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3)【作者:jdsc】
字数:5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此时的张月娥紧闭着双眼,咬着嘴唇,听着驴哥在那里肆意淫笑。嘴里残留的精液气味还在口腔中回荡,一些精液还黏着在口腔壁上,像那种浆糊胶水一样。这时,驴哥突然脱掉了张月娥的鞋子,一双白色丝袜包裹的玉足露了出来。接着,他便去脱张月娥的裤子。张月娥感到了这异常的举动,知道将有更无耻的事情发生,如果对方得逞,那自己就彻底完了。

  她顾不得嘴角处残留的精液,坐起身赶快用手去抵抗,此时驴哥刚好把她的裤子脱到臀部一半的地方,连带着内裤一起脱下来,隐约已经看见她那浓密的阴毛。她用手遮盖住私处,和驴哥双目对视了一下。驴哥的眼里冒着火,激动的样子好像要把自己吃掉一样。

  张月娥再次急得泪如雨下,哀求这说:「我求求你停手吧,放过我行不行,你放过我,我就当之前什么也没发生过。」

  「放过你?说的真容易,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怎么能够轻易放弃!之前的事情你怎么能当作没发生过?你刚才不是还吃过我的精液么,这么快就忘了?今天有这么充裕的时间,我可得好好玩儿个够才行。」说罢,驴哥用力将张月娥推倒在床上,然后疯狂地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扔到墙角。张月娥面对这一切,想要大声呼喊,但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她知道如果真的喊人,那一切都会瞬间公之于众,眼下自己根本没得选择,只能任眼前这个流氓为所欲为。

  驴哥脱光了张月娥的下半身,看着这雪白的下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立刻用手去摸张月娥的阴部,张月娥紧闭着双腿作最后的抵抗,但驴哥的力道之大,让张月娥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乌有。驴哥现在已经兴奋地有些慌乱了,就像一直野兽抓到了一份美味,一时忘了该如何处置才好。

  他将手卡在张月娥的阴部,眼睛都不知道该聚焦在哪里,只看到眼前一片雪白的皮肤,闪着诱人的色泽。他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录像,那人在开干之前都是用手指刺激女人的阴部的。

  于是他依样画葫芦,并上食指和中指,开始在张月娥的阴部摩挲,同时俯下身,张开嘴亲吻张月娥的腹部。他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每一口都将唾液留在张月娥的身上。

  这时的张月娥,虽然意志上在极力地抵抗驴哥,但身体还是有了反应,驴哥的每一次舔吻都会让她产生轻微的颤抖,就好像夏天被凉水突然激着,她甚至感到自己的乳房都开始坚挺起来。

  驴哥开始将食指往张月娥的阴道里面探了,他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阴道口,但由于张月娥还是处女,阴道口感觉又窄又紧,很难继续往里深入。可仅仅是这样在浅层的刺激,张月娥也已经有了很大的反应,她的下体开始扭动,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这呻吟中略带着哭腔,因为自己正在遭受着眼前这个流氓的凌辱。
  此时此刻,驴哥只想把张月娥彻底征服,彻底占有。他脱下裤子,赤裸着下半身,按住张月娥的双手,然后再次趴在张月娥的身上,一边探出舌头亲吻张月娥的嘴唇,根本不管她嘴上残留的自己的精液,一边用下体在张月娥的阴部摩擦着。

  不一会,他的阴茎再次肿胀起来,龟头在张月娥的阴部摩擦,不断地碰触到张月娥浓密的阴毛,那种毛茸茸的感觉让他奇痒无比,像要更刺激的摩擦——他的阴茎再次充血,欲火中烧了。

  他爬起身,双手分开张月娥的双腿,将阴茎挺近她的阴部。张月娥已经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哭着说:「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还没嫁人啊!」

  「这怎么可能,我之前不是说了么,要让你做我的女朋友啊。你没嫁人,这个好说,咱们生米煮成熟饭,你直接嫁给我不就好了,我保证每天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啊。」

  驴哥淫笑着,不由分说地以泰山压顶之势侵袭过来。张月娥扭动着下半身,让驴哥的阴茎始终对不准阴道口,只是在阴部周围打转。几次三番,驴哥有些恼怒了,他威胁说:「你再这么不识抬举,我可要喊人了,我要把学校现有的人都喊过来,看看我是怎么操你的。到时候别说在学校,你去哪儿都没人要你。我可是说到做到。」

  张月娥被他这么一威胁,大脑一片空白。驴哥瞅准机会,赶快把阴茎顶到张月娥的阴道口,紧接着一用力,本想着一下就进去了,谁承想连龟头的一半都进不去,只是顶开了两瓣阴唇——他是第一次干处女啊。张月娥只感到一个肉球似的东西紧贴着自己的阴道口,想要强行进入,自己马上就要被* 奸了。

  驴哥并没有善罢甘休,而是再一次地努力向前顶,但比上一次缓慢,他只感到自己的龟头正在渐渐地探进张月娥的阴道,然而越往里去感觉越紧、越窄,刚进入一半后,就又被挡住去路。

  张月娥感到驴哥那肿胀、炽热的龟头在不断地撑开前进的道路,这处女的阴道就像人迹罕至的小路,正在被一双大脚肆意践踏着。她感到疼痛无比,甚至觉得阴道马上就要被撕裂了,以至于疼得叫出了声。驴哥用手捂住张月娥的嘴,再次用力慢慢向前,每前进一点,就感觉张月娥的身体都会抽搐一下,自己的阴茎被她的阴道壁包裹着,温热湿滑,让他舒服到了极点——眼前这个女人,自己朝思暮想好多天,终于如愿以偿的和她交合了。

  他一鼓作气,最后一用力,把整根阴茎全部插入张月娥的阴道,一下顶到头,而且感到龟头顶到了一个小圆口,当触碰的一瞬间,那个小圆口像有吸力的瓶口一样,一下嘬住了他龟头的前端,让他感觉浑身发麻,而张月娥此时突然像触电了一样,身体开始不断抽搐,尤其是下半身不停地抖动着,还伴随着阴道不断地收缩。

  驴哥感觉自己的阴茎被张月娥的阴道紧紧地吸附着,越握越紧,而且整个阴道有一股暖流袭来,他突然感到自己的阴茎肿胀了一下,然后一股精液从根部涌向龟头,紧接着屁股瞬间加紧、抖动,和张月娥的抖动相互配合着,把精液全部射在了阴道里。

  然后他俯下身,紧紧搂住张月娥,并没有把阴茎拔出来。他发现张月娥的脸上显出一片红晕,身上还挂了一层汗珠。很明显,刚才张月娥被驴哥干得高潮了。
  五分钟之后,驴哥把阴茎抽出来,发现龟头上除了一些粘液,还带着血——处女的血。此时的张月娥,已经浑身是汗,无力地瘫软在床上,床单都已经被汗水打湿。她只感到阴道在隐隐作痛。驴哥坐在边上,看到张月娥的阴部,雪白的皮肤被刚才的暴力入侵撑的发红,阴道口还留出一些精液。

  这美丽的女教师,终于被他征服。他还想再干一次,但看到张月娥被自己摧残的憔悴样子,外加自己也感到体力有些匮乏。于是懒洋洋地床上衣服,对已经彻底绝望的张月娥说:「宝贝儿,你这美丽的身体真是不错啊,尤其刚才你那一连串的抽搐,简直要把我的精液全部吸干啊。

  不过别着急,等我养精蓄锐,一定会给你更多的精液啊。我还希望咱们以后可以生个孩子,有你的基因作底子,肯定非常聪明啊。等着,明天咱们俩一起再好好玩儿一天。「说罢,便扬长而去。

  听到关门声,张月娥知道驴哥走了。刚才的一切让她倍感屈辱、身心收到极大的摧残。她赤裸着下半身躺在床上,闭着双眼,任眼泪继续泉涌出来。阴部肿胀的感觉一阵阵袭来,刚才驴哥的龟头顶到深处时那种浑身触电般抽搐的感觉仍然残留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就像噩梦一样,而下体处隐约感到湿漉漉的,还有液体渗出。

  她缓缓坐了起来,刚才驴哥在她身上的一番折腾,让她有些体力不支。她睁开哭得红肿的双眼,岔开双腿,看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驴哥的精液混合着她处女的血液,在雪白的床单上分外鲜艳。

  其他地方也被她刚才身体渗出的汗水打上一了些印记,床单四周因为反抗时的蹬踹布满了褶皱。她缓慢地下到地面,强忍着阴部不断传来的痛楚,拖着鞋走到梳洗池边,拿起上方悬衣绳上的一条毛巾,小心地擦拭阴部。

  擦了几下,看到雪白的毛巾上被这些污垢沾染,她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又想到刚才驴哥在她嘴里射精的情景,突然俯身到池边,干呕了好一会。短短几天的时间,人生经历了这么大的转折,她实在难以接受,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不知道明天又会怎样呢?她想尽快逃离这里,但又不知何去何从。那个流氓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

  对张月娥的占有让驴哥获得了暂时的满足。他离开学校后,先到路边的小饭馆大吃了一顿,还多喝了几杯。回到家里,他一头倒在床上,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脸上乐开了花。张月娥的阴道真是紧啊,而且居然还是处女,自己真是上辈子积德了,竟然如此幸运。

  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女人在自己的胯下死去活来,被肆意蹂躏的感觉真是爽快。他现在还能回味出阴茎插入时的感觉,又紧又滑,而且阴道壁上还有明显的突起颗粒,带给他不一样的的摩擦感,这和口交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尤其是当自己顶到深处,当时张月娥的反应让他很吃惊,这就是录像片里经常出现的高潮么?看来真应了那句古话:说一千道一万不如亲手干一遍啊!但这次还是有些遗憾的,自己并没有在阴道里做一番剧烈的抽查,只是被张月娥的阴道一夹,外带着她的抽搐,自己就轻而易举的射精了。这么做太不男人了,自己应该用力量让张月娥彻底屈服。

  另外,女人的阴部到底什么样子,他都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只是因为紧张、心急便什么都不顾,虽说也算吃了一顿大餐,但却感觉像猪八戒吃人参果,根本没有细细品味,真是个遗憾。不过来日方长,下次自己一定要玩儿个够!

  张月娥这一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她还没起床,驴哥就来到了宿舍。
  这个时间,学校的教师宿舍区是空无一人的,看门的老大爷去买早点了,学校的其他老师、领导、工作人员周五就回家休息,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来学校。农村学校的一个优点就是这种宁静,当然,在宁静之下涌现的丑陋也通常不为人们察觉。张月娥昨晚十分仔细地洗了好几遍身体,要尽力洗去身上的一切污浊,晚上睡觉时还换了新的床单和被子,也换上了新的内裤。

  驴哥进来时,根本没有敲门——他觉得完全没必要这么做,现在这里已经是他的领地了。

  这时的张月娥还裹在被子里熟睡,听到开门声,警觉地睁开双眼,看到驴哥已经进屋,并随手把门带上。

  「哎呀,太阳都要晒屁股了,竟然还没有起床,是不是在等着我啊?」驴哥得意地笑着说。

  张月娥惊愕地坐起身,用被子裹紧身体,仿佛这是一件防弹衣,或者是她自我保护的最后壁垒。她慌张地说:「你又来干什么?」

  「干什么?昨天临走时我不是说了么?今天还要找你来共度一天啊。」
  「你马上给我出去!」

  「出去?我都进来了,怎么可能再出去?再说,昨天你都没叫我出去,今天怎么突然翻脸了啊?哈哈,进你的屋子就好比昨天进你的身体,我插进去阴道后,你也没有叫我出去啊,而且还很配合,最后身体不停地扭动,是不是高潮了?说实话,拜你的高潮所赐,我昨天射精射的太早了,都没有把你品尝个够啊。晚上回到家里,我心里这个后悔,只记得顶到了你的阴道深处,剩下的全忘了呢!你的阴道到底是什么滋味?只有再吃一次才能记得住啊。」

  张月娥听着驴哥这一番话,身体不断颤抖,浑身一阵发冷,昨天的情景又再次浮现在脑海中。驴哥说罢,已经坐到了床边,淫笑着说:「看来你还没起床,这真是正好,你不会是特意等我来吧?来,让我看看今天你身上穿了什么?」说着,就把手向被子里伸。

  张月娥一边往后退,一边想办法抵抗。但床只有那么长,又能退到哪里去?驴哥把她逼到死角,手已经伸进了被窝,一下就摸到了张月娥的大腿。张月娥吓得避开,但驴哥顺着她的动作继续摸,从大腿一直滑到小腿以致脚踝,光滑皮肤上的丝滑感受瞬间激起了驴哥的兽语。

  「估计只穿了内裤吧?张老师,你的皮肤真是光滑啊,今天我可要玩儿个够啊。」说着,他开始在被窝里乱摸,一会是腿部,一会顺着摸到上半身。在这样一个密闭空间里用自己的身体和一个流氓玩儿捉迷藏,张月娥羞愧难当,但她只能靠扭动身体来反抗,双手却紧紧地抓住被子,否则身体就全然暴露在驴哥的眼前了。

  看着张月娥在眼前这一幅局促的窘态,驴哥迅速将头凑了过去,伸出舌头堵住张月娥的嘴,顺势将她压在身下,开始肆意地亲吻张月娥的脸和脖子,每亲一下,都多少留下一丝唾液——他是有意让张月娥恶心。张月娥只感到驴哥身上那股难闻的气温把自己保卫着,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几分钟后,驴哥直起身说:「张老师,你的身上真是香啊,我真想把你含在嘴里,让我的唾液给你洗个澡。

  不过,刚才都是开胃菜,接下来可是要来真格的了。「张月娥听在耳朵了,知道马上会有更无耻的事情发生,自己免不了又要被驴哥* 奸,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可驴哥那里管那么多,看到张月娥的眼泪更激发了他的兽欲。

  他站起身,很快就脱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站在张月娥面前,胯下的阴茎已经铁一般坚硬,龟头向斜上方霸气地高昂着,尿道口隐约已经流出一些淫液,整个阳具就好像一根粗大的香蕉,下面的阴囊也变得紧绷。看到眼前的一切,张月娥吓得闭上了眼睛,她很清楚那根阳具最终还是会穿刺进入自己的身体,就和昨天一样,好似要把自己的下面撕裂。

  顿时,她的下体便有了反应——隐隐的疼痛,这是昨天那惨痛记忆的留痕。这时,驴哥说:「在一个被窝下做爱,这才是情人应该做的事情啊。」说完,便跳上床,用力一掀开被子,钻到被窝里,然后把张月娥死死地压在身下。

  张月娥才二十几岁,身体正是最成熟的状态,又软又弹,光滑无比。驴哥在她身上不停地蹭着,既品味着她身体的丝滑,也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可能是过于紧张了吧,张月娥的身上明显不是很热,相比于驴哥浑身的炽热,她的身体倒是有些凉。

  这种温差让他瞬间爽到了极点。面对这个男人在身上的摩挲,张月娥只能默默忍受,一言不发。但驴哥不一会便发下张月娥还没有彻底裸露,身上还带着胸罩,穿着内裤。于是他在被窝里快速扯下了她的胸罩,脱下了内裤。然后,出其不意地将背上的被子一掀,扔到地上,迅速站起身,凝视着胯下躺着的这具赤身的洁白肉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