孩子用手玩弄到射精,然后被夹在股间失神,这样的败北你满意吗?」樱娇媚地问道,顺便放松了力道。

  「放开……我……」我狼狈的喘息着。

  「有说话的力气不如多喘两口气呢。」樱的股间又一次带着淫香压了上来,毫不留情的封住我的口鼻。

  「难受吗?还是说舒服呢?有的男人只是被这样夹住就忍不住尿出来呢。信羽君不会这么没出息吧?」樱的腰身带着臀部,妖娆地舞动起来,那两座压在我眼前的圆滚滚的肉峰随着她的动作有节奏地上下跃动着,每摇动一下,我的脸和樱股间的弥足珍贵的缝隙就被抹去一道。她双腿间那团弥漫着芬芳的火焰,紧贴着我的鼻尖上下跃动着,在我每一次企图喘息时,就把更多的淫香灌进我的脑子。
  这甜腻味道几乎让我失去了理性。明明是这无尽的窒息地狱里唯一的救命稻草,但每一缕钻进我鼻孔的味道,都似乎让我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敏感。樱光滑的双腿的触感、丰满的胸部的触感,柔软的手臂的触感,挣扎中身体每一次剐蹭,都带来莫名地快感。想要去忍耐,但在樱双腿和臀部组成的绝望的牢笼中,窒息的痛苦让我完全没有办法注意其他的事情。终于,又是一股热流喷薄而出。
  「哇~ 竟然真的射出来了。我可是碰都没碰哦,信羽君不觉得害臊吗?」
  没办法回答,既没有余力,也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在樱纠缠的越来越紧的双腿中,我放弃了一切抵抗,彻底绝望了。被樱臀部遮住了大半的的视线先是模糊,然后渐渐无情的暗了下来,眼中似乎变得有些湿润,不知道是因为窒息的痛苦,还是因为败在樱双腿之间的屈辱……

  眼中的白昼渐渐退去,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慢慢挤成一条白线。

  好不甘心……那个时候,明明只差一点就赢了。

  我……要输了吗?以这么屈辱又讽刺的方式。

  对不起,师傅……

  对不起。

  一大口空气猛地灌进肺部,把活力的气息吹进我的身体,我咳了几声,本能的用全身的力气呼吸着。眼前的黑暗被一丝光芒划破,渐渐变得有些刺眼,我费力地睁开眼睛……

  结束了吗?

  不对,是樱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一刻放过了我。

  我艰难的站起来,死死的盯着樱。她的笑容里丝毫看不出胜利带来的骄傲。
  「你这算什么意思?」我恶狠狠地问道。

  「就算一报还一报吧。」樱微笑着说,「那时信羽君原本可以给我致命一击的,但你没有。」

  什么一报还一报,我只是犹豫了一下耽搁了出手,而你是把到手的胜利扔在地上,甩了我一个耳光。

  「而且,」樱稍微有点不好意思撇开视线,「刚才信羽君都快哭了呢,我……实在没办法下手。」

  哭……我吗?

  一阵热流窜上耳根,我也不知道那是羞愧还是愤怒。

  「那你……想要怎么样?接着比吗?」我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那样也不是不可以。」樱有些苦恼的说:「但是,能不能请你认输呢?」
  认输?这两个字在我脑子里瞬间炸开,炸碎了所有的理智。

  「信羽君也明白吧,你现在的状态,绝对赢不了我的。」

  我明白这是樱的善意,但这份善意实在太可恨了。

  你一定要这样羞辱我吗?月见樱。

  夺走了胜利还不够,连尊严也要一并夺走吗?

  你到底是善良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赢不了你?别扯淡了……别扯淡了……

  「别扯淡了!你这婊子!!」我用尽全身的愤怒咆哮道,樱被吓得往后一缩。
  「很开心对吗?把我夹在双腿间羞辱我很开心对吗?看着我挣扎,玩弄我,让你很满足对吗?」所有的屈辱和不甘,不只是对樱的,更包括对自己刚才的软弱,在这一刻统统化为怒火倾泻而出。

  「不是的!我……」樱微弱的话语淹没在我的吼声中。

  「你是在同情我吗?在可怜我吗?最后放我一马想让我感激你吗?」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樱的声音越来越弱。

  「那就别他妈叫我认输!!!!」我用十倍,百倍的力气嘶吼着,「我不会认输!我会一直打下去,打到你站不起来,趴着向我求饶为止!!!然后亲手摘下门口那块毫无价值破木板,找个地方把它变成柴火!!!」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樱和我之间,只剩下我咆哮过后的喘息声。樱的头低了下去,紧咬着嘴唇,眼睛隐在长长的刘海后边,藏住了她的表情。

  说的太过了……怒火发泄完,我也稍微冷静了下来。

  「樱,我……」我马上准备道歉。

  「很开心呢。」樱忽然轻轻的说。

  「樱?」是什么?心中这莫名的不安。

  「很开心呢。看着你在我双腿间无助地挣扎,玩弄你,羞辱你,比什么都开心。」樱毫无语气的话让我背脊发凉。

  樱向前小小地迈了一步,而我却本能地后退了。

  「信羽君,我一直想问你的,你昨天说把赢来的看板都扔掉了,这是真的吗?」樱用平淡,冰冷,近乎威胁的语气问道。

  「为什么是假的?我得到的东西,怎么处理都是我的自由。」但妳要是觉得这样就能吓住我,那就大错特错了。

  樱的舌尖轻轻舔过嘴唇。

  「那么,我会彻底打败你。不止代表月见流,也代表被你夺去名字的道场们。我会夺去你的尊严,你的骄傲,你珍视的一切,把这些统统踩在脚下,就像你所做的那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