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金钱兑换系统 】(03-05)作者:yyf924
字数:7688


                 3

   饭桌前,大吊依旧刺进穆晓玲的身体里,嘴里续了一口汤,伸出舌尖,随即 被擒获,口腔好像一个游乐场,被对方的舌头肆意的入侵。

   天近黄昏,穆华看着眼前的两人,很欣慰的笑了起来。

   百年好合是她最期待的,不过百年好合的前提是天天好合,就好像现在这样。
   两个光溜溜的身体抱在一起,穆华端着饭碗,一口口的把饭菜喂给自己女儿, 然后自己女儿的饭菜又被女婿给抢走。

   让人堕落的理由有很多,让人听话的理由也有很多。

   威逼与利诱。

   一个初中生,确切的说是初三生能有多大的见识?

   在面对金浩毫不怜惜的语言和行为下,在自己母亲和颜悦色的述说下,小女 人心态也好,无从反抗的心态也好。

   顺从,在第一序列。

   为什么有太多太多绑票事件发生,因为能成功,因为有利可图。

   顺从的穆晓玲在她母亲看来是个好媳妇,而在金浩看来,则是他人生的第一 步。

   再次射出去,拍了拍穆晓玲的小屁股,小女孩顺从的从金浩身上滑下来,脚 步蹒跚的回到自己座位上,无声无息的吃饭。

   今天下午两三点到的穆华家里,现在已经快六点了,除去中间休息时间,金 浩来回抽插少说俩小时,想想都觉得系统吊爆了。

   看着自己有些耷拉,但依旧大只的大吊,上面的粘液光滑透亮。

   「穆姐,晓玲的体力也不行啊,才这么一会身子骨就承受不了,我以后的日 子很悲哀啊。」一手拄着脸,金浩看着穆华说着。

   今个下午,金浩以让对方做示范,让她女儿学会在家如何取悦丈夫的名义, 穿上了一件围裙。

   对的,一件围裙。

   没有胸罩的支撑,胸前规模也就和她女儿一个档次,其他方面倒是比她女儿 逊色很多,别的不说,岁月的洗礼就让她落后太多。

   「那是你体力太好,不过放心好了,我以后会给晓林做好吃的,让她身子骨 更好的。」穆华一手掩着身体,一手挨个夹菜。

   「可是你女儿舒服了,我还没舒服,这么办?」身子后仰,椅子向后一滑, 大吊肆无忌惮的漏在两个女人眼前。

   穆晓玲往这边瞥了一眼,当看到那个还没有缩小的巨物时,瞳孔明显缩小, 受惊似的哆嗦了一下,随即立刻低头吃饭。

   看到自家女儿的反映,穆华也是苦笑了起来。

   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这句话不是什么虚言,穆华她老公没死的时候,做爱时她有时也求饶过,但 不是真受不了,不是自己老公真天下无敌,而是自己不想做了。

   真要是对刚,没有哪个女人会输。

   只不过自家女儿这次是真输了,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从头到尾,除了做饭的 时候没看,这一下午搞来搞去的场景一直都在自己的注视下,别说睡一觉之后腿 软走不动道,就是现在,自己的女儿就已经腿软走不动了。

   「那你忍忍吧,晓林还小,这是第一次,以后就能好点了。」穆华安慰着说 道。

   「呐,我可事先说明啊,如果晓林这边满足不了我,我可管不住我的小弟弟 啊。」金浩想到哪说哪,反正有系统在手,不说天下无敌也差不多了。

   「那可不行,晓林以后是你媳妇,你怎么能出去找人?」眉头一皱,仿佛回 到学校,又是那个穆主任。

   「不能出去找人?家里人就可以了呗?」金浩一边说,一边起身,站到穆华 的身侧。

   穆华老公是一个公司高层,虽然挂了,但之前留下很多钱,餐桌的椅子都是 带靠背的木质椅子,也都不矮。

   耷拉的大吊,带着体液,刮蹭着没有舒服的侧乳,好像做爱一样,意图挤进 胸与围裙之间,可惜耷拉的依旧是耷拉的,没有任何力度。

   「你……你怎么能这样。」穆华荒唐的抬头看着金浩,语言充满了不可置信。
   摸着对方的侧脸,发梢覆盖自己的手掌,微微用力,穆华的脑袋被拉下,大 吊与另一半侧脸碰撞,留下一条用体液做成的细线。

   「要知道我这么优秀,外面的诱惑又那么大,难道你不觉得晓林的本钱不够 么?还是说你不想帮晓林维护这段感情?外面不要说小三什么的了,就是姐妹同 时服侍一个人也有,不过我觉得母女或许更有吸引力,你说呢?我的丈母娘?」
   踮着脚,一前一后慢慢耸动,在对方的侧脸上留下一条条痕迹。

   错愕的抬头,穆华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恍然间嘴里进来一个异物。

   在穆晓玲惊讶的目光中,金浩扶着穆华的后脑前后运动了起来。

   围裙被解开,把玩着那对稍有缩水的肉块。

   金浩享受着以前花钱都买不来的享受,感受以前处对象都处不来场景。
   穆晓玲眉毛一束,刚想说些什么,迎来的却是那狭长的眸子。

   看着那嘴里膨胀的巨物,疼痛与恐惧再次笼罩自己,穆晓玲明显的怂了,低 着头不说话,默默地吃饭,连菜都不夹了,恨不得把自己虚无化。

   今天下午有痛点也有爽点,但自己腿现在都疼的哆嗦,很明显痛大于爽。
   木然的被迫前后运动,穆华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龟头撞击自 己的舌头,进进出出,自己的口水溢出,平日里训斥他人的那条灵巧舌头,仿佛 被定身了一样,被动承受一下下的撞击。

   以前金浩去大保健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口活这个项目,老实说除了价钱身份 外,随便一个都比穆华强,尤其是那条会动的舌头。

   粗暴的按住她的脑袋,金浩向后退了几步坐在椅子上,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穆 华被带出,身体僵硬,双膝咚的一声砸在地上,眼中立刻蓄满了泪水。

   无法挣脱,只能含着金浩的大吊抬头,疑惑与可怜的望着他。

   金刀立马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女人,金浩笑的很开怀,说出 一句他经常说的一句话。

   「我歇着,你动动。」随即还真就松开了放在穆华后脑上的手。

   末梢神经没反应过来,穆华居然愣在那里。

   「想什么呢,赶紧的。」金浩大声呵斥。

   无声的泪水如同下午穆晓玲一般,不同的是一个疼在阴道,一个疼在双膝, 相同的是内心都是痛的。

   「你过来。」下巴一样,金浩看着那边吃饭的小女孩。

   穆晓玲哆嗦了一下,不情愿,却不敢反抗的小步挪过来。

   小丫头身材不错身高一半,一把将她抱起来,双腿岔开,让她骑在她妈妈脖 子上。

   脖子后不断有液体溢出,那特殊气息环绕,仿佛认命一样,本是被动应承的 穆华双手从后面饶过自己女儿的大腿,努力环抱金浩的腰,脑袋一前一后,灵巧 的舌头不断拨弄戏玩着对方的大吊。

   金浩很满意这位人母的动作,吸允着躲闪的小舌,不过小孩子对性的兴趣不 是很大的,尤其是第一次被粗暴的夺走,畏惧成为了天性。

   金浩有些烦躁起来,「把舌头伸出来。」一手用力捏着对方的小屁股,一手 从下乳向上捏,不到B的胸脯愣是捏出了B的效果。

   吃痛的穆晓玲闷哼一声,却也只能突出舌头,双手按着椅子扶手,生怕想自 己母亲一样摔地上。

   金浩好像吃冰棒一样,舔舐着小巧温热的舌头。

   对方精致的小脸有些扭曲,近距离观看,小丫头脸上的绒毛还没有退去,半 眯着双眼,也不知道是爽的,还是难受的。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金浩现在很爽。

   大吊在恢复,战斗力在恢复。

   今天下午的药剂也是有时限的,同样24小时,金浩觉得自己是一只霸王龙!
   摸不到穆华的后脑,金浩只能按着小丫头的纤细腰肢,借此让穆华加速运动, 不过速度还是很慢。

   拦腰横抱小丫头,金浩起身。

   穆华本想起身,不过金浩双腿夹住对方,穆华也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双手 拦住金浩的身体,铁马桥一样的倒退来到沙发上。

   再次刺入小丫头的身体里,吃痛的穆晓玲舌头想要缩回喊疼,不过却被金浩 吸住,缩不回去。

   巨物带出的嫩肉粉红,已经有些干枯的阴道慢慢蓄了一些淫水,被带出。
   穆华心有灵犀的跪下,伸出舌头不断舔舐交合处,一只手拨弄着自己女儿的 阴核,一手不断揉捏着自己女儿的变硬的乳头。

   运动之所以称之为运动,那是在有一个参照物下有相对位移。

   于是穆华的舌头范围不自觉的扩大,前一秒在舔舐金浩进出的巨物,下一秒 就滑到了晓玲的菊花,再然后可能是金浩的菊花。

   口水混着淫水,滴滴拉拉。

                 ——

                 4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恶魔,它邪恶,它卑鄙,它反人类。

   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天使,它正义,它理智,它有底线。

   金浩的恶魔正在展现自己的威力,但天使依旧展现它的能力。

   金浩看过许多大片,各种体位模式也都有看过,但他做不到绿帽,他也不喜 欢走后门,不喜欢给女人口,甚至以前女朋友给自己口过之后,必须要刷牙之后 才能吻自己。

   别问为什么,处女座就是这么霸道。

   双手捏着小屁股,如同打桩机,不同于不吭声的小丫头,经历过太多的人妻 浪叫明显熟练。

   「哥……哥……轻点……」女人的声音被一次次的撞击声打碎,伸出的舌头 不断点着自己女儿阴核,有些僵硬的舌头甚至一度插进去。

   被动的承受,偶尔会因为距离问题而把脑袋提起来,穆晓玲被自己的母亲压 在身下,不同于自己母亲的熟练,只是偶尔的奉承,依旧能让敏感的大吊反应异 常。

   「爽不爽。」金浩喘着粗气,用力一巴掌拍在没多少肉的屁股上,红红的印 记已经遍布整个屁股上。

   「爽……爽……」带着哭腔,穆华的声音有些诡异,也不知道是被插的疼, 是被磨的疼,还是被打的疼。

   有着系统的功能,隔绝了两个世界,屋里屋外,城里城外。

   外面的人想不想进来,金浩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有人想出去。

   坐在沙发上,穆华母女垂首,光溜溜的站在金浩面前。

   屋内灯光璀璨,屋外夜色冰冷,时钟指向夜里三点。

   本是大被同眠,大吊刺入汗水的节奏,不知道合适,小女孩居然在金浩没睡 醒的情况下,将那依旧坚硬的大吊退出,连衣服都不穿,就像仓惶的跑出房子。
   不过金浩早有准备,在她触及到那个无法穿越的薄膜时,金浩就被惊醒了。
   于是,就有下面的场景。

   「金浩,晓玲她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我会劝她的,你放心好了,她永远是 你的媳妇,如果不是她年龄不够,我甚至想理科让你们把结婚证令下来。」抬头, 穆华与其诚恳,可惜的是她下身全是精液干枯的薄膜,光溜溜的她怎么也显示不 出为人丈母娘的风范。

   歪着脑袋看了一眼那个不言不语的小丫头,想了一下,金浩指着穆华,「你, 过来。」

   穆华快步挪了过来,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跪下来,给我添。」金浩身子向后蹭了一下,身子半躺在沙发靠背上,沙 发可坐范围接近一米,双手拍了拍腿侧。

   穆华犹豫了一下,很是顺从的跪在金浩的腿侧,高高翘起的屁股,吃着金浩 的大吊,只不过她下身的两张嘴也被自己的女儿看光。

   「晓玲,看着我,我问你,下午疼不疼。」动作不太方便,但是还是能摸到 穆华的阴核,手指也慢慢的进出。

   「疼。」小丫头语气没有往日那般孤傲与不屑,剩下的只是胆怯与听从。
   眼神有些躲闪,虽然下午的时候不但看过,还舔过,但想现在这种把自己剥 离开的关注,还是第一次。

   「疼就好,疼就说明你有点记性,不过相比你的小穴,我想知道插你的菊花 会不会更疼。」金浩阴恻恻说着,同时三根手指毫无预兆的用力插进去,插的穆 华一阵哆嗦。

   「不……不要,求你了。」穆晓玲立马哭了,双手捂住屁股,丝毫不去掩饰 已经红肿的小穴。

   「你说如果外人知道你和你妈妈都被我上了,而且是被一起上了,你们母女 俩以后的生活会不会和愉快?」手指灵巧的在引导里滑动,两根手指费力的捏起 一丝嫩肉,穆华哆嗦的更明显,淫水分泌加快。

   「不,不要。」眼泪泌出的更快,更多。

   「如果那些男同学,男老师都知道你被人强上,还不反抗的被玩了一个下午 一个晚上,他们会不会把你囚禁起来,挨个搞你?」

   金浩说的话不止把穆晓玲吓到了,连穆华都吓到了。

   穆华如此这般,只为留住自己心目中的女婿啊。

   想要抬头,但金浩没等她退出就抱住了她的脑袋,开始控制着前后抽插。
   起身,一边抽插一边走到穆晓玲身旁。

   穆晓玲仿佛能听见自己母亲的呜咽声,口水的溢出,好像语文课本里说的老 年痴呆患者,如果菊花被插,小穴被插,同时嘴里再被插。

   一瞬间小丫头想了很多,一个哆嗦,不寒而栗。

   「你说如果警察知道你的事情,然后被媒体曝光了,你们可以被随便搞的消 息会不会被全国人知道,会不会随时都会有人过来要搞你们?」

   捏着小丫头的下巴用力上扬,小丫头踮着脚,无法言语,贝齿后的舌头乱动, 想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

   「所以,我不怕你们说出去,相反,应该是你们怕我说出来才对啊,你说对 不对?」金浩哈哈的笑了起来。

   「为什么,你是我的女婿啊。」趁机脱离了金浩的控制,穆华声音有些悲怆。
   「可是你们并没有让我满意啊。」抚着人妻的脸颊,金浩难得的解释一句, 看着一脸汗水,头发都被打湿的面庞,金浩无比的畅快。

   无他,出气了。

                 ——

                 5

   女人是一个弱势群体,自古如此。

   身价不菲的穆华,被要求网银转账,原本是穆晓玲毕业留学的全部费用,全 都进了金浩的腰包。

   (以后不去计算系统金钱问题了,这个坑在这了。)

   金浩觉得自己多少有点反人类了,不过也就那么回事,作恶的人有比自己还 坏的,自己的坏只不过是建立在幸运的基础上,如果不好好坏一下的话,还真对 不起自己的幸运。

   不过他还是觉得有些东西需要早点准备好才行。

   在系统里兑换一个永久解除射后疲劳的药水,一个永久增加耐久的药水,口 袋缩水1/ 10。永久和带有时效的价钱天壤之别,一般最垃圾的标有永久字样 的东西,都是贵的要死。

   又在系统兑换了两个无法伤害宿主,和无法对宿主不认可的人物说出所有无 法对人言的事情。

   这里的所有事情包含很多,比如说梦遗,比如说春梦,比如说被金浩各种搞。
   天色放亮,在穆华家里呆了三天,虽然也享受了阳光,但那是透过玻璃而已。
   坐在餐桌前,金浩吃着热腾腾的食物,桌下,母女两人跪在金浩身前,两条 舌头一大一小,争相舔着金浩的大吊,大吊好像拴在小孩手中的气球一样,在一 定范围内,来回游荡。

   请假只不过是三天而已,但三天的时间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

   金浩除了第一天兑换的东西,之后就没兑换其他的了。

   丈母娘的礼物失效,少了丈母娘的心态,但记忆没有少。

   穆华训斥过金浩,但被他按在地上,从后面直接插进去。

   穆华骂的越狠,金浩插的越很,越插声音越小,越插淫水越多。

   穆华反抗过,甚至想要一口咬掉这个无端侵入自己嘴里的大吊,只不过在触 及表皮的时候,却停止了,好像增加情趣一样,用牙齿轻轻刮着,换来的当然是 更猛烈的冲撞。

   穆华第二天的反抗超出了金浩的预期,但金浩的抽插却超过穆华的想象。
   中午午饭时间BUFF消失,金浩便开始插着穆华,晚饭是穆晓玲做的,金 浩一边插着穆华,一边吃着穆晓玲嘴对嘴的喂食。

   晚上十点,穆晓玲做了顿夜宵,哭着求金浩,希望能让她母亲吃饭,因为穆 华中午晚饭都没吃,都没有机会吃。

   金浩当然同意了,只不过不许用手。

   默默留着眼泪,嘴对嘴的喂食,一步步击碎穆华的反抗心里。

   夜里三点,穆华第四次被干晕,又被干醒,哭着求饶。

   第三天,穆华和穆晓玲非常听话,前者是被干怕了,后者是看怕了。

   「中午照旧,打完饭来我的办公室吃饭。」坐在轿车后座,金浩一边隔着衣 服揉捏小女孩的乳房,一边吩咐。

   「好的。」穆华声音有些沙哑,小女孩抿着嘴不反抗,衣服在手掌与乳房的 作用下,褶皱变多。

   金浩的工作有了变动,由原来的语文老师,变成了现在的副主任,主要是行 政管理,推荐人是穆华。

   学校有一个正校长两个副校长两个主任。

   校长不谈,一个副校长主内部行政,一个副校长管留学,两个一个是管理高 中部,一个初中部,而穆华则是初中部主任。

   按照职能来看,穆华在学校算是校长之下第二人,从级别来看算是全校第四 人,权力很大,所以校长虽然对金浩没大印象,但也同意了。

   一个上午,金浩都泡在档案室里,看着一张张带着两寸照片的档案,金浩感 觉自己就是世界之王。

   穆华其实在金浩看不见的地方尝试过反抗,比如说打电话给110,强奸的 事情说不出来,就连转账的事情也说不出来,最后被接线员骂了一句挂掉电话。
   上午工作的时候她也尝试在网上求助,但关于金浩部分的事情依旧无法被打 出来。

   失望与惊恐伴随着她,她怕金浩知道她的行为,她怕再来一次无休止的强上, 不过等到再次见到金浩的时候,她的心放下来了。

   应该是没发现。

   办公室换了一间,虽然是备用的办公室,但里面的设施齐全,甚至带一个独 立的休息间和厕所。

   穆华母女站在金浩面前,办公桌上摆放着小食堂小炒部精制的食物。

   「吃饭吧。」说着,金浩起身脱掉裤子,又坐回原位。

   穆华如同箱装少女一样,蜷缩在办公桌下的狭小空间。

   穆晓玲上身是浅粉小腹,下身则是刚换上的短裙,以及裤袜,只不过裤袜中 间有一条细小的裂缝。

   小心翼翼的背对金浩,骑蹲在他的转移上,裂缝一点点被大吊挤开,穆晓玲 皱眉,但动作依旧的向下蹲,直到吞没多半个大吊。

   这是穆晓玲阴道的长度。

   小女孩没张开,这已经是触底的长度,穆华倒是能完全吞没金浩的大吊,但 是金浩更喜欢小女孩这种长度和弹性。

   虽然都是女人,虽然都是同一个器官,但小女孩的紧实程度肯定要比人妻的 触感好,金浩倒不是不能把自己的大吊加粗加大,但问题是他不喜欢被绿,也没 多大绿别人的想法,如果不是各种身份和过往的纠缠,穆华还真未必能被金浩看 的上。

   小女孩的阴道虽然短,但每次刺入都能触底,看着小女孩似痛似爽的表情, 金浩觉得这更爽快一点,最起码小女孩是原状。

   套用一句话,人类奋斗成千上万年终于成为食物链上顶尖的存在,可不是为 了吃素的。

   金浩走大运获得系统,可不是为了搞二手的。

   你上来动动。

   昨天的命令,今天完好的被执行,穆华技术很好,不断的舔舐金浩的大吊, 有时候也会舔舔自己女儿那幼小的阴核。

   「来,跟爸爸说说,今天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金浩『升格』当爸爸,很 体贴的喂了一口汤水给小丫头,当然是嘴对嘴。

   「唔~ 今天、今天王亚楠说、说她想要把第一次给她男朋友,因为、因为她 要毕业了,要出国了。」三天的时间,穆晓玲身体适应很快,三五分钟,淫水就 充斥在阴道里。

   稚嫩的她不懂叫床什么的,说话断断续续,脸色潮红,眼神也有些迷离。
   今天主攻手不是金浩,而是穆晓玲,她根据自己的感觉来控制速度与长短。
   老实说,真的很舒服,穆晓玲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哇哦,你是说那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的胖丫头?居然有人会当她的 男朋友?」金浩表示很惊讶,因为这个王亚楠长的连一般都算不上,最多也就是 歪脖树。

   一只手顺着衣摆向上探去,揉捏着触感极佳的小乳房,感受在掌心变硬的乳 头,肆意把玩。

   「嗯……她爸爸是老板,嗯、很厉害的老板。」脖子向后仰,感受到金浩说 话时的气流,偶尔触及到敏感地方,还会缩一下脖子。

   「然后呢?」金浩也很识趣的探过去脖子,两张嘴距离非常近,张合见,舌 头与舌头时不时交合划过。

   「她男朋友的爸爸希望能从王亚楠爸爸手里接项目啦。」小女孩语速很快, 嘴唇不接触,舌头在空中不断戏耍在一起。

   偶尔两人会吃一口饭菜,然后继续玩起来舌头追踪游戏。

   一手把玩小女孩的乳房,一手摸着附着在女孩大腿上的裤袜,滑滑的。
   有时候会滑到女孩的阴核上,有时候也会滑到人气的舌头上,塞进她的嘴里, 用手指戏玩那灵巧的舌。

   办公室走廊部分的窗户被窗帘遮住,房门反锁,靠近窗户边的窗户没有遮挡, 窗外的操场上,同学们的欢呼着一阵一阵,在阳光下肆意挥洒着汗水,如同办公 室里一样,却别在于,办公室里挥洒的不只是汗水。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