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军荼明妃】(36)【作者:asule_wang】
字数:109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6章危险的绿帽

  作者的话:从这一章开始,明妃将在北京展开新的篇章,我会尝试各种喜闻乐见的情节和写法,满足读者们的需求XD。同时,从这一章开始,我会保证每次更新在一万字以上,并且改变之前段篇章的写作习惯,向唐晶大大看齐,每一次更新只有一章,但是是很长的那种,希望大家喜欢。

  这部分的都市篇同时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内容,它将开启一个更加广阔和黑暗的世界,当然也会更肉,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所以在这里列出了之前【军荼明妃】的各章节链接,以便大家能对这部小说有一个更整体的把握,谢谢大家!
  仲夏清晨的阳光隔着薄纱的窗帘洒在我赤裸的身上,我的肌肤泛起悠悠的水光,乳头被阳光挑逗得麻痒,慢慢耸立起来。我嘤咛一声从熟睡中醒转,想转动身体时却发现Jacky的肉棒还半软不软的插在我的菊门里,自己的肉棒也被他牢牢的抓在手里不肯放开,不由得哭笑不得的对着映入眼帘的淫靡景象悠悠的叹了口气:整张大床上几乎没有一处干爽的地方,全都被喷香的淫液、腥臭的精液和男女的汗液打得湿透了,床头柜和地摊上遍布着团得皱巴巴的纸巾,什么?避孕套?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我的娇躯被Jacky牢牢的抱在怀里,他的鸡巴把我们紧紧连在一起,男人鼾声如雷,在为昨晚的一场鏖战买单。我们身边还睡着一个皮肤黝黑的绝色女孩,娇笑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下体的肉棒不时的跳动一下,昭示着她的青春活力。

  自从加入公司市场部之后,我的对外身份也正式变成了Jacky的正牌女友,部门的男男女女虽然多有微词,但是无奈Jacky的威严也不敢说什么。我和吉儿也顺理成章的搬进了Jacky的大公寓,不难想象,从此开始的是夜夜笙歌的宣淫。在我虚精的加持下,Jacky的床上功夫越来越好,居然时不时能让明妃之身的我有些疲于招架,我惊讶于他肉体的改变,也不好每次都动用媚功媚肉对他索取太过,于是劝他把吉儿收入床上。

  Jacky震慑于吉儿收服赵岩的手段,哪里敢对她下手?我几次三番调笑他胆小怕事,不敢舍命哪里知道河豚美味,何况还有我在身边,他碍于面子只好「勉强」在一个雨夜和吉儿大战了一场。那一夜,吉儿的能力让我惊叹不已,Jacky一整晚不眠不休自不必说,单只我仗着自己无上神通舔了几下吉儿射出来的精液之后,居然如同喝下迷药一样飘飘欲仙,可见她的精液于摄人神魄这个方面可能超越了现在的我!

  我用脚趾轻轻夹住身边的吉儿的乳头,稍微用力一捻,吉儿娇喘一声惊醒:「姐姐……慢点儿……」

  「小浪货,」我低声笑骂:「起来去自己房间睡,别让你姐夫再操了。」
  「是。」吉儿娇小的身子跳了几跳飞速的离开我们的房间。

  她刚刚离开,我就感到体内的肉棒突然灼热了起来,紧接着一双大手抓住我圆润的乳房,身后的男人在我耳边喷着热气:「你不让我操她,那就只好你来满足我啦!」

  我扭着屁股迎合着他的耸动,假意嗔道:「哼,我看你啊,最近有些挑嘴。」
  「哈?没想到你这样的女人也会吃醋?吃一个小姑娘的醋?」Jacky突然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抓住我的双腿高高举起,肉棒瞬间就插了几十次。
  「开什么玩笑?想抓住你的心,我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我动了胜负心,纤纤玉指捻住自己的乳头,接着手指送进自己嘴里左眼对着Jacky轻轻一眨,媚肉发动,Jacky免不得狂叫一声交出了公粮。

  「呵,知道自己没用了吧?」我轻笑着用脚尖推开他,他的肉棒颤抖着终于脱离了我的菊门。

  「别总想着操了,明天去见张局长,你也不做做准备。」不知何时,我已经开始把自己定位成他的贤内助了,每天为他的工作业绩劳心劳力。

  「见你们中国的官僚还用得着准备么,备好礼物就是了。」Jacky居然再次爬到了我的身上。

  「要死了你!」我惊叫着想推开他:「你不要命了!?」

  「就是要命才这样呢,我射了这么多在你和吉儿身上,根本爬不起来了,你给我点儿。」

  我当然知道他所谓的「给我点儿」指的是什么意思,可是这样动不动就用虚精补他,我真的有些担心他有一天会不受控制,到时候免不了再有麻烦,可是也由不得我,我的心里可能真的已经把他当成了阿修罗的替代品而爱上了他吧。
  我轻叹了一声,把自己的肉棒送进他的嘴里,双手捏住自己的乳头微微用力,菊门紧缩,一股清香喷进了Jacky嘴里。

  几秒钟之后,Jacky恢复了元气生龙活虎起来,为了避免再发生床上运动,我火速起身跑到了浴室沐浴,接着飞快的穿上了宽大的睡衣在梳妆台前开始打扮自己。

  Jacky财大气粗,我的化妆品全都是国际最顶级的品牌,大家熟知所谓的什么一线产品我从来不去考虑。然而我化妆的目的与所有女人并不一样,以我现在的境界,根本无需任何妆容,我化妆是为了尽量的掩盖我的媚肉媚光,否则公司的办公室就免不了变成妓院了。

  我正忙碌的时候,Jacky又一次贼兮兮的跑到我的身边摩挲,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没完了是不是?」

  「不不,honey你误会了,我是有一件事想征得你的同意。」

  「哟,开始gentle了是不是,说吧。」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只见Jacky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单膝跪地,打开盒子,里面一颗硕大的钻石映着阳光:「张楠,嫁给我吧。」

  那钻石上的阳光仿佛一下子照进了我的心里,顷刻间我的泪水扑簌簌的流了下来。我俯下身和他紧紧的拥吻,泣不成声的说着我愿意我愿意……就在这时,我和他的两个鸡巴撞在了一起,把我从幸福甜蜜中狠狠的抽离出来:天啊,我是个不男不女的人,怎么可以……

  「Jacky,你等等,」我一把推开男人,泪眼婆娑的说:「我……我这个样子,怎么能当你的妻子?」说着掩面痛哭起来,造化弄人,阿修罗啊,为何你不把我变成一个完完整整的女人?我好想……真正的做一个女人!

  Jacky把我紧紧搂在怀里,说出了让我更加幸福的话:「楠,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不光用钻石向你求婚,我还要去你们中国的民政局,跟你登记结婚!」
  我傻愣愣的抬起头隔着泪眼看着他,心里一片幸福的空白。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我一直是恍惚的,只记得自己跟着他去了民政局,拍了照片,托赖成都警察老张给我造的新身份证,我们拿着红色的本本回到了家里。

  一回到家,我像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一样和Jacky紧紧的亲吻在一起,娇喘声引得吉儿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服跑过来要和我们一起求欢。

  我百忙之中扭过头,眼睛里散发着幸福和威严:「吉儿,从今天开始,他是你真正的姐夫,你是他的小姨子。姐夫和小姨子做爱没问题,不过今天他是我的,你给我回屋,不许出来!」

  吉儿红着脸扭头离开,我一边推着Jacky一边撕扯着彼此的衣服冲进了卧室……

  这一夜,我婉转求欢,没动用一丝一毫的媚功。

  Jacky的这次求婚可谓预谋已久,第二天他居然带着喜糖和我一起来到办公室,我微笑着接受了女同事们言不由衷的祝贺,正式开始了当太太的日子。
  当天下午,我和Jacky一起起身拜会北京某大局的张局长,目的是希望他们在全系统采购我们的商务软件和所有线上服务,这一单如果谈成保守估计也是上亿的买卖,更主要的是打开了其他相关单位的口子,带来的利益自不必说。
  我们事先对这个张局长进行了一番调研,我失望的告诉Jacky这个局长虽然身居高位但是称得上两袖清风,最难得的是在单位风评极好,从来不搞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Jacky却一脸自信,说凡是人必有弱点,让我不必担心。像是为了验证Jacky的判断,我出发前有意换了一条略短的职业裙装,穿了一条黑色丝袜,让自己姣好的线条展露出来,在办公室引起了一片搔动。

  我们两个敲开张局长办公室的门,但见一个精瘦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微笑着伸出手:「Jacky先生和张女士是吧?幸会幸会!」

  我们依次握手寒暄落座,整个过程里张局长的表情都非常淡然,我的艳光在他眼里几乎没有产生任何波澜,他就像是一个年长的大哥面对着两个年少的孩子,眼睛里满是暖意和若有若无的距离感。

  我扭头看了一眼Jacky,心说这次他要走眼了。Jacky仿佛没有注意到我的担心,很快进入了商务节奏。

  在听取了我们关于产品功能的介绍之后,张局长露出了职业化的笑容:「二位,贵公司的产品和名望,在下是有充分的了解的。只是这个采购嘛,你们也知道,是公家的大事,总不好我一个人说了算……所以呢,二位可能需要等一等我们领导层仔细的论证和讨论之后再决定。」

  「OK明白,可是张局长,您看是否再了解一下我们在报价方面的优惠……」我知道他开始打太极了,忙不迭的补充道。

  「张女士,您可以把报价方面的信息发给我们专门负责采购的同事,我这里了解是不方便的。」

  「是是是,您说的对,我们鲁莽了,还请张局长海涵!」Jacky忙接过话头。

  「哟,这个,Jacky先生的中文如此纯正,想必是个中国通吧?」张局长看我们不再纠缠,于是做出唠家常的样子:「在中国待了很久吗?」

  「正是正是,我虽然是个美国人,但是仰慕中华文化,是个中国迷,」Jacky笑着说,接着指了一下我:「您看,我这还娶了一个中国的夫人呢。」
  我有些羞涩,正要低头,却发现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了!以我明妃的神通,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对面这个张局长散发出的欲望!

  「哦?那真是难得,二位可谓是珠联璧合啊!」张局长笑了起来,笑容里充满了深意:「结婚几年啦?有孩子了没有?」

  「承您关心,我们是昨天才领的证,新婚,新婚!」Jacky赔笑道。
  「哦,那要祝你们早生贵子啊!过来人说一句话,别太看重事业,孩子第一!」
  「是是是,您说的没错!」

  说着Jacky起身握手告辞,我再次伸出手的时候,分明感觉到张局长的手心里满是汗水,握我的手的时候也格外用力了些……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副驾驶,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对么?求婚是为了满足你的绿帽情结,当然,还有满足张局长的人妻情结。」

  「他的确是个人妻控,我动用了私家侦探才了解到的,他玩的女人都是下属的妻子,下属因此升迁,自然没人说出去。」

  那一瞬间我的心里翻江倒海,自己原来处在一个局里,我还在傻傻的庆幸幸福的来临,呵呵,张楠,你一个人妖,哪里有资格奢谈婚姻和幸福?你的一身媚肉不就是为了给人操的么?

  我扭过头自暴自弃的说:「明白了,Jacky,我明天去找他,不就是他妈的操一次么,我认了。」

  刺儿的刹车声打断了我的话,车狠狠的停住,我还没缓过神的时候,一个耳光打了过来,接着是Jacky暴怒的话:「张楠,你在想什么!你昨天才跟我结婚!」

  我捂着脸,心里却是一阵暖意袭来:「你……不是要我……」

  「当然不是!他喜欢人妻,就去给他找一个人妻好了!我刚刚只是为了印证侦探的话!我怎么可能把你拱手让给别人!」

  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痛哭失声,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找到了真爱。

  我和Jacky原以为张局长会把采购的事情一拖再拖,没想到过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张局长就打来电话说希望了解一下采购项目的细节问题,这次约在了一家不错的酒店。

  我当然明白这是张局长的一个套,上次知道了我人妻的身份之后他要下手了,心里居然有些惴惴不安。Jacky却从另一个角度打消了我的顾虑:「楠,我的酒量是千杯不醉的,这个你知道,更重要的是,你的身体抵御任何一种春药都没问题吧?所以说他不管是灌酒还是下药,都奈何不了你我,他总不至于大庭广众之下强奸吧?放心,下次我就找个人妻给他。」

  说的没错,我的身体散发的香气和淫液早已超越了世上所有的春药和迷药,他能耐我何呢?我不由得取笑自己的瞻前顾后。

  张局长一如既往的和蔼可亲一身正气,一开始就讲明了这顿饭是他来做东但是打了报告的,属于正常的经费开销让我们不必紧张。饭前大家继续聊了聊项目的细节,张局长居然做了非常多的功课,让我们刮目相看的同时渐渐放松了心态。
  这时候红酒醒好了,张局长亲自为我们倒酒,笑道:「二位辛苦,虽然是商务洽谈,但是我张某也愿意结交你们这样高端的朋友,来,我们干一杯!」
  我和Jacky对视了一眼,在他的眼里我看到了怜爱和自信,似乎在告诉我:「放心,他灌不醉你。」

  我微笑着喝了一口红酒,隐隐间觉得这酒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却说不出来,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

  我陷入了不曾有过的燥热和迷幻,对肉棒的渴求甚至几乎超越了对阿修罗的期待,柔嫩的菊门此刻无比的渴望被牢牢的填满,我要滚烫的精液灌满我的整个身体,甚至从嘴巴倒灌出来!男人!我要男人!

  就在这时,一根肉棒递到了我的嘴边,啊,终于,还是来了,我娇笑着含住滚烫的肉棒,像一只母豹子一样撕碎了身上的衣服,男人的大手在我的胸前揉搓,我舌尖一颤,一股热流涌进我的嘴里,男人不甘的低吼助长了我的得意,我撕碎了男人的衣服,又扯掉了下身最后一块遮羞布!

  哈哈,不出所料,男人惊叫了一声,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能感受到他的惊诧,「哼,没见过长着鸡巴的美人儿么?」我赌气地含糊着说道:「人妖又怎样,让你知道真正的女人是什么滋味!」接着握住疲软的鸡巴,张开菊门坐了下去!玉门几下收缩,体内的鸡巴猛然膨胀开来,男人忽远忽近的快乐嚎叫让我开心的浪叫起来:「啊……啊……好哥哥,好老公你慢点儿,我要慢慢的高潮,别射那么快啊啊啊啊……」

  体内的明妃灵气流转,我的菊门紧而能润,暖而能和,裹挟着男人的鸡巴只是几下起落,就听见身下传来一声长叫,一股灼热的液体冲进了我的身体。我的欲火丝毫没有被入体的精液冲淡,小嘴儿一撅扭身下来,握住男人的鸡巴嗔道:「怎么这么没用,Jacky,你是不是跟吉儿那个小妖精玩儿的太多亏了身子了?以后不许操她了!」说着张嘴含住男人的龟头,仔细舔舐着上面清香的体液和残留的腥臭的精液:「人家还没尽兴,你可不许临阵脱逃哦~ 」

  在我的灵射挑逗之下,男人的龟头艰难的抬起了头,我心下大喜,忙不迭的抓着鸡巴又要坐将下去,可是无奈龟头之下的棒身还是软趴趴的毫无挺直的迹象,几下揉搓反而让自己的玉门痒得难忍,乳头也跟着挺立得像两个熟透的樱桃。
  我情急之下,再顾不得太多,玉手伸向自己下体,握住自己的玉龙几下揉搓,咬唇闷声骚吟了一声:「嗯……啊……」一滴清香无比的真精挤出粘在指尖,我半睁着美目,玉指伸向下面男人的嘴巴:「来~ 乖啊~ 吃了它你就能操我一天一夜了哟~ 」

  正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楠,不要!」

  「Jacky?」我迷迷糊糊的辨认出这声音正式Jacky,可是他怎么会在我的身后,那我下身压着的男人是谁?刚刚射给我的男人是谁?马上要得到我的真精的男人是谁?

  一阵战栗袭来,我猛然间发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大错,瞬间清醒了过来,定睛看时,只见张局长正涎着脸张嘴向我的指尖袭来,这个时候我想收手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美美的舔净了我只见的精液,身上瞬间绽出赤金的颜色!

  我们贴合的部位突然传来让人窒息的灼热,张局长的肉棒几乎没有任何准备的动作就没入了我的肛菊,如果没有明妃媚肉的加持,恐怕我已经被这一下子插的鲜血横流,紧接着张局长一个挺身就把我压在了身下,抱起我的一双长腿架在肩上就是一轮狂风骤雨般的抽插。

  倒在床上的我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了床边跪着的Jacky,只见他全身赤裸,被人用绳子绑在床边的沙发腿上,双手和双脚都被死死的捆住,满脸关切和懊恼,一根肉棒却已经挺立起来。

  我分明感受到了他眼神中的爱怜和懊悔,却也看见了他因为看见我被强奸而兴奋的鸡巴,心里五味杂陈,这个有绿帽倾向的男人,最终还是不忍我受这样的委屈的,可是这样的情景也真的触发了我心底的淫荡本性,让我禁不住想要乐在其中……

  不行,我是那个人新婚的妻子,要尽快让这场悲剧结束!我咬了咬牙,努力排开内心涌起的淫欲,运起神通想让身上的张局长来个一泻千里。

  正在这时,张局长突然狞笑道:「没想到张小姐竟然身负如此异秉,能跟张小姐春宵一度是我的荣幸,不过你我都没有尽兴,怎么能草草结束呢?」

  糟糕!他怎么会知道我要用欲印!我不由得惊呼一声,下身的功法跟着停了下来,正在这时,张局长一边奋力耕耘我的玉门,一边从床头拿起一杯红酒,大手捏住我柔嫩的下颌让我张嘴,接着把红酒一股脑的倒进了我的嘴里。

  红酒里似曾相识的味道再次袭来,我却无法辨认出它到底是什么,只觉得这次的剂量要远远大于之前喝下去的那杯!我清醒的最后一刻听到的是Jacky绝望的惨叫,接着恍惚间发现伏在我身上征伐的张局长变成了我心心念念的阿修罗,下身夹着的肉棒也似乎变成了小臂粗细的雄伟肉柱!我忘情的搂住身上的男人,樱唇主动吻住他的嘴,努力的伸出丁香小舌索取着男人嘴里的津液,全身的媚肉都被发动起来,嫩穴的肉壁死命揉刮着男人的马眼,汗水一层又一层的涌出身体,被男人用舌头舔的一干二净,也让他早该泄精的鸡巴经受住了我的一次又一次撩拨!

  这时映入Jacky眼帘的,是一幅淫靡无比,瑰丽无比却又如同地狱般恐怖的景象:原本有些瘦弱和温文尔雅的张局长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只会交合的野兽,浑身散发着神一般的赤金光芒,他的肉棒在我体内的每一次进出都伴随着一阵金光明灭,随之而来的是我肆无忌惮的浪叫。我的双脚和双手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身上,随着他的每一次抽插,饱满如同酥酪填满的乳房翻出肉浪,鲜红的乳头几乎在空气中画出两条粉嫩的红线。就在这时,张局长突然抱着我从床上一跃而下,几步走到Jacky的面前,让我们交合的地方对准他的头顶,双脚分开,抱着我的玉臀开始了最激烈的操弄。

  我迷乱中浪笑着低头看去,只见我们两个人的体液已经浇了Jacky一头一脸,Jacky再也无法忍受这样强烈的刺激,哀嚎一声下体喷射如泉,一滴不剩的射在我的背上,接着双眼翻白昏了过去。我迷迷糊糊的吸收了他的精液,浪笑着对站立着操我的男人道:「明王~ 你看这个老外多没用呀~ 」

  男人并未搭话,只是加快了操弄的速度。我心里认定此时的这人必是阿修罗无疑,一颗芳心早被他迷得不知所以,只存了献身明王的念头,慢慢随着他的抽插放开了双臂,只用双腿牢牢勾住男人的腰,上身横在空中,下体的肉棒遥遥的指向男人的脸,忘情叫到:「明王在上,奴家来供奉了!」

  说着身体突然一僵,体内储存运化已久的真精顷刻间已经冲至马眼,接着玉棒跳了三跳,三滴精液不偏不倚的射进男人张开的大嘴里!

  这只是我供奉开始的前兆,正在我通过菊门的快感积蓄力量准备一泄而出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响起如同巨雷般的怒吼:「咄,痴儿,还不破除魔障!」阿修罗!我心头一震,已经来不及细想插我的人到底是不是阿修罗,在千钧一发之间咬破舌尖,身体内的诸轮一齐运转,硬生生的把下身慢慢的真精吸收回体内,紧接着一股虚精喷薄而出:「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来了呀……」

  惊醒过来的我双足一点男人的胸口,把他倒在Jacky身上,玉体借势一个起落倒在床上,不停娇喘起来,心里懊悔不已:「天啊,我差点就让人间多了一个阿修罗……只是,现在的他,恐怕也……」

  再抬头看张局长时,只见他的鸡巴朝天挺了几下,并未射出精液,突然一声惨叫,浑身一片紫黑,那是皮下血管爆裂造成的颜色!三滴真精,本就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神元,正当我以为他会就此爆体而亡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射在他身上的一层虚精被他的皮肤吸收得一干二净,而他的肤色也从紫黑色变成了自然的黝黑,呼吸也在转瞬之间变得绵长起来。

  天赋异禀!他曾经形容我的词语现在看来对他自己来说更合适。这个人居然完美的消化掉了我三滴真精!他恐怕要比我之前造就的所有半神的男人都更加适用「做爱野兽」这个称号了!

  史无前例地,我的心头略过一丝恐惧,真的不知如何才能收场。正在踌躇之间,张局长双目睁开,一股金光闪现,如同洪钟般的声音炸开在酒店的房间:「张小姐,多谢你的慷慨馈赠,我现在才知道真正的男人是什么感觉,哈哈哈哈……」

  「张局长客气了,」我摇摇晃晃的从床上爬起来,几下扯开Jacky身上的绳子,把他的头抱在怀里,乳头送进他的嘴里,哺得他悠悠醒转过来,低声道:「您也享受过了,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享受过了?张小姐恐怕说的不对。」张局长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谦和,眼神里满是赤裸裸的欲望:「男人射精才是至高无上的快乐,我还没有射精,张小姐,斋僧不饱,是罪过啊。」

  「你休想!」Jacky气的浑身发抖:「你给我们下迷药,迷奸我的老婆,我要去法院告你!」

  「告我?笑话!明明是你们夫妻二人对我下药,实施性贿赂,我在这房间放了好几台摄影机,北京的法院到处都是我的朋友,你猜他们会信谁的话?」
  我心里一横站起身,赤裸着身体俏立在他面前,娇声道:「张局长,事到如今,相信你也能明白,我并不是普通的女人,我能让你如今金枪不倒变成种马,也有本事让你油尽灯枯精尽人亡!我劝你放弃对我的念想,以你的能力找十个八个女人一起上床也不是难事。如果你还执迷不悟,别怪我不客气!」

  我说的并不是假话,虽然他此时已经是半人半神,但是如果我决心对他下手,床上一战让他油尽灯枯并不是难事,无非多费些精神而已。哪知道张局长并没有被我吓住:「张小姐,你这话虽然不假,但是我还是那句话,这间房间里到处都是摄影机,如果我死了或者残了,自然会有人把这些录像公之于众,到时候国家自然有人追查下来,恐怕你们俩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心里一紧,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个男人的职位说高不高,但是他能调动的资源恐怕不少,如果真的让更多的人知道了我的存在,恐怕以后的麻烦绝不会少。不错,我是明妃,有颠倒众生的神通,可是,我丝毫不怀疑这普天之下有跟我类似的人存在,恐怕还不少……如果真的惊动了不该惊动的层面,即便是我也难保自己周全……

  Jacky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脸上明显浮现出惊惧的神情,只有向我投来乞求的目光,我心里凄苦,咬牙说道:「那好,张局长你说说你的条件吧。」
  「简单,从今天开始,你做我的情人,床上用品,哈哈。」张局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鸡巴,接着说道:「我呢,自然不会亏待你们,你们公司的产品采购我保证顺利进行,而且……」

  说完他一个纵跃把我搂在怀里,大手按在我娇嫩的乳房上,乳头被他捏得麻痒生疼:「我还会介绍你们认识更多掌握实权的人,对你们有利无害呀。」
  事已至此,已经由不得我讨价还价,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娇声笑道:「您倒是早说呀~ 那就拜托您……一会儿要怜惜奴家呀~ 哎呀!」

  我话还没说完,下体就被他死死的填满,快感瞬间就充斥着我的大脑,张局长的鸡巴在脱胎换骨之后并没有变得异常巨大,只是比普通的鸡巴略粗长一点点而已,但是其紧致和火热的程度却是比阿修罗也不多让的,那感觉就像是一根烧红的烙铁不停的在我的菊门进出,如果是普通女人恐怕几下就会被他的肉棒烧死在床上。

  Jacky呆愣愣的看着被张局长征伐的我,鸡巴再次不争气的站了起来,我看在眼里,恨恨的说:「你真的这么想让我被别人操么?我可是你老婆!」话音未落,张局长突然拔出鸡巴,一把把我的头按下去让我的脸对着坐在地上发楞的Jacky,自己绕到我身后分开我的屁股一杆到底。

  我被他插得差点跌倒,一把按住Jacky的肩膀作为支撑,身后的操动一波一波的从我的乳房传导到我的双手,Jacky被推得连连后退,嘴里喃喃着:「no,nono……」鸡巴却开始一跳一跳的,又有了喷发的迹象。

  我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了张局长的性癖好,他就是想让夫妻同时被他羞辱,女的被他操弄,男的被迫在一边看,夫妻越是屈辱对他来说就越爽。

  于是我双手微微用力,把Jacky推得仰倒在地摊上,双肘支撑在地上,纤腰弯出绝美的弧度,让自己的玉臀紧紧贴住张局长的身体,眼前却是Jacky不停跳动的鸡巴,咬牙承受了张局长的一波猛烈攻击,俏生生的抬起头,媚眼里满是泪水,凄然对Jacky说道:「Jacky,你怎么这么没用,我是你的妻子啊……我们才刚刚领证……」

  正说着,张局长的新一轮抽插再次袭来,我随着他的抽送一步一步的向Jacky迫近着,Jacky则一脸愧疚和惊恐的继续后退,显然是心里也承受着巨大的冲击,但是下体的反应却出卖了他的本心,几乎就到了喷发的边缘。
  此刻的我已经说不清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没错的,我是要用这样的方法让张局长尽快的得到心理上的满足,从而让他赶快射精了事,因为我知道前后喝了我四滴真精的他已经不是简单的媚功可以满足的了。可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我的内心,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身为人妻在老公面前被人狠狠的抽插,这种愧疚和屈辱几乎淹没了我的所有快感,可是我却不得不做出更让张局长快活的姿态,希冀着这场恐怖的强奸尽快结束。

  我强行压抑住了内心的苦闷,让来自菊门的快感尽可能的到达我的心底,以便我可以榨出出一丝丝的媚态,这在平时的做爱中如同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现在显得如此的困难,终于,我的眼中浮起一层水光,艳霞氤氲在我白嫩的脸上,我忘情的浪叫了一声,Jacky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一股精液喷在我的头发和脸上,我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精液,娇媚的回过头对张局长道:「局长,哎哟~ 您操的人家爽死了呢~ 你看这个没用的家伙呀,他的精液一定不如您的浓呢~ 」

  接着我俏目一瞪,对着射的七荤八素的Jacky怒道:「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废物,去,给张局长助把力!让他轻松些!」

  Jacky居然懂了我的意思,几下爬到张局长身后,跪着伸手按在张局长的腰上,一声不吭的推起了他的腰!

  张局长仰头大笑,借力一把把我抱起,我的整个身体「挂」在他黑皴皴的鸡巴上,一双嫩足在空中乱摇,乳尖的樱桃仿佛风中的两点烛火,妖媚的摇曳中显出一丝凄凉。

  终于,张局长的鸡巴在我体内开始无节奏的跳动,我心知机不可失,忙运起「扫」字决挑逗他的马眼,跟着浪声道:「我的好局长,好哥哥,大鸡吧老公,射吧,射死奴家,奴家夫妻两个人以后天天服侍你……」玉门处猛然传来巨大的灼热感,一股股的热流狠狠的冲击着我的谷道,我忘情的淫叫着,心里终于落下了一块大石:「成了!这就吸干他的精元,让他回归正常人!」

  我知道自己不能杀他,可终归需要收回那几滴真精带来的神通,可是,很快我就发现自己低估了真精的力量,因为我惊讶的发现,张局长射出的满满当当的精液里,居然没有一丝的阳气,全都是虚精!天啊,他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掌握了虚精的真髓,我的寻常手段以后竟然无法让他射出真精了!

  我慌忙吸收了头脸上Jacky的精液聊做补充,屁眼里的精液既然无用我也无意留存,于是眉头轻皱放开菊门让无色的精液汩汩流出身体,抱住Jacky恨恨的看着张局长,只见他坐在床上喘了几口粗气,下身的鸡巴居然都没有软下来,接着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伸出一只脚用脚趾夹住我粉嫩的乳头狠扭了起来:「骚货,别白费力气了。」

  我低头咬牙忍住胸前的刺激带来的快感,嘶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我大概猜得出,」张局长笑道:「你在床上的能耐远不止这些,你如果动了真格的我确实会死,可是,你敢杀我么?」

  「你!」

  张局长大笑着松开我的乳头,飘身穿上了衣服,转身对我说道:「放心,我今天舒服了,不会再操你,以后你就是我的情人,常来伺候我,哦对了,Jacky先生如果能来就更好了。不过……保守秘密是最重要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