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MFC主播秘密日记】(01-05)【作者:orangemango】
字数:52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言

  阔别4年在MFC做主播的日子,我遇见了许多不同的人、经历了许多不同的事。现在重新回到MFC,看着屏幕上一个个女主播或是穿着性感内衣卖力地进行表演、或是披散着头发惬意地扯着家常,一切都没有改变。打开摄像头,我,也未曾为谁改变。

  我不是文科生,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作为一个小女生内心最私密的独白。
  如果你也想成为秘密日记中的一个主角,请多多关注和支持主播。

                第一章

          他有一辆脏乱的车和一颗干净的心

  星期四的夜晚,对这个城市的人来说,是比周末还要值得狂欢的夜晚。不是因为有哪个大牌明星来开演唱会,也不是因为球赛到了决赛最关键的下半场,而是因为商场全部开门营业至晚上9点!没错,在这个所谓南半球最大的城市,在平时的日子里,商家们都喜欢早早地下午5点就关门,然后回家看看电视吃吃蛋糕,而周四则是人们对自己一周勤劳工作的奖励。对于普通的留学狗来说,每一天的夜晚都将是无聊地宅在家,当然除了期末抱书苦读的那几个星期。

  而我,可不是普通的上班族,也不是普通的留学狗。

  关掉摄像头,我泡了一杯热茶。深秋的夜晚有一些凉意,隐约听见隔壁房东在大声和80高龄的母亲讲话。我打开站内信,一条留言。

  「嘿亲爱的,这个周末有空吗?我可以约你去上次我提到的那家冰淇淋店吗?
  ——查理「

  查理是我平时经常聊天的常客,出手大方、语言得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他就住在这个城市的郊区。虽然经常有人问我能不能面基,但我知道他们的意图,但查理,我对他基本没有什么戒心。

  「可以的,只是吃吃冰淇淋而已哦!这周六上午11点,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和地址。」我给了他离我家大约5分钟路程的一家商场地址。

  查理,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周六上午11点,我准时坐在商场的一个长椅上。平底鞋、牛仔裤、白T恤、马尾,随身只带了手机钥匙和万一应急需要的钱。

  「我在停车了,你到了吗?」查理发来短信。

  「我们在N烤鸡店见。」我回复。

  N烤鸡店是一家平民的非洲风味可以堂食的连锁餐厅,近几年生意都不太好,中午11点几乎没有什么人。餐厅就在商场停车场附近,很好找。我找了个位子刚坐下,查理出现了,当然是他先认出我。

  他有点瘦,30岁的样子,目测身高1米8,穿着深蓝色长袖衬衫、黑色长裤和一件薄外套。看上去有点拘束,我和他各点了四分之一只烤鸡,开始聊天。
  他告诉我他是做设计的,某地最近挂出来的大广告牌就是他的作品。我对男人的工作没有什么太大兴趣,只好微笑着点头。

  吃完午饭我们准备开车去市中心吃冰淇淋。我一坐上副驾驶,就发现他的车……真的好乱!车门里塞满了肯德基的纸巾,脚底地毯上、各种角落里散落着硬币,后座还有3个肯德基的塑料袋,里面是薯条包装、土豆泥勺子和空饮料杯。
  小洁癖的我顿时全身肌肉都绷紧了,这是老天赐我的好机会啊!我最爱打扫卫生整理东西了!

  于是一路上,我忙着给他收拾车内,到市中心的时候,我理好了一大袋肯德基的垃圾,数出了100多块钱的硬币。

  冰淇淋店在唐人街边上,是曾经风靡一时的液氮冰淇淋,小店装修得很有意思,柜子里摆满了化学实验用的容器,墙上挂满了化学方程式和人体解剖图,角落里还放着人体骨骼模型,真是挺独特的甜品店呢。吃完冰淇淋,他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情人港停靠的一个个白色船只在午后的阳光下有点刺眼,我和查理漫无目的地沿着路走。我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很明显他也不是。我们安静地并排走着,微风和冰淇淋让我觉得有一点点冷,在一处红绿灯,他脱下外套披在我身上,然后略显尴尬地继续走。外套很干净,没有我预期想象的宅男味。我转头看了看他,他低着头看着脚前的路,让我想起了80年代的shoegaze乐手。哦,查理,你太害羞了吧。我牵住他的手,继续走着。他的手修长柔软,却因为紧张微微有点汗。这样很纯粹地牵着手走在马路上,内心平静,周围的风景、周围的人,都一点都不重要了。或许这就是人们需要伴侣的原因之一吧,我们每个人在某些时候都需要一个陪伴,不用过多的言语,甚至不用眼神交流,只要在身边就能减少哪怕一刻钟的孤独。

  我要求他在晚饭之前送我回去,他没有问我为什么。

  第二天,我收到了查理的站内信。

  「昨天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会保持车子整洁的。」

  查理,车子干不干净不重要。

                第二章

  活到老学到老,电脑技术不可少

  做主播的第一步,不是穿上漂亮的情趣内衣,也不是准备好各式玩具,而是学会如何使用电脑。作为电脑小白的我,这可真是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束难,尤其开头难!

  每个主播都有一个个人主页,别的妹子的主页都是粉粉的背景、blingbling的字体和各种图片,一点进去感觉特别高端大气奢华,像是进了拉斯维加斯最高档的夜总会。而我的主页为什么是干巴巴的表格和黑不啦叽的默认字体?感觉像是一个已经绝经的社区大妈用老式的里面有颗球的鼠标和按下去就很难弹起来的键盘随便搞出来的东西。

  好,说干就干!我撸起袖管,点开「自定义个人页面」,出来一个框,里面是一堆代码,然后上面赫然几个大字:输入CSS。

  CSS是啥?我默默放下了袖管。凭我在大一信息技术基础课上学到的仅有的一点点HTML知识,我知道这是我不该触碰的禁区。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我深知我没有负责这些内容的脑细胞。

  做主播的第二步,和人交流。在聊天室里除了说话,还需要打字、管理聊天室的秩序。可是有时聊天室在线用户1000多,怎么顾得过来?哼,我去看看别的主播妹子,我就不信她们有三头六臂能应付得过来。找了个人多的房间,一进去就有欢迎词,房间里一群人玩游戏6得飞起,主播妹子悠然自得。啥?她房间有个机器人管理?我也要!

  好,说干就干!我撸起袖管,点开机器人网页,嗯,至少这个网页说的是人话我还能看懂。折腾十多分钟终于把机器人也请到我的房间。

  可具体咋用呀?哦,原来需要使用各种快捷命令。我默默放下了袖管,写下一堆快捷命令贴在电脑显示器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至少咱也是有机器人的人了。

  做主播的第三步,摄像头。别的主播都是高清画质、光线充足、各种绅士角度游刃有余,我笔记本自带的摄像头又糊又抖还发黄,简直是自带丑颜相机。这可谁也怪不得,加油赚钱买个好的吧……

  所以说啊,活到老学到老,哪怕是小小的视频也有如此学问。以下是一点忠告:

  妹子们,如果你幸运地身边有个会修电脑的程序猿,就请他来帮你修电脑吧;
  汉子们,懂电脑不仅仅是懂得将文件名改成中日友好交流然后改个后缀名,而是能在关键时刻帮电脑小白妹子们一把,帮她们修完电脑你不会亏的!

                第三章

               摄影师们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认识了一些摄影师,在做主播时也认识了一些摄影爱好者朋友。

  P是我在主播时聊天碰见的一位摄影爱好者。正逢本市举行一年一度的灯光秀,他便请我一起去看。

  「明天在歌剧院有灯光秀,一起来看?」

  「我从来没有去过,好的呀。」

  这个夜晚的歌剧院和平时有些不同,七彩变幻的灯光打在外墙上,白色贝壳形状的建筑顿时成了这个城市最吸引眼球的大荧幕。和P约见在离歌剧院约200米的瞭望高台,高台上早已人头攒动。同为摄影爱好者的人们纷纷架起三脚架和长枪短炮。P也不例外,他架好设备,连好快门线,开始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我出神地注视着被灯光染了颜色的歌剧院,她是那么真实却又那么虚幻。真实的是她切切实实在我眼前,就和我当初来到这个城市一样。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个周末,我兴致勃勃地搭车来到她面前,比起以前看见的千篇一律的图片,我目睹了她周围的小酒吧、小甜品店、小纪念品店,人来人往,一直一直都是那么繁忙。这种华丽的繁忙却把我笃实地孤立了起来,我现在属于这个城市的一员了,但是这个城市没有任何一个角落属于我。虚幻的是她外壳时红时紫的灯光,好像是要向人讲述一个故事,却因为没有声音而显得那么无力,只要我把目光移至别处,她哪怕再绚丽也无济于事。

  P按完快门,收器材的时候问:「我家有专业的影棚灯箱,要不要去我家,我给你拍照?」

  我把思绪拉回到现实,笑了笑说:「如果把我拍下来,你就不会忘记我了吗?」
  J是我工作时认识的一位摄影师,我第一次看见他作品时,不禁有些内心激动,他镜头里的男人女人们,都是那么真实,真实地让人起鸡皮疙瘩。

  「这是我的《盲人》系列,出镜的全是视力有缺陷的普通人。」他指着一些照片。

  「那他们在被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我有点惊讶地说。
  「是呀,他们也不在乎自己在镜头里是什么样子。」

  的确,照片上的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一手持拐杖,一手高高地举着,丝毫不掩饰自己一丝不挂的裸体,瘦得皮包骨头的身材显得有些可怜可笑。

  要是我,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出丑的样子被人看到,我心想,可是别人眼中的自己和自己眼中的自己,是否就是同一个人呢?

  我希望不是,因为在别人面前做自己,真的很难。

                第四章

               社交恐惧症

  很难想象一个能在视频镜头前面对许许多多陌生人进行表演的女孩,在实际日常生活里却那么容易害羞。

  而我自己便是这样一个人。

  情景一:奶茶店。

  好久没喝这家的冬瓜茶养乐多了,我清楚地知道我想要什么——一大杯清甜的冬瓜茶多多,半糖去冰,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吸,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让嘴巴上天堂。可是我站在离点餐区10米远的地方,紧张出了一身汗。我要怎么开口?
  那个店员好像很忙的样子,他会不会听不见我说话?如果冬瓜茶卖完了该怎么办?

  我到底要不要买?好可怕!哎还是算了,回家喝水吧。

  情景二:公交车。

  终于等到车了,好累,看看有没有座位。只有前排有两个并排的空位和最后排一个座位。坐前面的话全车人都会看见我坐下来,会不会盯着我的后脑勺看?
  坐后面的话要和那个大叔坐一起,他看上去就很凶的样子,好可怕!哎还是算了,我站在下车门边上吧。

  情景三:服装店。

  为什么每家店都有店员啊!为什么她们都要主动上来问我要不要帮助啊!我就是想自己看看而已。她看见我了……她向我走过来了……她开始微笑了……她要开口了!好可怕!我飞奔出店门口。

  情景四:餐厅。

  好饿,到饭点了。这家餐厅看上去不错,店门口的菜单里有我喜欢的菜,我要不要进去呢?点餐又要和服务生讲话,好烦。我一个人坐在那吃东西一定看上去奇蠢无比,我吃相那么难看。别人会看见吧?好可怕!我还是忍忍回家吃吧。
  情景五:家中。

  嗯……还是一个人在家自在!(终于放松下来了)

                第五章

               梦的开始

  「谢谢你。」我把摄像头调回正对脸,移了移身边刚用过的振动棒,和他一对一的视频持续了20多分钟。

  「谢谢谁?」他反问。

  「……谢谢你呀。」我一时有点懵。

  「以后要说,谢谢您先生。」他忽然纠正道。

  「谢谢您,先生。」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是今天第一次来我房间的客人,打了一个招呼给了不少小费,然后就静静地等我公屏表演完,要求和我一对一视频。第一次来就要求私屏让我有一点点受宠若惊,因为私屏是按秒计费的,观看人数的限制也能让主播更好地和对方沟通。
  今天我房间的客人并不多,他便自然成为了我最关注的贵宾。私屏完还早,我便继续和他打字聊天。

  「你是新来的?」他问「有一段时间了,不过算新吧,愿意看我表演的人不多。」我如实地回答。

  「没关系,我看好你。」他安慰道。

  「谢谢您,先生。」这次我学乖了。

  「不错。」

  也不知道他说的「不错」指的是什么。我有些小心翼翼地和他交谈,可不想惹毛了金主。他问了我一些基本情况,年龄、职业什么的,看来他对我挺感兴趣。
  第二天学校发的作业比较多,做完已经快9点了,我便没有打算开视频。他在线。

  「今天我不出视频了,我们就聊聊天吧。」我主动向他打招呼。

  他说话很沉稳,并不急着要我给他做什么,反倒问起了一些别的问题。
  「你为什么来MFC表演?」

  「因为我之前破产啦,身边就剩20块钱不到,还要交房租,一时也没找到适合我的兼职。」

  「你是留学生,你父母没有给你钱吗?」

  「我不想用他们的钱……」我有点不愿继续说下去。从小我和父母的关系一直都是不冷不热,面对一个陌生人,我不想提太多。

  「我明白了。」他换了个话题,「你看上去挺乖的。」

  「嗯,我以前一直是乖乖女。」乖乖女这个词,从小对我来说都是赞赏,父母、亲戚长辈都这么评价我。可是看看我现在做的事,有点不敢再以乖乖女自居了。

  「哈哈。」他笑了起来。

  这算是嘲笑吗?我只好主动换话题:「您一个人住吗?」

  「对,我有一对龙凤胎子女和他们的母亲住,我双休日偶尔会去看他们。」
  「那您一个人会觉得孤单吗?平时喜欢做什么呢?」

  他忽略了我的问题,忽然反问道:「你知道BDSM吗?」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愣了一下:「有听说过这个词,不是很了解。」
  「你以后会了解的。」他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