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人妻强制】(28)【作者:popo_fly】
字数:6467
       

               第二十八章

  录像演了个七七八八,妻子的第一次是被强暴的。漂亮的女人向来祸事多,说起来也是我保护不周。可是妻子当天回来却没有什么表示,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如果只是丑事怕被我知道,我还可以理解。但是妻子在被强奸中的表现也让我有些心寒。我深深喘了口气,虽然也考虑到妻子这样柔弱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情恐怕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是她被操的兴奋的样子让我耿耿于怀。本来应该表现的更痛苦不是么,即使是伪装的。更何况显然妻子和这个王总之后又发生了1,2,3。难道都是被强迫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应该跟我说啊。难道被人玩弄这么多次,苦头还没吃够么,还是……我不敢往下想去。难道真的像张爱玲说的,进入女人灵魂的最快通道就是阴道。而妻子已经……虽然她名义上仍在反抗。

  我又深深喘了口气,还特意压低声音。当我觉察到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不惊扰卧室里的人,不由的暗暗苦笑。如果我对妻子的所作所为不满意,那么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态呢。黑暗~,我的心脏蹦跳着,有力的蹦跳着,然而我的四肢却很寒冷。可是我的肉棒竟然也硬挺着,顶着裤子摩擦的有了兴奋的快感。

  我忽然意识到,我和妻子的问题也许出自于彼此的过于尊重,在我眼里,妻子是个完美的女人,而在妻子眼里,我也是个有能力,事业有成的好男人。并且也不像其他成功男人那样出去沾花惹草,说起来还真是个绝顶的好男人啊,我自嘲的想到。但是妻子是个女人,也许女人潜意识里也希望更激情的性吧。而我站在这里看着另一个男人粗暴的玩弄妻子产生的兴奋说明,我也许也早已不满足那种平平淡淡的性了。

  屋里,王总强迫妻子跟他一起看完那段录像,身子也歇了过来。他用手在妻子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走,我给你洗白白。」他说。

  妻子照例推脱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站起身向门口走来。我赶紧躲到阳台,听见他们走进洗手间,我才返回来。我们家的卧室里没有独立卫生间,而是只有一个很大的卫生间,为了舒服,这个卫生间故意弄得很大,里面浴缸,喷淋一应俱全。

  妻子和王总走进卫生间并没有关门,而是半开着,因此我可以很容易就一窥里面的全貌。

  只见妻子走进去后就开始调节喷淋的水温。王总走进去后就直接拿过那个喷淋向着妻子喷去。妻子连忙转头。王总却是喝骂着妻子,于是妻子乖乖的站着,闭着眼睛面对王总,任王总用水把自己的身体浇的透湿,全身上下水淋淋泛着光,一头秀发也一丝一缕的粘在额上颈上。蒸腾的水雾升上来,让妻子那完美的身材显得像个出离凡尘一样。尤其是妻子的下体刮掉了体毛,看上去就更多了几分美好,少了几分俗世的气息。

  王总停下水,挤出一些沐浴液涂抹在妻子胸口,然后就开始动手给妻子洗白白,一双大手在妻子的身体上来回抚摸,粘粘的浴液变成白花花的泡沫,随着王总在妻子身上游弋的手布满妻子全身。而王总额外有兴致的洗着妻子的下体,手掌在妻子腿间进进出出,发出汩汩的声音。

  「行啦。」王总满意的说,「该给你剃毛了。」

  我很生气的看到王总居然从我的洗漱盒子里拿出了我的刮胡刀,我不爱用电动的,所以一直使用吉利的那种刀片刮胡刀。

  妻子伸开胳膊,王总用刮胡刀在妻子的腋窝处刮了几下。妻子的毛发原本就不是很多,腋下更少。所以王总也是随意的刮了几下。但显然妻子身体的任何部位他都不会错过。然后王总盯向了妻子的下体。

  「来。」王总简单的说到。

  但我震惊的看到妻子伸出一只手扶着墙,一条腿抬起来,慢慢的却是越抬越高,最后竟然像个体操运动员那样腿笔直的打开,两腿接近180度。妻子的另一手扶着自己的脚腕,单腿金鸡独立的站在王总面前,把她两腿间的阴户无所保留的展示在王总面前。

  「希容可真厉害,是我见过的女人当中唯一能做这个动作的。哈哈」。王总也忍不住赞美妻子到。然而妻子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个动作让我这个羞愧的无地自容。我知道妻子在学校练过舞蹈,结婚后偶尔还练习下,时间长了就再没见她练过。而我更不知道还可以这样~。

  王总蹲下身子,用刮胡刀细心的给妻子刮毛,前阴,大阴唇以至接近肛门的部位。一边剃着毛一边还用手来回抚摸检查是否刮的光洁,有些地方还折回来再次挂干净,直到光滑的如大理石般完美才满意的转的下一个地方。

  而妻子则一直保持着这个羞耻的姿势,刚被热水浇透涂抹着泡沫的身体泛着热气,当王总用冰冷的刀子挂过她敏感的下体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王总戏谑的用手指在妻子的耻缝里来回滑弄,妻子的身体就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终于坚持不住这个姿势,腿落了下来。王总却是恰到好处的抬起身子,正好让妻子的脚踝压在自己的肩膀上。王总抱着妻子伸得笔直的大腿和小腿,两只手在光滑的腿面反复的抚摸。然后王总并没有放下妻子的腿,反而用肩膀顶着妻子的腿让妻子的后背靠在浴室的墙上,仍然保持那个劈腿的姿势,身体也贴上去。
  「张嘴。」王总到。

  妻子张开嘴。

  「把舌头伸出来。」

  妻子依照王总的命令把舌头伸出来。

  王总一只手伸到妻子的下体,把玩着刚被他刮的光滑无比的私处,上面则伸出舌头和妻子舌吻在一起。只是双方的舌头都暴露在空气中,似软似硬的两条舌头在空中接触,舔舐,搅拌。我有些生气的看着,完全看不出妻子是被强迫的样子。两人以伸出的舌头的舌面紧紧贴在一起作为这场舌戏的结束。王总收回了舌头,而妻子的舌头则还像狗一样伸在外面。

  王总润了润喉咙,再次伸出舌头,舌尖上是浓浓的一大片口水。王总径自把口水运到妻子的舌头上。「咽了。」他说。

  妻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了舌头,喉咙微微一动,把王总的口水咽了下去。然而王总的下一波口水又来了,几次后,王总似是不甘这么慢慢的弄,干脆一下吻住妻子。只见妻子的喉咙开始快速的蠕动,也不知道那王总怎么能那么速度制造出这么多口水,让妻子吃的如此费劲。

  足足喂了妻子好一阵子口水,王总才放开妻子。而妻子也终于可以放下竖起的腿,她累的靠在浴室的墙壁上。

  「来,给我洗洗。」王总见妻子靠在墙上不动于是不满的说。妻子有些难为情的看着王总那高高翘起的肉棒。王总的确有几分本钱,这个年纪阴茎勃起还能和身体保持一个30度夹角,而且自成一个弯度,像个牛角一样弯曲。果然是个需求强烈的种马。妻子平时很避讳谈论情啊色啊的东西,有时候看电视剧尺度很大的时候都会不自然。但就是这样的妻子,面对老公之外的男人的阳物,还是不由自主的多看几眼,然后才伸出手轻轻握住。

  「我教过你的都忘了么,你又想要受惩罚了?」王总不满的说到。妻子听了王总的话,就不再拖延,轻轻握着王总的阴茎往下一拉同时踮起脚尖,把王总的肉棒送入自己的两腿只间,用大腿根把王总的肉棒夹住,然后伸手扶着王总的肩膀,轻轻前后摇晃着屁股和腰肢,一下一下的挤夹王总的肉棒。

  「还有上面。」王总这才满意的说,于是妻子几乎趴进王总的怀里,下面前后的轻摇的同时,不断的踮起脚用自己泡沫满满的乳房在王总胸前推送。涂满泡沫的乳房柔软而且滑溜溜,王总一只手用力搂紧妻子的后背,和妻子紧紧贴着,妻子的乳房因为两人的挤压变成了饼状。王总另一只手则在后面捏着妻子的屁股,随着妻子的运动一边占便宜一边把控着妻子的运动,随着他手的力度,妻子的运动也是合他心意的时快时慢。

  「滋溜~」

  「嗯啊~」,随着妻子的一声娇哼,不知哪下动作比较大,王总那根上翘如钩子一样的肉棒竟然划破妻子的下体,从下面向上直接钩进妻子的小穴里。不得不说,站着性交,这种钩子状的肉棒实在是有优势。

  妻子被勾中,顿时施了定身咒一般动弹不得,伏在王总怀里不断喘息。
  王总得意的哈哈大笑,一双手在妻子的后背上肆意揉搓着,催促着妻子继续运动。

  在王总的催促下,妻子再次缓缓的动起来,上半身废力的在王总怀里拱着,臀部却是十分不自然,既想动但是却又不肯大动。王总像是看出妻子的心思,立刻手上加劲,用力在妻子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啊,」妻子叫了一声,不得已在王总的啪啪的掌拍之下臀部也开始用力蠕动起来。王总爽爽的享受,想必那根大屌在妻子蠕动的体内是爽歪歪吧。王总抱着妻子保持着这个姿势几分钟后,眼睛猛的睁开,一声大吼,用力推开妻子,他自己的那根肉棒也从妻子体内弹了出来,甩起淋漓的汁水。

  「哼!」王总哼了一声,「你想这么早让我就泄了?你还嫩点哦。」

  王总捏着妻子的小脸迎着自己,「不过也不错,开始懂得怎么用女人的方式做事情了,哈哈,比以前那个傻妞可是有进步多了。我喜欢。」

  「来,该给你洗洗身子了。」王总说着用喷头在地上随意的冲了一下。
  「躺下。」王总命令道。

  妻子听话的躺倒在冰凉的卫生间地砖上,虽然热气笼罩了整个卫生间,但是就那么躺在地上还是让我想都没想过,而妻子居然也能做到。

  王总把水开打,向着躺倒在地的妻子喷着水冲刷着,像是在喷一个物品而不是人。

  「翻过来。」

  于是妻子依照王总的话,在地上翻转过身子,让王总把自己的每个部位都可以冲洗到。

  「好了,你外面以及干净了,现在该洗洗你的里面了。把我给你买的东西拿出来。」

  妻子从地上站起来,然后从卫生间的橱柜里拿出王总要的东西。一跟长长的软管,还有一个粗粗的针筒。这样的东西居然就在家中而我一无所知,我的妻子真的让我小看了呢。

  「来,叫老公。让老公给你好好洗洗。」王总说。

  妻子则是沉默着。

  「趴下」,王总这次竟然没有介意妻子的反应,直接说到。

  妻子于是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翘起,像一只要被操的母狗一样。王总从一个小瓶子里用手指粘了一些润滑液涂在妻子的肛门上,同时也在那根细长的导管上涂抹了几下,于是便用管子圆滑的一边塞进妻子的肛门。

  「嗯,」当软管从肛门里进入体内,妻子轻哼了一声。很快,王总把半尺长的软管都塞进了妻子的肛门,这才开始接取清水,一针管一针管的给妻子打入体内。

  「呃~」,过了半响,一直沉默的妻子终于发出了不适的声音。

  「呃呃,呃呃,」随着王总继续往妻子体内注水,妻子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大起来。

  「不行了,王总,我……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妻子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摇晃,显示她的承受能力开始达到极限。然而王总却是听而不闻,仍然继续用针筒把水推进妻子体内。

  又被王总推了几针管,妻子当真受不了了,手脚并用的想向前面爬开,然而那根塑料软管却是深埋在肛门里无法摆脱。

  「怎么样,小乖乖,爽了么?」王总戏谑道,「可以叫老公了么?」

  妻子又不肯吭声了。

  「哈哈」,王总笑到,「只要叫一声老公,就让你解脱啊,怎么样?」
  面对王总的诱惑,老婆还是沉默。

  「那就再享受一下吧。」王总把手里大号的注射器在妻子眼前摇晃着。
  「王总……」妻子有些可怜的轻声叫到。

  「叫老公。」

  「……」

  「啊~」,妻子痛呼一声,看样子真的吃不消王总的水压了。

  「要不要再来一管,反正你的肚子还能装的。」

  「我,我真的不行了,王总,求求你……」

  「嘿嘿,不用求我,叫声老公就可以了。」

  「叫啊,快点,叫啊」,王总强势的要求着。

  「老公。」妻子终于屈服的叫出来。

  「大点声~。」

  「老公。」妻子立刻又叫了一次,显得也不像第一声那么扭捏。

  「不错,你叫老公干什么。」

  「我,我想让老公别打水了。」

  「那你说一声亲亲好老公。」

  「……」

  「说啊。」

  「亲亲好老公。」

  「哈哈。」王总终于开心的笑着放过了妻子。

  「来,过来。」王总把妻子拉起来,两手抓着妻子的大腿根把妻子抱起来,让她肛门对准马桶,摆出给小孩子把尿的姿势。

  房间里很安静,妻子的肚子咕咕作响,然后哗的一声,水从妻子的肛门里喷射出来。

  「哧哧~」,妻子一发不可收拾,响亮的水声响彻浴室。

  妻子足足喷发了能有半分钟,水势才渐渐小了下来。而王总更是颠尿一样的又颠了妻子几下,才把她放下。妻子一被放下就立刻恢复了狗跪的姿势。任王总用喷头把她的肛门附近冲洗干净。

  「再试试这个。」王总说着又拿出一个一尺长,一半是握柄一半是软胶的肉虫。推开开关,发出嗡嗡的电机声。而那个软胶的头部则快速扭曲旋转起来。
  王总把这个虫子头对准妻子的肛门,那个肉虫子立刻旋转着挤压妻子的肛门向里面钻进去。

  「啊啊,」妻子叫着,肉虫一节一节钻进妻子的肛门在妻子的直肠里旋转着。
  王总则控制着这个肉虫进进出出。这个塑胶肉虫越是后面的根部就越是粗壮。王总不断的往里送入,妻子的肛门也是被扩张的越来越大,呻吟声也越来越亢奋。估计是被各种的玩弄,所以妻子这个时候的叫声不再刻意的掩饰,相反随着那个肉虫在肛门这个高性感区域的肆虐,妻子的哼叫声也起起伏伏。当肉虫向体内深入就叫的更大,当肉虫略略退出就叫的轻柔一些。

  王总甚是满意的看着妻子的表现,眼见妻子的叫声渐渐连成一片,竟然再次上调肉虫的档位。刚才竟然不是最大。

  嗡嗡嗡~,小小的电机几乎是咆哮起来。想必那旋转的力量肯定不一般。
  「呜呜,」妻子一声呜咽,身体颤抖着,一只手伸向身后想要阻止那个疯狂钻洞的肉虫。王总当然不会让妻子如意,他拉住妻子伸过来的手,反而变本加厉的变换着肉虫的角度和深度。最后连握柄也送入了半个。

  「嗯嗯嗯嗯,」然而妻子的呻吟却渐渐弱下去,相反,她那鼓鼓的微微裂开的肉缝里开始流出透明粘稠的汁液,像是花蕾里分泌出的蜜汁。

  王总见妻子已经不堪鞑伐,这才把那个肉虫从妻子的肛门里猛的拔出。而那根肉虫还耀武扬威的在空中扭动个不停。

  王总用水冲洗干净妻子显得有些红肿的肛门,这才把软沓沓的妻子公主抱起走回卧室仰躺着放在床上。

  「王总,我……」

  「叫老公。」

  「……」

  「老公,我真的不行了。」

  「那哪行,我还没有在你的这张床上好好操你呢。」王总说到,他伸出手捏了捏妻子的脸颊。然后又揉了揉妻子饱满的乳房,脸上带着坏笑,掏出两个乳夹一左一右的夹住妻子的乳头。

  「要开始了哦。」王总说着,把鸡巴塞进妻子的嘴里做润滑,然后迫不及待的压住妻子的身体,两手压着妻子的大腿根,把妻子的两腿蜷起来。挺翘的龟头顶着妻子的肉缝里寻找着入口。妻子的阴部早就滑得不成样子,小穴口也早就充血打开。原本女性的入口平时收缩到细微几乎看不到,而且被前方隆起的肉块彻底遮掩。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青春少男少女研究半天也找不到入口的原因。但此时充血扩张,并加上之前已经被王总插入过,一直处在兴奋状态,如果这个时候观察,女人的阴道口是大开的,在阴部里能占二分之一以上。自然,此时的妻子被王总一拱就被进入了体内。

  王总的身子开始运动起来,他重重的压着妻子的身体,让妻子一动也动不了,只能被动着承受着他的冲击,王总打桩机一样快速耸动着臀部,他的小腹拍打着妻子的臀肉,发出一连串啪啪啪啪淫靡的声音。妻子也在他的啪啪中娇哼不断。随着王总的运动,几分钟后,妻子的呻吟也变得呜呜咽咽高亢起来。

  妻子的两腿笔直的伸向房顶,此时依然无法分辨妻子是心甘情愿还是被迫,而王总的抽插变得更猛烈,两人的肉体无数次的碰撞,分离,碰撞。两人原始的生殖器交合在一起构成一台完美运转的机器。

  王总的小腹重重的拍击着妻子的臀肉,越来越重,好似一个铁匠在锤打他眼前烧的火红发白的铁锭,似乎只有不断的锤打才能把一块铁的铁渣粉碎最终成为得意之作,也只有不断的锤打才会让一个女人的伪装彻底粉碎,让她灵魂深处的性欲释放出来。「啪啪啪啪」,锤打声响彻房间。每次锤打又伴奏着妻子或有不甘又或有满足的轻哼。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觉得腿边一凉,想必是看的也射了。我转身走出家门,把门轻轻带上。来到小区外面,拨打妻子的电话,还是没人接,浴室我又拨打家里的电话,等了一下,终于被接起来。

  「亲爱的,今天下午的约会取消了,我在路上,一会就到家了。」我尽量保持着语音的平稳。

  「嗯,好。」妻子有些惊讶。

  我挂断电话,也懒得琢磨是不是王总在妻子接电话的时候还在操她。吸了几根烟,在我不耐烦的时候,才看见王总开着他的奥迪从小区里出来,并线上了马路。于是我走回家,装着没事的样子。看的出来,妻子比平时要惊慌一些,但是还是很镇定,如果不是直到内情,也看不出什么来。

  「我刚烧的水,要去洗个澡。」妻子说。我朝她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皮皮夏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