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10)【作者:huihui1983】
字数:12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0 因为她就在那里啊

  徐羿这几天比较郁闷,已经一周多没见到叶红鱼了,最先是因为自己纹身之后不能下水,叶红鱼不愿意独自游泳,只是在健身房练习,后来突然连健身房都不来了,说是五一要玩个大的,必须提前把该做的事全加班抢出来。

  这一天晚上,徐羿算了算公司研发中心那边自己的任务也暂时都已完成,等晚上一个数据出来就可以汇总发给老爷子了,课业上的进度也已经把本学期的内容自学的七七八八了,于是拨通叶红鱼的电话,约她晚上吃饭。

  叶红鱼吃饭是很好打发的,她选和徐羿吃饭的地方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要好停车,她无法忍受为了吃顿饭多出来一两个小时找停车位的时间,觉得是在谋杀生命。

  吃饭的时候,叶红鱼不停的在抱怨,公司一帮只会用JSON的无脑码农,把APP
弄得越来越粗陋,这么简单的工具,后端已经是几十台的服务器集群了,效率还越来越低。主架构师就是个白痴,前辈们写出来的那种一个bit 一个bit 抠出来
的,那么高效优雅,字里行间透着书香之美的数据结构,让这个二货全用string
代替了,自己为这事拍桌子摔文件好几次了。

  叶红鱼看了眼徐羿,叹了口气:「女生在职场还是吃亏,我要有你的体格,直接把他揍到住院,然后开发组就会全听我的了。」

  徐羿微笑的看着叶红鱼抱怨,自己不是很懂这些,但是叶红鱼对技术类似于偏执狂的追求,她说的一定不会错,自己只要支持就好了。在话痨鱼念念叨叨终于停下来之后,徐羿才问了正事:「你说五一玩个大的,是要去哪?」

  叶红鱼哦了一下:「你找我吃饭是为这个啊,我去四川登雪山,那个海拔很高,所以没叫你,你没户外经验,怕你上去有高原反应。」

  徐羿摇头:「放心,我登顶过丽江的玉龙雪山,身体没有任何反应。」
  叶红鱼不屑:「玉龙雪山也算登雪山?而且,你恐怕是坐缆车上去的吧?」
  徐羿苦笑一下:「玉龙雪山是陪我爸妈去的,我妈坐缆车上去,我爸性格超级好胜,峨眉黄山都不坐索道的,玉龙雪山肯定是徒步上去。」

  叶红鱼歪头看了看徐羿:「你真的要去么?」

  徐羿认真的点头,叶红鱼说:「好吧,我们这次去的是四姑娘山的大峰,我晚点把召集帖发给你,上面有装备要求,你这两天买些自己必须的吧,其他的用我的。」

  徐羿并不知道,叶红鱼说话的时候一脸的平淡,心里却是非常的开心,终于可以不用和别的陌生人混帐了,而且,如果只能和男生混帐,不知得多讨厌。
  户外露营,一般情况下单身男女会独自住自己的帐篷,但是对于比较艰苦的高原路线,为了避免高海拔情况下过度劳累,户外穿越队伍一般会选择轻装,尤其是最重的帐篷,通常采用两人共用一个,一般是男生背,女生到时候只管住就好了,那种环境下男女混帐对女生也是保护。

  这次有徐羿的话,可以用自己的帐篷,然后让他背着,自己也省点力气,自己帐篷那么小,晚上只能挤在一起睡。上面又那么冷,全身都要缩在睡袋里,只露个脑袋在外面,就算自己完全和徐羿贴在一起,他也做不了什么,哈哈,太有趣了。

  徐羿看着忍不住笑出声来的叶红鱼,有些奇怪,叶红鱼却怎么样都不肯说原因,只是让他自己去查攻略,多查些资料做准备。

  徐羿回家之后并没有查资料,因为完全没有时间。当天晚上提交的报告,项目经理立刻回了邮件,让他补充准备一些内容。第二天一早开了电话会议,又布置下来一些新任务,徐羿连着两天加班到深夜,每天的健身都是在房间里用半小时HIT 代替,直到出发前一天才有些时间来置办装备。

  徐羿的方法也很简单,找最专业的人做最专业的事,所以他直接去了网上评价最高的专业户外店,找到店老板,说自己要去四姑娘山登雪山,没有任何装备,请他一次配齐。

  徐羿没有想到户外装备都这么贵,自己买的还都不是最贵的,都已经花了两万左右。老板很专业,一直建议他不是专业玩家玩家的话,没必要买太贵的,给他推荐的都不是顶级款,徐羿也不是很在意价格,只是反复和老板确认,自己的装备是不是够了,得到确认答复后,直接付款。

  老板把他的登山包打开,一边动手一边解说,把装备一件一件的按次序塞进了登山包,徐羿本来摆了一地的各种物件,居然都被装了进去,让他很是讶异,而且顶部居然还留了些空间,说给他装衣物和吃的。

  老板帮徐羿把包背上,调整了一下背负系统,扎好胸带和腹带,很满意的点点头:「这体格,这行头,会把小姑娘迷死的。」

  徐羿照了照镜子,自己也表示很满意,背上的大包似乎让自己又增加了不少男子气。

  然后第二天徐羿就被叶红鱼抱怨了个体无完肤。

  徐羿家里。叶红鱼一早就打车过来了,她还是不放心徐羿,预留了东西不够再去买的时间,过来之后就一件一件的倒腾徐羿的各种装备。

  「LEKI的毒牙登山杖,好专业的装备啊。」

  「当然了,户外店老板给选的。」

  「格利高里的登山包?你居然还配了太阳能充电板,太好了,这样就可以每天给手机充电了。」

  「赞吧,户外店老板倾情推荐的。」

  「狼爪的冲锋衣,冲锋裤,防雪套,哥伦比亚的登山鞋,人民币玩家真不公平啊,直接装备就都升顶级了。」

  「我也不知道好不好,都是户外店老板给选的。」

  「BD的冰爪?锁扣?冰镐?五级绳梯?有没有搞错?你要不要再买个氧气瓶直接去攀珠峰?」

  「怎么,不需要么?也是户外老板给选的。」

  「你买这么大的帐篷干什么?不知道登山一定要轻装么?」

  「户外店老板给选的……」

  「为什么要买充气防潮垫?你到4000米以上,还有力气吹垫子?你知道这种吹起来10几厘米厚的垫子要多费劲么?」

  「户外店老板给选的……」

  「你买5.5 公斤的睡袋?天啊,我的睡袋才1 公斤,这也是户外店老板推荐
的?」

  「没有,这个是我自己选的,比较大,睡着会舒服些。」

  「你买这么大的睡袋,帐篷里也没那么大的地方啊。」

  「够大啊,我对比了内帐的尺寸,还有充气垫的尺寸,正好够我的睡袋用。」
  「帐篷里还有一半地方是我的!」叶红鱼忍无可忍的大喊。

  「啊,你要和我一个帐篷?」完全没有户外经验的徐羿,真的没想到那么狭小的空间可以挤两个人。

  叶红鱼无奈的跟徐羿解释,户外穿越,扎营时尽可能都是双人同帐,主要是为了安全,互相有照应,另一方面是能够轻装,高原上,多背一两公斤对体力要求高的多。

  「但是你一起住的话,我们的登山包放哪?」徐羿确实是不知道,他真以为帐篷的多出来的位置是放脱下来的衣服和登山包,登山鞋之类的东西。

  「放帐篷外面,要不放内帐外帐的夹层里。唉,徐羿,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你只需要买你必须的东西,其他的不用管。」叶红鱼郁闷的摇头,开始整理两个人的东西。

  「帐篷用我的吧,要轻很多,这个季节四姑娘山不会有大风雪,用不着你的超大暴风雪帐篷。」

  「你这套炉头防风更好些,用你的,我的炊餐具套装小,不占地方,用我的。」
  「你这种方便面不行,山上沸点低,煮出来很难吃,我带了方便粉丝和方便稀饭,牛肉干也不用带,去的路上有卖非常好的风干牦牛肉。」

  「高山气罐用不着,一会点了煮面吧,这个不能上飞机,我已经请成都当地驴友帮我们带了。」

  「防潮垫用你的吧,反正到时候你吹气。」

  「冰镐冰爪绳梯这些不用带了,等我回头带你去攀冰时候用。」

  「睡袋……」终于到了最关键的地方,叶红鱼犹豫了一下,徐羿的超大信封睡袋,纯粹就是做成了被褥的方式,和自己的筒式睡袋舒适度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不行不行,不能直接睡进去,太不矜持了。叶红鱼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两个都带上吧。」

  整理好了两个大登山包,看着50升的红色和75升的蓝色依偎在一起,叶红鱼突然有点异样的情愫。

  所有准备工作完成,还不到十点,叶红鱼和徐羿打开笔记本各自继续工作,房间里就突然转成了和谐安静的学习气氛。

  中午,叶红鱼制止了徐羿叫外卖的举动,拿出自己的小炉头,拧在那个小碗大小的高山气罐上,点开火,在上面煮开水,之后打开徐羿买的方便面,丢了两包进去。

  徐羿很是无语:「你想做饭的话,厨房里就有煤气灶,有电磁炉,不比这个方便?」

  叶红鱼眉花眼笑的看着炉头上的小火苗:「浪费是可耻的,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么?」

  徐羿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她微微而笑,这样真的很有趣,在叶红鱼的旁边,真的每天都很有趣。

  面煮好了,叶红鱼一边给徐羿盛,一边笑着说:「唐晓棠曾经取笑我,说如果有个男人肯吃完我做的饭,就一定是真爱我的,让我直接嫁了,来吧,尝尝,看看小糖糖有多么的夸张。」

  徐羿失笑:「方便面随便什么人煮都不会难吃吧。」

  叶红鱼笑嘻嘻的看着他,徐羿夹了一筷子送到嘴里,点点头:「还真是挺好吃的。」说着从旁边把剩下的方便面袋子拿了过来,仔细看了一下,说:「下次还买这一种。」

  叶红鱼气呼呼的打了徐羿一下:「是我煮的好吃!」

  徐羿转身去了厨房,然后拿出一盒金枪鱼罐头,自己和叶红鱼一人碗里拨了一半,又拿出两个袋装的卤蛋,一人碗里加了一个,叶红鱼吃了一口,哭丧着脸:「果然好吃多了……」

  徐羿呼噜呼噜的很快吃完,把碗一推:「吃完了,你嫁给我吧。」

  叶红鱼切了一声:「那是唐晓棠说的,不是我说的,想娶你娶唐晓棠去。」
  徐羿摇头:「不行,我不能伤害陈皮皮。」

  叶红鱼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你这什么思路,你娶唐晓棠,先伤的是我吧?」
  徐羿摊摊手:「和你没关系啊,你不是不做我女朋友么?」

  叶红鱼哼了一声,一般低头继续吃,一边嘟嘟囔囔:「徐羿,你学坏了,你这种浓眉大眼的,也开始和小女孩拌嘴了。」

  徐羿哈哈大笑。

  去机场的一路上,叶红鱼不停的在给徐羿普及户外穿越的基础知识,从负重和分配体力,到高反时的处理方式,到怎么保持队伍,怎么扎营埋灶,怎么防真的狼,怎么取水等等,巴拉巴拉不停的说,徐羿越听越奇怪,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我们这次不是去登山么,怎么你说的全是穿越?雪山上又怎么会有狼?」
  叶红鱼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又不懂登山,我这也是第一次啊。」
  徐羿瞪大了眼睛:「那就直接登四姑娘山这种级别的?」

  叶红鱼啊了一声:「对啊,你提醒我了,这次要求队员都有登山经验的,我编了几个我们俩的登山经历,你赶快搜下别人登那几座山的攻略,别到时候露馅。」
  徐羿长叹一口气,这个不靠谱的小鱼啊……

  晚上,到成都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成都领队的短信早已发到了叶红鱼手机上,说他已经给两人安排好了住处,就在集合点附近,明天早晨5 点集合,迟到一分钟一人罚10元钱,最晚等到5 点10分就出发,赶不上后果自负。纪律性不
错,徐羿点头非常满意。

  不过到了酒店徐羿就非常不满意了,确切地说,这不是酒店,而是旅社。一个小院子里一圈的二层小楼,徐羿看着手里的木牌,有些不可置信。

  床位?还分上下铺的?几十块钱一个人?自己就算了,叶红鱼去另外一个屋子也是床位?徐羿直接把钱付了,然后掏出手机想再订个附近的酒店,被眼尖的叶红鱼啪的打了一下,拉着手扯了出来。

  「重庆的几个驴友也过来了,也住的这里,别人领队是一番好意,别再订别处了。」叶红鱼小声跟徐羿解释。

  徐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别人感受了?」叶红鱼扑哧笑出声来:「我出来住惯了青旅床位,这次床位也是我专门委托领队订的,就是想折磨下你这种住惯了五星酒店的公子哥。」

  徐羿摇摇头,无奈的和叶红鱼挥手作别,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有三张床,已经睡了五个人,都睡的挺死,徐羿爬到上铺的时候,下铺的鼾声也没有停。不确定旅舍的床品干不干净,徐羿直接合衣躺下,人的环境适应能力比较强,几分钟之后已经感觉不到屋里弥漫的汗臭味。

  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严父慈母,已经两个多月没见了,从雪山下来后,是该回趟家了。想起从小被爷爷奶奶宠着,后来又被老妈骄纵,老爸实在看不下去,趁他初一暑假时公司新建厂房的机会,直接把他扔进了建筑工人的铁皮房,在大通铺上住了半个多月,那可比现在这个条件可苦多了。

  徐羿把手机充上电,订好闹钟,塞上耳机开始听英语,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出门就看到喜笑颜开的叶红鱼,一脸狡黠的问他睡的如何,还很郑重的告诉他,后面这六七天都没法洗澡了,让他要有心理准备。

  徐羿有点无奈,捉弄自己,有这么好玩么。

  也许是因为走惯了山路?户外人群的效率确实高,差5 分凌晨五点的时候,人就已经到齐发车,提前出发,避开假日拥堵。

  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行十六个人,只有徐叶两人仍是学生,其他人都已工作,最大的已经四十多岁,大家言语间,对两人颇多呵护照料的感觉,徐羿也不由感到亲切。叶红鱼悄悄在徐羿耳边说:「到了大本营,我来搭帐篷,你不要管,别让人看出来你是第一次。」

  不到中午,一行人就抵达了日隆镇,领队把房卡一发,就宣布今天行程已经结束,大家自由活动,徐羿叹了口气,又是床位,出来玩的人都这种风气么?
  镇子很小,也没什么可逛的,在老街上走了走,全是义乌的小装饰品,徐羿觉得有些无聊,叶红鱼却是兴致盎然,挑了几个花花绿绿的石串,让徐羿来付钱。徐羿挑了其中一串,挂在叶红鱼的脖颈上,叶红鱼嫣然一笑,甚是好看。

  两人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餐厅,坐在二楼的窗边,随便吃着东西,喝着有点咸味的奶茶,徐羿抬头看窗外,眼前的山是绿的,那可能雪山还要很远吧。小镇的天,蓝的不像话,一丝云彩也无,习惯了广州的阴蒙,这近乎透明的深湛,突然的感觉心胸如此开阔。而对面山上又是郁郁葱葱,面前的叶红鱼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徐羿微微笑了,原来旅行真的很有意思。

  叶红鱼还在不停的普及出来穿越当旅游的常识,说玩穿越的有两种流派,一种是自虐型的,另一种是腐败型的,自虐的那些组织最瞧不起腐败游的,觉得那些是大叔大妈干的事情,所以看到吃住条件不好的时候,一定不要嫌弃,否则会被别人嫌弃的。徐羿不大理解,但也没有深究,只是觉得,藏区的牦牛肉真的很好吃啊。

  第二天一早,便来了三个向导,还牵了几匹马,开始把所有人的背包往马上绑,领队告诉大家早餐多吃点,今天要在沟里走十几公里。

  徐羿悄悄的打趣叶红鱼:「你不是说这个队自虐型的么?为什么还要用马驮行李。」叶红鱼眨眨眼:「你等等看。」徐羿有些迷惑,叶红鱼却再不肯多说。
  早餐后,一行人出发,叶红鱼悄悄指了指前面的两个人,对徐羿说:「看,他们两个就自己背包,这个团是AA的,不要马匹驮包的人,回头算钱就少交至少100 多块钱。」

  徐羿皱眉,这两个人昨天在大巴车上聊过,都是成都高新区的程序员,收入应该很不少,为什么要省这一百多块钱?叶红鱼知道他在想什么,笑嘻嘻的解释,很多人把出来自虐当作对自己的挑战,全程负重的穿越,说出去更荣耀的多。
  徐羿摇头,很认真的对叶红鱼说:「他们这种纯粹是虚荣心作祟。十几公里的山路,从海拔3100到4300,不停上坡下坡,这种路线再负重的话,对膝盖伤害
很大的。」

  叶红鱼叹了口气,这么阳光朝气的脸,怎么思想上跟个老头似的呢,出来玩户外居然还想着养生。

  一行人很快进了海子沟,徒步走向大峰的大本营,进沟之后,很快栈道上便满是冰雪,行路变得困难,而且海拔渐高,很多人开始喘起粗气,叶红鱼悄悄的看徐羿,仍然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知道他没有高反,便放下心来。

  结果,初次玩户外的徐羿没事,一个成都的女孩却有了强烈反应,走几步就喘,完全跟不上队伍。领队和向导商量了一下,把马队停了下来,跟队员们说,要有三个人自己背包负重,腾出一匹马给那个高反的女孩骑,说着找到自己的登山包,从马上解下,背到自己身上。徐羿没说什么,直接过去请向导把自己的登山包也取了下来,背好之后,回头看时,叶红鱼也把登山包取了下来。

  走在路上,叶红鱼终于忍受不了徐羿一直很担心的目光,有点羞恼的样子:「别看了,我就是你刚才说的那种虚荣心作祟的人,以前我都是全程负重的,这次要不是怕你高反,我也不会雇马匹驮包。」

  听到叶红鱼有过负重的经验,徐羿终于放心,但是还有些疑惑:「为什么不多雇几匹马,万一再有人高反怎么办?」

  叶红鱼又叹了口气,和这种过分注重安全的人出来玩户外,真的好扫兴啊,她恶狠狠的警告徐羿,低头看路,抬头看山,然后少说话,别人听到会瞧不起他。她并没有意识到,两人如此丰朗和秀丽,却背着大登山包,若无其事的走在最前面的样子,是后面多少人羡慕的风景。

  大几小时的跋涉之后,终于到了大本营,其实就是一大片空地,另外有几座石头房子,徐羿解下背包,和叶红鱼开始扎帐篷,其他队伍也有不少人到了这里,很多已经七倒八歪的靠在登山包上休息。徐羿有些奇怪,问叶红鱼这种体力也能登雪山么,叶红鱼悄悄告诉徐羿,玩户外的有不少都是平时坐办公室完全不动的人,大峰这种登山应该就是他们一辈子唯一的一次,就是满足人生追求的。
  徐羿又摇头,叶红鱼悄悄笑了,这个老古板,肯定又在想安全的事情了吧。
  扎完帐篷,叶红鱼开始在帐篷的避风处支好炉头,哼着歌开始融雪煮水,然后冲咖啡,冲果珍,徐羿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觉得这个女孩实在太让人着迷。
  叶红鱼把咖啡递给徐羿,自己举起果汁,对徐羿笑着说:「干杯。」

  向导们大锅煮的饭好了,配着简单的炖菜,也许是饿坏了,徐羿突然觉得在这个环境下,吃这样的饭菜也别有味道。领队告诉大家,吃完饭尽快睡觉,明天早晨四点就要出发,否则看不到早晨的日出,拍不到日照金山。

  徐羿已经钻进了自己宽敞的大信封睡袋,叶红鱼鼓着嘴有些生气,这个家伙,真不懂风情,就不知道邀请自己也进去么,这明明就是双人睡袋好吧,这么暧昧的事,总不能自己一个女孩子主动说吧。他难道就不知道我这种筒式睡袋有多么的不舒服么,哦,他应该是真的不知道,真是烦人,叶红鱼心里悄悄嘀咕,然后无奈的开始准备扯出自己的睡袋,这时却传来领队的咆哮声。

  领队在质问另一个女孩,问她是不是完全没有玩过户外,自己编了假的经历来登山的,有过哪怕一次户外经验的人,也不会来雪山的时候,带一个零上五度的睡袋,这真的会冻死人的,现在这个时间,也没法再送她回镇上了。

  叶红鱼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拿着自己零下三十度的羽绒睡袋冲了过去,一脸认真的告诉对方自己多带了一个,在女孩万千感谢中转头回自己的帐篷,脸上是遏制不住的笑容。

  回到帐篷里,踢了睡袋里的徐羿一脚:「听到了吧,本女侠救人于水火,把自己的睡袋借人了,今天晚上你可不能趁人之危,动手动脚。」

  徐羿微笑答应,看着叶红鱼脱的只剩薄薄的秋衣秋裤,脸红红的钻进了自己的睡袋,于是轻轻捏了捏她的手,然后转身背对叶红鱼开始睡觉,距离明天四点已经不到8 小时了,高原上还是安全为上。

  不知过了多久,徐羿被叶红鱼用力的摇醒,有些奇怪,于是转过身来。
  「徐羿,你睡了么?」叶红鱼轻轻的问。

  徐羿有些气结,哪有把我推醒,再问我睡了没有的。黑暗中看不到叶红鱼的脸,但是听声音,似乎有点软,有点甜腻,于是有些奇怪的问什么事。

  叶红鱼小声说:「纹身那天说给你补偿,让你打几下屁股的,你还想不想要。」
  徐羿有些意外:「现在?」

  叶红鱼自恃徐羿看不到自己的脸红,强自扮着镇定:「当然了,现在周围有帐篷,你肯定不敢打的太重,会被别人听到,又是4400米的海拔,你打完了想干别的也不可能有体力。怎么看这都是最好的机会。」

  徐羿轻笑一声,把叶红鱼揽进怀里,叶红鱼并没有拒绝,贴上了徐羿坚实的胸膛,觉得很是温暖。徐羿的手从紧身裤的边缘伸了进去,又钻进了内裤,握住了那团光滑与柔软。叶红鱼顿时全身僵住了,徐羿感受到怀中这个身体突然变得紧绷,有些好笑,只是用力捏了几下,就抽出手来,笑着说:「扯平了。」
  就只是这样了么?他居然捏了这么两下就不捏了?男人居然会有这么强的自制力么?他明显可以多捏一会啊,自己又不会反对,而且,他再摸摸别处的话,也是可以啊……只要不碰胸就好,之前看片,那些女孩一被摸到胸就会软掉,万一被他摸的自己像片里那样呻吟出声,被旁边帐篷里听到,可就丢大脸了,叶红鱼红着脸胡思乱想着。

  徐羿的呼吸声又淡了下去,似乎是又睡着了,想想也是,负重徒步这么久,又在高原空气稀薄的地方,特别困顿才是正常反应吧,可是自己怎么这么精神呢?叶红鱼脸又红了,明明是自己想做些逾矩的事情,可还是不愿意承认啊。

  凌晨三点的时候,领队踢帐篷挨个叫人,告诉所有人轻装,帐篷留在原地,直接跟他冲顶,当天折返,而此时,向导们已经煮好了稀饭。

  徐羿和叶红鱼本来还有些困倦,不过很快就精神抖擞起来,因为马上就要登山,心绪都有些激动。昨天高反的女孩主动放弃,留在大本营给大家看守帐篷。
  登山的过程远比叶红鱼和徐羿预计的简单得多,一路山型都比较平缓,攀爬的雪坡都钉上一米高的桩子,连上了绳索,走起来还比较省力。叶红鱼悄悄告诉徐羿,这个是路绳,据说都是当地人为了招揽初级登山者而做的。

  两人本身就是队伍里最年轻的,加上在同龄人也算出众的身体素质,让两人在整体攀爬过程中游刃有余。最关键的是,为了安全,要求整个团队必须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内,所以徐羿和叶红鱼不得不时常停下来休息等其他人。这也形成了一个很独特的景观,很多人气喘吁吁,咬牙切齿的努力迈步时,有两个小男女在旁边站着,唧唧呱呱的说着闲话。

  终于到了峰顶,向导说这次的团队很是给力,冲顶的时间比预想中提前了十多分钟。此时,天已蒙蒙亮,但是太阳还没跃出云海,于是一行人三三两两的散着等日出。

  叶红鱼望着远处,从这个角度看,大山大川就在脚下,皑皑的雪峰没有了往日的气势,但一望无际却更感壮阔。

  「荡胸生层云,果然如此,不身临其境,真的难以感受到。」徐羿在旁边静静地说,但语气中满是感慨。

  叶红鱼微笑:「泰山其实只有1500米,大峰是四姑娘山里最低的,也有5000
米。」然后轻轻挽住徐羿的手,隔着厚厚的防雪手套,却似感觉到温暖。

  「真的是诱惑啊,如果做一只飞鸟,飞在这崇山峻岭中,该是多惬意的事情。」叶红鱼小声的说,眼中盯着脚下空旷的峡谷,一脸向往。

  真的想纵身跳下去啊,像鸟儿一样,在空中滑翔……

  叶红鱼抬头:「徐羿,你想不想跳下去?」

  徐羿身上一个激灵,一股冷意,比在冰雪中已经冻麻木的双脚还要冷,上次蹦极时的阴影立刻笼上脑海。徐羿低头认真的看着叶红鱼:「小鱼,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美丽震撼的地方,有大山,有云海,有极光,有南极北极,有海底深处,有万里天空,甚至还有浩瀚的星河,这些都等着我们慢慢的去探索去体验,这里的雪山,只是我们生命中的一抹色彩,未来还会更精彩。」

  叶红鱼撇撇嘴:「扯哪去了,我只是问你,看到脚下的雪山峡谷,是不是很有跳下去的冲动?」

  徐羿坚定的摇头,叶红鱼一脸郁闷的样子:「老古板,又不是真的要跳下去,怎么吓成这样。」

  徐羿并不答话,却到了叶红鱼的背后,把叶红鱼拢进怀里,峰顶的风很大,徐羿转了个身,让如刀的寒风都吹在了自己的背上。娇小的叶红鱼感受着背后像山一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依靠,觉得好生的温暖。

  太阳尚未出来,但第一缕的阳光却已把后面的雪峰映的金黄,众人纷纷开始拍照,徐羿也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却发现已经关机,按了半天电源键也打不开,叶红鱼哈哈大笑,说iphone出了名的一到冷的地方就没电,然后变戏法似的从贴
身的衣服里拿出个小卡片相机,指挥徐羿站在各个位置拍照。

  领队过来,接过叶红鱼相机给他们两人拍照,叶红鱼偎在徐羿的怀里,把自己的面巾拉了下来,也伸手把徐羿的面巾拉下来,迎着朝阳,笑的如此灿烂。
  红红的太阳出来了,漫天火红的朝霞,叶红鱼靠在徐羿的怀里,喃喃的说:「好开心,美的想哭。」

  徐羿一副认真的样子:「不要哭,会冻在脸上,把脸冻伤。」叶红鱼忍不住大笑。

  下撤的时候,远比冲顶的时候容易得多,每人手里都有登山杖,又抓着路绳,走的非常稳定,不到两个小时全体成员全撤回了大本营。

  稍事休整之后,领队让队员们仍有体力的在附近游玩,然后走到叶红鱼和徐羿面前,叮嘱叶红鱼一定要注意安全,量力而行。

  徐羿有些奇怪,为什么要专门来叮嘱我们,不过当叶红鱼拉着他开始给防潮垫放气,开始收睡袋,收帐篷时,心里已经大概明白,悄悄问了一句:「你放了全队的鸽子?」

  叶红鱼笑嘻嘻的不答话,只是摧着徐羿快一点收拾。两人刚把包收拾好,便又来了三个人,叶红鱼笑嘻嘻的跑过去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便带着三人来到了徐羿旁边,三人全都是黝黑精瘦,其中两人各背了一个大包,空手的人直接把徐羿的大登山包背了起来,然后拿起叶红鱼的包,横着捆在另一人的背包上。

  徐羿有些过意不去,想去拿下来自己背,叶红鱼伸手拉住了他,很认真地说:「他们很专业,我们差很多的,让他们背吧,大家都会安全些。」

  徐羿跟着叶红鱼和其他人挥手再见,然后开始和新来的三人离开,终于忍不住问叶红鱼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红鱼一副很自然的表情:「不是一开始就和你说了我们是7 天的行程么,他们是登完大峰就回去,我们是大峰二峰三峰连登。」
  徐羿一阵晕眩,这条任性的鱼,大峰二峰三峰连登,我们可是没有任何登雪山经验,连登大峰都是编造经历参加的新人啊。

  看着前面因为阴谋得逞而心情好到走路都蹦蹦跳跳的叶红鱼,徐羿无奈的笑,笑的却是如此开心,在任性鱼的身边,真的很有趣。

  叶红鱼又很认真的告诉徐羿:「二峰和三峰比大峰要难,我们一定要尽量节省体力,要不是因为过节马匹都被订出去了,我都想雇两匹马的。还有,这次请的都是水平很高的高山协作,你在路上也千万不要逞能。」徐羿点头,然后有些放心,看来这条鱼任性归任性,做事并不算冒失。

  二峰营地离大峰并不算很远,两个小时左右就走到了,又开始埋锅造饭,开始扎营,明早二峰的距离更长,需要凌晨三点多出发,两人看完落日就直接钻进了帐篷。

  不过这一次,叶红鱼连自己的睡袋都懒的取了,直接钻进了徐羿的大睡袋,而且这次脸也不红了,大家都是聪明人,根本没必要找那些骗自己的理由吧。
  叶红鱼在徐羿抱上来的手上用力掐了一下,这个坏蛋,自己脱了胸罩是嫌勒,可不是让他来摸的。

  不过,徐羿也太老实了吧,被掐了一下,就真的乖乖缩回去了,笨蛋,胸不可以摸,但是别处是可以的啊。高海拔确实不能做那个事,但毛手毛脚是可以的啊,这个家伙,不是说他不是性冷淡么,怎么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用呢,而且,他睡着的还那么快!

  叶红鱼狠狠的踢了徐羿一脚,徐羿迷迷糊糊的问什么事,叶红鱼不理他,有些满意的转身睡去。

  二峰难度明显比大峰要大,海拔高了两百米,最难的碎石坡比大峰长了很多,不过最终的冲顶一段也有钢索保护,省力了很多。有点郁闷的是,高山协作错误估计了两个人的体力,登顶时离日出还要一段时间,峰顶太过寒冷,两人稍事休息便快速下撤回营地,然后撤回日隆镇。

  而隔了一天之后的三峰,则是对两人的真正考验,两个协作一前一后把他们包在中间,不停的提醒他们放慢或跟紧,几个陡峭的雪坡,都是协作先上去,徐羿和叶红鱼拉住他放下的绳索才能勉强上去。在一个几乎垂直的峭壁前,除了绳索,协作给他们绑上了上升器、抓结、八字环和主锁,在仅能落脚的悬崖边的小径上,徐羿都走得有些胆寒。

  每走几十步就要停下来平定喘息,每次较难的路段通过之后,都要拄着杖休息一下,当徐羿叶红鱼都疲惫不堪,几度体力不支,全靠一口气不服输的撑着的时候,终于登顶了,此时阳光已经非常耀眼,望着脚下群山巍峨,徐羿感慨,原来真的只有在竭尽全力之后,才会有最美丽的风景,站在绝顶的满足感,更多是来自于战胜自己。

  徐羿看着矗立在面前,唯一的更高的一座山峰,问叶红鱼:「能不能再多呆两天,试试登四峰?」

  「你连四峰都想登?你知道四峰多高么?」叶红鱼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
  「有六千米么?」徐羿猜测了一下,四峰看着确实比另外几座山峰要高不少,不过,三峰也有快5500米了,只是再加五百米,好好休息一天,也许搞得定呢?
  叶红鱼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四峰被称为蜀山之后,高6250米。山体太过陡峭,所以攀登难度比珠峰的还高,还有,四峰没有路绳,因为这里的协作都没人能上去,只有全世界最顶尖的高手登顶过,两年前有两个人登顶之后,在下撤时候失踪,后来找到尸体,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要想试试的话,我在下面给你加油。」

  「那算了。」徐羿立刻摇头,偷眼看叶红鱼,说起那两个登顶身亡的登山者,话语中并无仰慕向往的感觉,而是惋惜之色,心中顿时放心不少。

  叶红鱼则直接笑出声来:「徐羿,你不是一直说危险么,为什么还想继续登山呢?」

  徐羿想了想:「因为她就在那里啊,就站在我面前,不登上去,总会有不甘。」
  「还总说我呢,这个家伙才是从骨子里就那么好胜。」叶红鱼心里暗笑,却又多了一分欣赏。

  回到广州,到徐羿的家里规整完所有装备,徐羿开车送叶红鱼回住处,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很认真的问了她一句:「小鱼,你现在一个月收入大约多少?」

  叶红鱼怔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两万块钱,放心,这次的向导和高山协作,没有多贵,你不要想给我钱。」

  徐羿哦了一声,说道:「我关心的不是这个,我想知道的是,你现在一共还有多少钱?」

  叶红鱼一副没心没肺笑嘻嘻的样子:「还有一万多呢,别忘了4 月底我的工资刚到账。」

  徐羿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心里却暗下决心,说什么也要把叶红鱼搞定,这个家伙太不让人省心了。很明显,她挣钱不少,却完全没有理财或者存钱的打算,绝对的有多少花多少,唐晓棠说过她今年还有一个危险项目是去巴以争议地区旅行,肯定也是攒够钱一次花完的方式。

  这样可很有问题,叶红鱼这种性格,只能做纯粹的技术人员,那么等她四十五十,因为年龄和精力没法再在IT行业里做技术了,她又没有积蓄的话,那时该何以生活?徐羿突然想起唐晓棠说的那种宁可死去不愿老去的想法,背上又是一凉。

  那么,不管怎样,一定要搞定她,那样自己就可以站在她的背后,保她一生富足,衣食无忧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