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双星记】(34)作者:a321283
字数:8909


               第三十四章

   「几位圣使,请停一停,老夫有件事要说一下!」

   说话女子见六人齐至,回头对另外几人说道:「把她们都带下去!」

   场中站着的十几名赤裸女子听到这句话,终于不用死死忍耐下体的快感了, 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将小穴和屁眼中的木棒抽出,颤抖着身体泄出大量的淫水。
   待女子们被带出后,姹女教圣使向铁手罗汉问道:「几位大爷,是不是我教 主那来信了?」

   「孙教主没有来信,只是我们六人接到命令,要立即返回教!」

   「那这里怎么办?」

   「教主下令放弃这里的计划!那些女子,我看就放了吧,留在这里万一被正 派中人发现,那就遭了!」

   「那便依几位大爷所说吧!」

   「不知几位圣使有何打算?」

   「我们姐妹几个的任务就是守护此地,没有教主命令,我们都不能离开的!」
   圣使说完,扭着丰满的屁股走上前靠在铁手罗汉身上,摸着他的胸膛,魅惑 地说道:「不要叫人家圣使,这样好生分哦,叫人家小兰嘛!几位大爷,走之前 能不能好好陪陪人家?」

   铁手罗汉「嘿嘿」一笑,伸手在小兰胸部掐了一下,淫笑道:「既然姑娘提 出了要求,我们兄弟几个敢不从命?」

   铁手罗汉摸捏着小兰富有弹性的乳房,又分别在她两粒乳头上轻轻一吻。小 兰的上身不由自主地随着他每一轻吻产生了颤动。随后,铁手罗汉放开小兰的乳 房,摸向她的内裤,并熟练的脱了下来,这时铁手罗汉也开始脱下他自己身上的 衣服。他的身体非常健壮,手臂和胸肌特别发达。

   当铁手罗汉最后将他的内裤脱去时,两腿间那条粗壮的鸡巴暴露出来。小兰 趟在地上,微微分开双腿,向铁手罗汉展示着她那已经春水泛滥的小屄。但铁手 罗汉却慢条斯理地用他的舌头沿着小兰的小腿一直舔向她的大腿,最后把嘴贴在 她的小屄上舔吻。

   铁手罗汉把舌头伸进小兰的小屄里搅弄,还用嘴唇吮吸她的阴蒂和小屄唇, 逐渐把她搞得冲动到了极点。

   「啊,啊,啊,喔,啊,啊,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

   小兰兴奋得双腿乱颤,不禁用手去揪铁手罗汉他的头发,铁手罗汉把她的大 腿分开,挺着雄纠纠的大鸡巴,向着她的小屄顶进来。

   小兰觉得铁手罗汉那火热的鸡巴头在自己的小屄上撞了几撞,逼开小屄,终 于肏进了她的小屄里。小兰又有涨热感,又有充实感,但铁手罗汉并没有一下子 肏到底,他反复地肏屄,每次进多一点儿,终于把若大的鸡巴整条肏进小兰的小 屄里。小兰觉得他那筋肉怒张的鸡巴挤磨着她的小屄壁,随着阵阵的兴奋传过来, 小兰小屄里浪水分泌得越来越多,使得铁手罗汉肏屄时慢慢顺滑起来。

   「哼,哼,你真会干,干得我舒服透了,美上天了,好哥哥,大力的插小穴, 哼,大力的干我,哦,让小兰去死吧,」

   「大力的干,哦,哦,哼,哦,大力用力的插穿小穴,哼,快,快,再快, 哦,再快,小穴要美死丁,哦,大宝贝,用力使劲的干,哼,快,快,哼,」
   铁手罗汉的鸡巴在小兰的小屄中尽情的横冲直撞,这个淫女的双腿已经酥麻, 她双手死命地捉住铁手罗汉强健的手臂,不自觉地挺着小腹把小屄向着他的鸡巴 迎凑,嘴里发出愉悦地呻吟。铁手罗汉连续狂抽猛肏几百下后,终于随着鸡巴头 的一阵最强烈跳动,把一股滚烫的热流,灌入小兰的小屄里。

   铁手罗汉爽过了以后,老二狂花剑扑了上来,他把小兰揽入怀中,把手指头 伸到小兰小屄里搅动,拨弄得她再次兴奋起来。然后狂花剑让小兰平躺在床上, 扒开她的双腿,把嘴巴凑的她的小屄上舔吮,一时间又搞得小兰淫液浪汁横溢, 她激动地张开嘴,一下子把狂花剑的鸡巴头含在口里。

   狂花剑叫了声:「哇!好舒服!」

   小兰像小孩子吃奶一样吮吸着狂花剑那条逐渐勃起的鸡巴,吮了一会儿,那 鸡巴就坚硬如石了。若大的鸡巴头塞满了小兰的嘴巴。小兰不得不吐出来,用舌 头舔弄着。舔了一会儿,狂花剑让小兰坐在他身上套弄,于是小兰爬起来,两腿 分开,骑到狂花剑身上,握住他那根粗硬的鸡巴,对准自己湿淋淋的小屄口,慢 慢地把身体坐下去。

   「嗯,好大,好舒服,啊,插到底了,」

   狂花剑的鸡巴被小兰我的小屄吞没了,他的双手也同时托住小兰的乳房又摸 又捏。

   小兰活动着屁股,她的小屄把狂花剑的鸡巴一吞一吐的,又新鲜又刺激。玩 了一会儿,小兰伏在狂花剑的前胸上,乳房上传来与男人互相紧贴的美妙感觉, 小屄里也由于狂花剑那条大鸡巴的活动而产生了阵阵的快感。

   「哦,好哥哥,小兰美死了,哦,小穴好痛快,你的宝贝真够力,干得小穴 美上天了,哦,嗯,」

   「好骚穴,哦,大宝贝被小穴夹的好舒服,叹死了,哦,」

   「嗯,快一点,哦,快,小兰还要,哦,快,用力,插到花心了,哦,」
   狂花剑特别持久,小兰的屄心一阵乱抖,极大量的淫液已像洪水泛滥般的流 出,而狂花剑的鸡巴却仍然坚硬地挺立在她的小屄里。

   小兰被肏得高潮迭起,淫水湿透了他们交合的地方,狂花剑的鸡巴毛简直像 洗湿了的头发,刷扫着小兰的小屄,实在太刺激了。小兰完全失去了主动,唯有 软软地伏在狂花剑身上,任由他的鸡巴在小屄内里乱钻。

   一会儿,狂花剑又抱着小兰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疯狂肏屄。他那凌利的 攻势肏得小兰的小屄里淫水如泉水般涌出,「哥哥,啊,你的大,宝贝,要插死, 我,了,啊唷,我又忍不住了,要丢了,喔,丢了,哎唷,」就在小兰快要达到 高潮的顶点时,狂花剑从她的小屄里拔出那条粗硬的鸡巴,然后移到她的嘴里。
   小兰虽然觉得有一种特殊的异味,可是也顾不得许多了。她把狂花剑的鸡巴 头含住,横吹竖吸,狂花剑兴奋得浑身发抖,随着他一声大叫,终于把精液喷进 小兰的口里。那东西虽然涩涩的,可是小兰还是一口吞下去了。

   老三笑和尚代替下去的狂花剑,一把将小兰压在身下,他把鸡巴往她的小屄 里抽送,老四疯书生肏着她的嘴,「呜,呜,」不多久,疯书生就开始呻吟,他 射了一大股在小兰的嘴里,剩余的精液还射到了她的脸上。

   笑和尚在小兰的小屄射了精后,老五银龙枪又换上来接着肏,而这时,老六 夺命索也在小兰的手上射精了,喷在她的身上,精液沾满了小兰的乳房、腹部、 脸、头发以及几乎全身各处。

   当银龙枪也射精之后,夺命索上前将小兰翻过身去,要她把屁股抬起来,小 兰当然照办。

   夺命索重重地用手往小兰的屁股上打去,小兰惨叫一声,但是所有的人却大 声喝采,打了一会儿之后,夺命索停了下来,要小兰用手分开她的屁股,夺命索 先往小兰的小屄里插了几根手指进去,掏了一些精液出来,抹在她的肛门上,然 后再让小兰把他手指上的精液舔干净。当他把夺命索的鸡巴头肏进小兰的屁眼时, 小兰兴奋的大叫,很快就习惯了他的抽送。

   「爽死啦,屁眼,干死小兰屁眼,啊,好舒服,」

   夺命索抓住小兰的头发往后扯,让她的头向后仰。小兰一边让夺命索肏后庭, 一边用左手揉着自己的小屄,而右手则一把抓住狂花剑的鸡巴就往嘴塞,没过多 久她就再一次的高潮了。

   夺命索和狂花剑射完,铁手罗汉又再次扑了上来,他将小兰的双腿张开,拨 开她灌满精液的小屄,然后插入了一根、两根、三根手指,并在里面抠摸。他用 手指就让小兰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去之后,他将沾满了精液的手指塞进小兰的嘴 里,小兰狼吞虎咽地将手指上的精液吃干净。然后,铁手罗汉掏出鸡巴,很粗鲁 地肏进小兰的小屄里,小兰浪叫一声,「啊,干我,操我,用力啊,操死我吧,」 不过小兰马上就不能说话了,因为狂花剑把他的鸡巴肏进了她的口中,一直肏进 她的喉咙里。

   六个人把他们的鸡巴轮番在小兰的小屄、嘴巴和肛门里进出不停,肏不到的 就抓住鸡巴在她的脸上,奶头上,肚子上磨蹭,玩了一会,就撑不住都射了精。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名女子,却是小兰的姐妹,小梅!

   小兰正被众人干的舒爽无比,伸出沾满精液的白皙双腿盘住正将龟头顶在自 己蜜穴口处的散人的屁股,正待挺动腰肢助他更深入的抽插自己的蜜穴,却不料 那人的注意力全被进来的小梅吸引过去,刚刚顶进一半的龟头就停滞在蜜穴口处 不再抽插,手撑在两团被压扁的巨乳上忘了揉捏,惹得小兰欲火正炽,淫水狂流 不止,正待眼前粗大的肉棒一番狂插来搔一搔那淫痒舒麻的蜜穴,却被硬生生悬 在半空,上不去下不来,好不难受。

   欲火难耐的小兰淫荡的娇喘道:「快插进来啊,人家好想要哥哥的大鸡巴插, 插烂人家的小穴,射进人家的子宫里,人家要给大家生孩子嘛,快插我啊,干烂 我啊,」一边淫声浪语的说着,一边主动的伸手剥开阴唇,挺起柔软的腰肢迎向 那根粗壮的肉棒,将它细致的含进阴道里,主动的摩擦起来。

   狂花剑、笑和尚眼疾手快,已经紧紧地攥住小梅的裙边,两下一挣,只听撕 拉撕拉两声脆响,小梅的长裙已被从腰际扯脱,两条白皙修长的双腿就已经被那 两名散人紧紧地攥在手里。

   小梅用力过猛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向后便倒,早已被扑过来的疯书生从背后 搂住,顺手便将她的臻首压到自己胯下,感受到腥臭的肉棒刮擦着小梅高挺的鼻 梁和温润的红唇,而两颗睾丸压在她的眼睛上被眨动的眼睫毛刺激得不住跳动, 披散的秀发还不住撩拨着马眼和肛门,这样的刺激让疯书生在那小兰身上刚刚发 泄的欲火再次爆发,而那两个抓住小梅双脚的散人则淫笑着伸出舌头沿着她白皙 的双腿内侧向上舔去,两人一边舔弄一边抬头向上看去,隐约可见小梅双腿根处 已是一片汪洋,两人放肆的大笑起来。「这个骚货,」抓住小梅左腿的男子把脸 埋在小梅腿间,有滋有味的咂吸着小梅腿间的淫水,放肆的大笑道:「还没被干 就这么多水。」

   「快,再狠狠的操烂我一次,」小兰娇喘着对仰面倒在地上的老六说道,一 边骑在他身上激烈扭动,用自己的蜜穴揉捏着男人的粗大肉棒,好激起他的兽欲。
   三名散人都被她的言语触动,毫不怜惜的同时将几根肉棒插进小兰的蜜穴和 菊门里,两根肉棒隔着一侧薄薄的嫩肉在小兰的蜜穴和菊门里尽情的抽插冲撞, 这样异常的充实让这小兰也体会到淫虐的满足感,「这样,玩人家,才对嘛,啊, 早点为什么,不这样干人家,小穴和屁眼都要被干烂了,爽死人家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肏死小兰的烂逼,肏烂我的骚屁眼吧,啊,!」小兰大声浪叫着,翻 着失神的白眼被夹在众多粗大的男人肉棒里到了高潮,淫水四下飞溅,打湿了压 在她身上的所有肉棒和浓密的屌毛。

   而另外一边,小梅也被另外狂花剑、笑和尚和疯书生前后夹击,使劲操弄起 来!

   感受到全身到处都被奸淫的快感,小梅和小兰都爽得娇喘起来,淫声浪语从 她们嘴里接连不断的喊出,仿佛不这样就不足以宣泄体内无尽的快感:

   「好棒,快,快操死我,干烂我的蜜穴,啊~喔,嗯哼,屁眼被这样干也好 爽,讨厌,不要捅人家眼睛,好臭的精液,快,快涂到我的美乳上,啊~啊~啊~ 啊~啊,快,肉棒,更多的肉棒,干我,干烂我,人家身上每一块肉,都要,啊, 被你们干烂啊,」两人浑圆的玉臀被肉棒剧烈的抽插撞得啪啪响,两对巨乳随着 抽插前后剧烈摇晃,蜜穴和菊门更是被抽插得噗嗤直响。

   两人感受着一波又一波袭来的绝顶快感,陷入无尽的淫欲之中,再也不愿意 动弹分毫,淫荡小兰更是兴奋的拖着两根肉棒趴到小梅身下,用灵巧的舌尖伸进 小梅插满了肉棒的蜜穴之中,将小梅蜜穴和菊门里的精液淫水等秽物都吸进嘴里, 就连小梅被干到失禁的粪便也毫不迟疑的含在嘴里,随即又爬到小梅身上,两人 面对面兴奋的接吻起来,小梅又拼命的吸吮着淫荡小兰嘴里含着的自己身上的污 秽,两人忘情的吞咽着腥臭的精液和已经干结的粪便,脸上露出无比满足的淫欲。
   很快,两人交织的红唇间就被一根巨大的肉棒硬生生捅进,那人感受着两位 绝世美女温润的香唇隔着自己的肉棒互相咂吸着对方的津液,一边品尝绝世美味 般的用红唇香舌自己的刮弄着自己兴奋的肉棒和龟头,马眼还被两位绝世美女轮 流吸进嘴里舔弄,这样的快感和视觉上的满足感让他很快在小梅嘴里射出了精液, 在被众人催促下从小梅嘴里拔出肉棒时,还不忘将龟头上残余的精液均匀的涂抹 在小梅的香唇上,看着美人淫荡的舔舐自己精液的模样,那名兴奋的大呼小叫, 但很快退下,另外一根肉棒很快填满了他留下的空缺。

   这名散人刚将自己肮脏的肉棒齐根捅进小梅的嘴里,很快便被淫荡小兰用香 舌卷住,舌尖一挑,沾满了津液的肉棒便从小梅嘴里滑到了她的嘴里,那散人哪 里经历过两名绝色小兰争夺自己肉棒的刺激,当场爽得大叫起来。

   「啊~用力插烂我的屁眼啊,好爽,干,干烂我,啊,啊~小骚屄,小骚屄 太涨了,你们不要三个一起插,拔出去啊~啊,干烂了,快、快来让我舔舔你的 鸡巴,」淫荡小兰一边迎合着无数男人肉棒粗鲁的抽插,一边乜斜着淫魅的眼神 问小梅。

   小梅只是痴痴的笑着,没有回答,她慢慢闭上眼睛,感受着全身无比充实的 快感,含着肉棒的唇间浮起意味深长的微笑,眉心立刻被一根带着粪便恶臭的粗 大肉棒顶住,龟头滴着透明腥臭的淫液,顶着她的眉心恶狠狠的研磨起来,小梅 吐出嘴里那根已经射精两次的肉棒,伸出香舌沿着那根肉棒的根部一点点向龟头 舔去,那根肉棒舒服的颤抖了几下,便在这样双重的刺激下射在了小梅的眉心间, 浓厚的精液瞬间遮蔽了小梅的双眼,温热的精液刺激的小梅吹弹可破的肌肤有些 瘙痒,可小梅却懒得拭去,任凭精液沿着自己脸颊滴落,最终渗进小梅鬓角的秀 发之中。

   不知道过去多久,当小梅从不知多少次的极度高潮中苏醒过来时,才发现自 己淫荡的叉开腿躺在布满污秽的地上,全身都已被厚厚的精液淹没,几名不知疲 倦的散人挺着粗大的肉棒一下一下冲击着蜜穴和菊门最深处,顺着肉棒抽插的方 向看去,小梅看见自己的小腹高高隆起,子宫里已不知道容纳了多少精液,随着 每次抽插都有大量的精液被从子宫中挤出来,在两腿间的地上积成一滩精液湖泊。 身上的几处敏感部位被人用粗糙的大手野蛮的揉捏着,胸前一对巨乳被挤成各种 形状,仔细的抿了一下嘴,小梅这才感觉到嘴里有股骚臭的尿味,看来不知道已 经被人在嘴里灌下多少尿液,想到自己的身体被如此肮脏的淫虐,小梅兴奋的娇 哼一声,蜜穴一阵收紧,再次到了高潮,正在抽插她蜜穴的散人粗壮的龟头被温 热的淫水一淋,当场精关失守,昂着头将几滴淡淡的精液射进了小梅已经红肿的 蜜穴深处,那名散人也不知道已久在小梅身上射了几次,积蓄已久的最后一点精 华终于彻底被小梅紧致的蜜穴榨干,他挺了挺,满足的趴在小梅的一对巨乳上喘 息着。

   不远处,淫荡的小兰正像一只发情的母狗般被两名散人拦腰抱起,两名散人 挺着粗大的肉棒一前一后同时抽插着她的蜜穴和菊门,淫荡小兰紧紧的搂住身前 散人的脖子,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两根正猛烈抽插自己的肉棒上,让肉棒的每一 次抽插都能捅到自己肉洞的最深处,美丽的阴唇被一次次肉棒剧烈的抽插翻出又 捅入,这样绝顶的刺激让她淫浪的大叫起来,爽得两眼翻白,灵巧的舌尖微微伸 出,被身前的散人咬在嘴里大力吮吸,而胸前一对随着抽插上下起伏的巨乳也被 身后的散人捧在手里揉捏。

   ……

  邢岩躺在树枝搭建的「床」上,搂着怀中的白冰瑶,温柔地问道:「冰瑶, 还疼么?」

   白冰瑶轻轻在他胸口捶了一下,娇嗔道:「能不疼么?我还是第一次,就被 你弄那么久!你还想要?」

   邢岩一脸尴尬,急忙回道:「没有没有,只是关心一下!」

   「刚才怎么不知道怜惜我?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相公,你可要好好待我!」
   「还是叫我石头吧,出去后我就向武圣前辈提亲!哦,对了,你刚刚下水查 看结果怎么样?」

   「潭底确实有连到外面的通道,只是这潭水极寒,通道深处底部,以你现在 的情况恐怕很难支撑到外面,还是等你腿好了再说!你内力平平,这段时间就安 心修炼『海纳法』,不可以再打我的主意!」

   邢岩闻言,苦苦问道:「一次都不行吗?」

   「不行!」

   白冰瑶冷着脸,斩钉截铁地说!

   见邢岩苦着个脸,白冰瑶轻笑道:「我这样都是为了你好,可别忘了你的血 海深仇!报仇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你是堂堂男子汉,难道要一直依靠兄弟吗?你 资质极佳,他日武功大成,才能给你兄弟帮上忙,赵斌足智多谋,得你相助,一 文一武,相得益彰!如今,你可不能因为我而荒废武艺!」

   「冰瑶你说得对!其实我来这里就是要找武圣前辈学武,只是还没来得及说, 便发生了这样的事!」

   「你是我相公,已算是师傅半个徒弟,又救过他一次,我若在帮你请求一下, 师傅定会把毕生武学传授给你!」

   邢岩心中轻松不少,说道:「来的时候我还想着怎么才能让武圣前辈答应呢, 真没想到,不仅这事解决了,还遇到了你!」

   「还有你身上的神功呢!你也别光顾着开心,老天爷不会白白给你好处的, 艰难险阻一定在前面等着你,你唯有苦练武功,才能安然度过!」

   「我听你的,从今天开始,心无旁骛,专心练武,等武功大成,再将炼狱教 那些杂碎赶尽杀绝!」

   ……

  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午后,玄武湖湖面平静得像一面明镜,阳光一照,跳 动起无数耀眼的光斑。宽广的湖面上漂荡着一只木船,

   「哎哟,名哥哥,啊,好爽喔,用力操,深一点,婷儿愿意为你而死,唷, 名哥,大鸡巴哥哥,用力操婷儿吧,婷儿的骚屄,好舒服喔,嗯,用力操我,操 深一点,」

   一阵销魂荡魄的女子娇喘声息从船中传来,水声阵阵。

   只见在小船正中,两只雪白的肉体正扭缠在一起。

   「婷儿,你的骚屄还那么紧,哦,好棒,婷儿,这样操你,爽不爽,我的, 鸡巴,大不大,操得,你的小骚屄,美不美,啊,婷儿的骚屄,好紧,好美喔, 大鸡巴,被夹得,好爽,婷儿,我好爱,你,你,啊,」

   「啊,用力,啊,啊啊,喔,对,就是这样,啊,名哥,啊,亲哥哥,操深 一点,喔,用力操我,操屄,嗯,就这样,操死我好了,」

   此时,伏在雪白女体上的男子,屁股在剧烈地挺动着,他的双手已勾起了身 下少女的修长双腿,挺直了身子,更加用力地撞击着。

   少女亢奋的娇声尖叫着,一只纤手拨开零乱的秀发,露出了如花娇美的粉脸, 眉目如画,俏脸晕红,十足一个美人儿。男子喘着粗气,一边挺着大鸡巴操弄着 少女的骚屄,一边用嘴吸着乳房,并用舌头去拨弄那因高潮而坚挺的乳头,上下 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少女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名哥哥,啊,你的,大鸡巴,操得婷儿,骨头都酥,酥了,你是婷儿的, 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嗯,好爽,好美啊,大鸡巴,插到婷儿的,花心了,啊, 啊,」

   少女媚眼如丝的浪叫着,丰满的屁股放荡的扭了几扭,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 湿的骚屄里那粗壮有力的大鸡巴的抽动。

   青年男子将少女雪白的大屁股抬高,使她的骚屄更加的突出,并抬起少女的 左腿架于肩膀上,让她能看到两人性器官连结在一起的情形。

   「啊,婷儿,你看,我的大鸡巴,在你的骚屄里,进进出出的,看你的,啊, 啊,小骚屄,正在吞吞吐吐着,我的大鸡巴,嗯,嗯,操得你,爽不爽,美不美, 啊,」

   「嗯,嗯,啊,爽,婷儿的骚屄,爽歪歪,了,哎呀,好美喔,大鸡巴哥哥, 好会操屄喔,嗯,」

   少女媚眼如丝的看着两人性器官的连结处,只见自己的淫水沾湿了两人的阴 毛,还流了满地,就像是小孩尿床一样,湿了一大遍。

   「喔,喔,名哥,啊,婷儿快泄了,啊,你也跟,婷儿,一起吧,我们俩, 一起来吧,婷儿快给你,了,啊,」

   男子也到达了爆炸的边缘,于是加快速度的操弄着少女的骚屄,他深深的直 插到底,睾丸次次碰撞在少女的骚屄洞口,彷佛要被他操进去一般!

   「不行,不行了,婷儿,快把屁股挺高一点,我,我要射精了,啊,」
   男子感觉到婷儿那温润湿滑的骚屄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吸,弄得自己的大 鸡巴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后腰,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 云雨之声。

   「啊,啊,啊,名哥,给我,给我,」

   少女在男子的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绷直 了起来,下体的骚屄一阵湿热,泄了出来。

   男子「啊,」了几声,大屁股又用力撞击了几下,猛的从少女的销魂骚屄里 抽出了自己那挺直的大鸡巴,移了上来。

   男子的大鸡巴粗壮硕长,上面湿漉漉的沾满了少女骚屄里晶莹的爱液。少女 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粉嫩的小香舌尖儿舔在青年男子云平的大龟头上, 吮吸着那本属于自己的爱液。男子亢奋的一手握在自己的大鸡巴上套弄着,猛地 身子一僵,大股大股的白稠的精液从龟头的小口处喷射出来,射入少女那半张的 樱桃小嘴里。少女嘤的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青年男子云平的大龟头,用力地 吮吸了起来,把他喷射出来的精液一点不剩的吞咽了下去。

   「唔,唔,」

   伴着少女饥渴的吞咽声,青年男子云平从她的樱唇里满意地抽出了自己硕大 的鸡巴,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粗长的鸡巴与樱唇之间。

   少女销魂的瞟了青年男子云平一眼,慢慢地将雪白粉嫩的身子翻了过来,香 脊纤腰,下面浑圆的丰臀,那柔美的线条使得云平的胯下雄风没有半点消减,欲 火高涨的大手在少女那雪白如玉的粉臀上扭了一把。

   「名哥哥,」

   少女淫荡的吃吃娇笑着,翘起了自己那引以为傲的迷人丰臀。青年男子云平 扶着跨下挺直的大鸡巴凑了上来,滚热的大龟头却抵在了少女丰臀中的一漩菊花 上,少女嘤咛着,随着大鸡巴的逐步深入,俏脸上显现出了更加销魂的媚人神色。
   「真好,啊,」

   男子慢慢地把自己火热的大鸡巴全部深入了少女的屁眼儿中,强烈的紧缩感 让他销魂无比,虽然已做过好多次,但每次都感觉刺激无比。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就开始抽动了起来。

   「啊,啊,啊,屁眼儿好爽,啊,好烫啊,」

   她浪叫着,粉嫩的胴体激动得颤抖着,银牙紧咬,快乐的刺激一遍遍的冲刷 着她的娇躯,

   船中的娇喘浪叫声已经逐渐平息了下去,男子懒洋洋的躺在船上舒展开健壮 的四肢,任由小船在水面上半沉半浮的游荡着。

   少女慵懒的雪白娇躯趴在男子身边,俏美的桃腮上挂着满足的微笑,那粉嫩 的后庭漩菊里男子的精液正慢慢地溢出,一时间,两人平静无声。

   歇过片刻,杨名不禁赞叹道:「婷妹,这玄武湖有山有水,水面一片碧绿, 又有粉红色荷花掩映其中,满湖清香,景色如画,当真是迷人至极!」

   「那是当然了,这可是江南三大名湖之一呢!若不美的话,我又怎会带你来 这里游玩?」

   「还是婷妹有心!这次定要将江南各处美景游览一番,才不枉这一个多月长 途跋涉!」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金陵虽美,仍比不上苏杭两地,春水碧于天,画船 听雨眠!江南的景色与关中截然不同,定会让名哥你大饱眼福!」

   二人随着小船游荡,一路欣赏湖面的美好风光,渐渐的,小船被微风吹着靠 向了岸边,杨名忽见前方岸上,十几名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女子正搀扶着跌跌 撞撞地走着,顿感疑惑,向宋婷说道:「你看岸上,那些女子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上去问问!」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