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淫海彼岸】(03)【作者:wzlconan】
字数:10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我和月儿在族地逗留数日,稍作准备,便启程前往南云城。

  我们行李不多,只有少许贴身之物和一些储备银票,再带着南云药铺地契,便出发了,临走前,我还特意让族内老裁缝专门为月儿裁制了数件衣服。

  这不,月儿现在就穿着其中一件。

  上身的淡黄色长衫经过修改,背部布料直接裁去,直接露出白如温玉的美背,侧面衣料也剪去大半,白嫩圆硕的丰乳至少露出了三分之一,侧乳更是看的清清楚楚,但月儿走路时,那一对肥嫩美腻的美乳也随着步伐不停晃动,那景色,简直淫荡不已,勾人三分。

  丝质衣衫本就宽松,现在侧面和背面又都没有了,月儿不弯腰还好,只要随便一弯腰,那一对坚挺迷人的乳房,娇嫩粉红的乳头,就能被看的清清楚楚。
  下面的长裙也被我整改了一番,两侧改成了高开叉,一直到腰部,两条美腿肯定是一点都遮不住了,浑圆的臀瓣也都露出少许。

  尽管月儿现在不同以往,淫荡了数倍不止,但是我也是好一番劝说,月儿才同意真空穿上这套衣服。

  「夫君,人家这么穿,是不是有点太淫荡了。」我提着包裹,带着月儿走在街上,所到之处,就没有一个雄性生物不目瞪口呆,弯腰走路的。

  「这叫什么淫荡?这叫时尚!你看那群男人看你的眼神都快喷火了,你再看那个,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我设计的这几家衣服,可是特意为了衬托我家月儿完美身材的。」

  月儿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那名在小铺门前吃早点的老汉,一脸色瞇瞇的盯着月儿,口水都留下来了,右手还握着筷子,但是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进裤子里快速的动了起来。

  「坏蛋!男人脑袋里想的都是那些东西~ 」月儿小脸一红,马上就回过头了,尽管月儿十分羞涩,但是眼睛里那一丝小兴奋还是被我精准的捕捉到了。

  「我看我家月儿想的东西也差不多吧~ 」我嘿嘿一笑,空无一物的右手悄悄的从月儿上衣的侧面伸了进去,轻轻的揉了一把。

  月儿嘤的一声,差点软倒在我怀里,脸颊羞红,眼睛里还泛出一丝春意。
  这小妮子,越来越勾人了!

  远处那名偷偷撸管的早点老汉,筷子一下掉在了地上,身体瞬间哆嗦了好几下,居然就这么射了!

  「看见了吧,我家月儿的魅力就是这么可拍!身距三丈外,老汉也失态!哈哈哈哈哈!」

  月儿察觉到了老汉的窘态,捂着小嘴扑哧一笑,虽然脸上依旧羞涩不已,但是无形中却透露了一股……自信的味道?终於改变了小碎步的步伐,变成了正常行走了。

  唉,果然啊,哪个女人会嫌自己魅力低啊!

  没一会,我们就到了目的地,神风驿站。

  神风驿站,虽然名字叫驿站,但是和地球上的客车站差不多。这神风驿站有一特产,神风驹!这种神驹是神风驿站独有,正常马匹需要跑五天的路程,这种神风驹只需要一天就到了!速度飞快,还不颠簸。唯一缺点就是,承重量不高,最多拉个车厢,装不了多少货。若是拉些黄金玉器等贵重品也就算了,若是拿它拉些药材,布料。都不如直接在当地收购。

  毕竟这神风驹乃是神风驿站独有,乘坐一次最低都要一百五十两银子。
  人们若是出远门,一般都会选择乘坐神风驹,速度快,而且一路有神风护卫保护,寻常山贼劫匪连百米范围都不敢接近。

  「呼,累死我了。」我再怎么说也只是凡夫俗子,提着包走了这么远,累的满头大汗。

  「夫君,你先休息一会?」月儿温柔的看着我。

  「没事,一会就缓过来了。管事,我们去南云城,需要多少两银子?」我喊了半天,没人应我,抬头一看,柜台那名管事根本没註意到我,正一脸淫欲的看着月儿。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我皱着眉头,拍了拍柜台。

  「啊?啊?哦哦,公子您说您去哪?」管事虽然回应了,但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月儿。

  「我已经说了不止三遍了,南云城,两个人!多少钱?」

  「呃!这个不急……敢问公子,你身边这位女子穿着这么放荡,是青楼红牌还是商会买来的女奴?可否转让给我?」管事丑陋的老脸淫光四射,嘴上出言不逊。

  「放肆!这是我内人!谁给你的胆子口出狂言!」我大吼一声,掏出腰间令牌狠狠拍在桌子上。

  桌面上一枚漆黑的菱形令牌发出森然幽光,上面的烫金大字清晰的写着「李」字。

  这个无耻小人,看来不给他点教训,还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居然想买走我家月儿!

  虽然我一点不介意别人称呼月儿青楼女子,甚至还挺希望月儿有机会可以去卖一次,但绝不想看到别人用这种高傲的视角和瞧不起的语气对月儿说出来。
  女奴什么的,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哪怕是青楼女子,也绝对不是低贱卑微的存在,在这人嘴里,好像丝毫没有人权,像是一件商品的样子。

  「李……李公子?」管事看了一眼桌上令牌,眼神大惊,咕噜咽了口唾沫,脸上虚汗直冒,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李公子……小的狗眼不识泰山,口出狂言得罪了二位,请二位高抬贵手,饶过小人一次……」

  「你该向我夫人道歉,如果我夫人原谅你了,这件事便就此揭过。不然,在这武华城内,就是神风客栈也不可能为了你一个小管事得罪我李家。」

  管事一听,连忙爬到月儿脚下,一把抱住月儿的一条玉腿,开始嚎啕大哭。
  「夫人,小人上有老下有下,还请您给小人一条活路啊……」这管事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震天撼地,但是那双手可一点都不老实,搂着月儿的美腿,偷偷的抚摸着光滑的大腿。

  我嘴巴一撇,这管事也真敢鉆空子,这真是为色不要命啊,也就是我有这淫妻癖好,但凡换一个人,他现在早下地投胎了。

  月儿之前还是有点不开心的,但是看着管事哭的这么「真诚」,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夫君,还是算了吧,我们还要赶路。」

  我点点头,这幅场景已经引起不少人关註了,附近众人都在看向这边,当然了,关註点都是我家月儿,纷纷对抱着美腿的管事投来一片羨慕的神色。

  「听见没有,还不滚起来。今天饶你一命。」我呸了一口,一脸鄙夷。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管事嘴上道谢,却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磨蹭了好一会才站起来。

  「李夫人真乃国色天香,人间绝色,而且心地善良,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为了给二位赔罪,这路费就由我替二位出了。」李管事冒出一长串赞美之词,两只手手指还轻轻搓了搓,似乎在怀念月儿美腿的触感。

  「行了,赶紧安排吧。」我挥挥手,懒得理他。

  在管事的高效办事下,没到盏茶时间,我就和月儿上了马车。

  不知道是李家名号震慑住了他,还是月儿的美色吸引了他,这管事低三下四的给我们拎着包,一路送上了马车才走。

  算了,我就自恋一次,当作是我的滔天王霸之气震慑住了他!

  但是,不管怎么说,李家的令牌绝对起到了很大作用。若不是身份在此,这件事还会惹出更多的麻烦。想到这,我越加重视起了这次行程。

  南云的药材店,绝不能有失。不然的话,月儿如此美貌,凭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再没了李家这顶保护伞,是不可能保护得了月儿的。

  「夫君,这马车好大啊~ 」月儿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正兴奋的坐在马车里四处看着。

  其实马车不算大,只不过月儿没出过远门,见识少罢了。这辆马车也就勉强能坐下四个人。而且车厢通体浣纹木打造,质量极轻,看似不小的车厢实际上还不如一个柜子重。

  月儿还没兴奋多一会,车门挡板再次被拉开,两个虎背熊腰的青年走上了马车,沈重的身体让车厢都震了震。

  这两人身高足有一米九,肤色黝黑,肌肉密布,好似两尊人形铁塔,看起来威猛无匹。

  不过二人一看就是小山村出来的人,上了马车连头都不敢抬,就只是在我们对面坐下,也不说话。

  「二位兄弟,在下李裕,这位是我夫人月儿,不知道二位的名字?」我率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啊?俺……」两名青年一抬头看见月儿,顿时说不出话来了,相貌普通的黑脸红的吓人,红着眼睛,连喘粗气。

  我一看便明白了原因,马车中间没有任何东西阻隔,月儿之前在马车里乱动,导致衣冠有些不整,小半个奶子都跑了出来,隐约还能看见一丝粉红的乳晕,裙子下一整条美腿更是从开叉处露了出来,供人欣赏。

  月儿也反应过来,红着脸急忙整理了一下。

  见月儿不再那么暴露,两人虽然还是气喘籲籲,但是最起码能说话了。
  「俺叫大柱,这是俺弟弟二柱。」身材略高一些的那个开口说道。

  「嫂子真漂亮,奶子好大啊。」二柱张着大嘴,一脸癡迷的盯着月儿的胸口。
  「嫂子?我今年才二十出头,月儿才刚满十九,你把我们叫的也太老了吧?」看见月儿脸红了一下,但我选择性忽略了后半句,反而纠结於嫂子的称呼。
  「呃……俺今年十六岁,俺二弟十五岁。」大柱眼睛还是时不时的看向月儿,但也挠着脑袋解释了一下。

  「俺们从小长的就比较高大,力气也是别人的好几倍。」

  「哦?天生神力?厉害了我的弟,你们两个人能举起多少斤的石头?」
  「俺们村最大的石锁只有六百斤,俺和弟弟随手就能举起来了。」

  「我靠!你们俩这么猛?」我惊呼一声,就连月儿也疑问的看向我。

  随手举起六百斤,这要是在地球,这俩人举重冠军肯定是没跑了,这也太恐怖了,哪怕在这个世界,能随手举起六百斤,最起码也是后天武者极限了!更何况这兄弟俩还没有一丝内力!单凭肉体力量就这么恐怖,天赋异禀啊!

  「你们两个这么厉害,去南云城干什么去?」

  「俺们去给邓氏药铺做守卫,一年给俺们三百两银子呢!路费都是他们给出的~ 」

  我靠!邓氏药铺?这不是我的竞争对手吗?而且这两兄弟天生神力,随便学一门功法就媲美先天实力了,这邓氏一年才给三百两银子?这简直就是白菜价啊!真的是欺负老实人!

  这我可就不乐意了,我就是老实人,最看不起别人欺负老实人了!

  「两位弟弟,不如这样,你们来我李氏药铺怎么样?我给你们五百两一年!」说出这话,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我给的这价格也是欺负老实人呢。

  「不行,俺们不能答应,村长告诉俺们做人要讲诚信!」

  「八百量!包吃包住,每年放七天假,我出路费让你们回家。」

  「不行,俺们已经答应了,村长说做人要有原则。」

  「一千两!每年额外再放一次假!而且我可以让你们修炼内力!」

  「不行,村长说了……」

  我嘴皮子都要磨破了,这哥俩却倔的像驴一样,死活就是不同意。

  我看了两人一眼,又看了眼月儿,心生一计,眼珠转了转说道。

  「大柱,二柱。其实是这样的,我请你们来,不是给我李氏药铺当守卫,而是给你们嫂子找两个贴身护卫,你嫂子不会武功,南云城又……」

  「俺们同意了!」

  我靠!诚信呢?原则呢?做人的根本呢?怎么一提到月儿,这俩人比翻书都快!

  我看着这两兄弟的黑脸,气的牙痒痒。

  不过嘛,不管怎么说,目的最终是达成了,两个接近先天的保镖啊!这种级别的武者,整个李家都没有几个!

  「好了,既然你们同意了,那么记住,出门在外,一律叫我少爷,没有外人时才可以叫我大哥。而且,你们但凡保护不周,让月儿出了一丁点意外……」
  「俺们就是死,也一定会保护好嫂子!」大柱二柱异口同声的说道。

  月儿顿时一阵感动,美眸都泛起了雨雾「都是一家人了,以后再说这种傻话,人家可就不高兴了哦!」

  大柱挠了挠头,憨厚的笑了笑「嫂子,你的腿怎么那么白?」

  月儿一楞,顿时小脸一红「小小年纪不学好~ 胡说什么呢!」

  大柱也楞了下,疑惑的看着我「大哥,为什么我们夸嫂子,嫂子还是不高兴,村长说,只要夸女人,女人都会高兴啊。」

  我嘿嘿一笑「你嫂子哪有不高兴,她高兴着呢。」

  结果引来月儿小拳头一通乱捶,说我在孩子面前还不正经。

  天啊!我亲爱的月儿,你看他们俩五大三粗的样子,哪像个孩子?

  尤其在月儿打我的时候,胸口那两团大奶更是疯狂的摇个不停,对面这俩小子都看傻眼了。

  「嫂子的奶子太大了。」

  「好想摸一摸啊……」

  月儿:「……」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和月儿对这两个小子很有好感。

  虽然他们俩有点一根筋,但正因为这点,他们才不会有什么坏心思,这两个山里出来的孩子真的很善良。

  虽然非常好色,但至少是我见过最纯真的色。包括他们看着月儿的时候,就是那种单纯的喜欢,没有一丝占有欲和恶意。

  不过说来也够奇怪,这两个小子怎么能这么好色?

  没等我想通,马车就动了起来,车队已经出发了。

  ………………………………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四五个时辰了,武华城到南云城也就不到一天的路程,现在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了。

  天气炎热,车厢里温度比较高,大柱和二柱早就光了膀子汗流浃背了,月儿也脱了鞋子,两条俏生生的小腿就搭在大柱和二柱的腿上,两人一人抱着月儿的一只美足,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月儿洁白光滑的柔软小脚,月儿也没有丝毫不开心,偶尔被两人摸到娇嫩的足底还会轻轻笑两声。

  大柱和二柱还是时不时说出一些很色情的话,月儿也仅仅是妩媚的白他们一眼而已。

  看的出,月儿是真的喜欢这两个弟弟。

  虽然他们嘴上说的话比较开放,但我能感觉到,这两小子还是比较惧怕我的,有的时候说一句话都要想很久才说,生怕惹我生气。

  我确实纳闷这两小子明明年纪不大,怎么比年过五十的老汉还好色?

  我灵机一动,咳嗽了一下。

  「你们先聊着,我实在太困了,先睡一会。」说完我就靠在车厢的墙壁,歪着头装睡,但眼睛还是略微睁开一丝小缝,偷偷观察情况。

  刚开始,大柱和二柱看了我几眼,不确定我是否睡着了,还是一如既往的胡言乱语,顺便把玩着月儿的美足。

  当我装模作样的打了几个呼噜后,这俩人终於有新动作了。

  「嫂子,你的脚怎么这么好看,又小又白,还这么软。」

  「就你们说话好听,夸了人家一路了~ 」月儿见我睡着了,声音不是很大。
  突然,大柱捧起月儿的小脚,放到嘴边就舔了起来。

  「嘤啊……那里不能舔啊,很脏的……」月儿的声音突然变得娇媚起来。
  「俺太喜欢嫂子的脚了,好白,好嫩,看着就想舔一舔。」二柱也不甘示弱,捧起月儿的美足,伸出舌头一通乱舔。

  「哼!讨厌……呜呜……两个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嫂子……」月儿尽量压低声音声音,可依旧妩媚动人,听的我都硬了,毕竟月儿体质淫荡,先是被两人言语挑逗一路,怕是早就湿的不行了,更何况月儿的美足还极为敏感,两人这么一舔,那还能有好事?

  可以啊,两个小子,见我睡了胆子大了不少啊,而且还有恋足癖,跟我爱好差不多嘛。

  我不动声色,依旧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只见两人舔着月儿的美足,两双黝黑的大手更是不老实,顺着脚踝,小腿,大腿,一路向上摸,只见月儿突然一声娇喘,两坨红晕马上窜上了脸颊,不用想我都知道这两小子摸到哪里去了。

  「嫂子,你下面好多水啊!」大柱抽出手掌,只见手指上一片亮晶晶,黏糊糊的淫液。

  「哼!就知道欺负嫂子,你们两个小孩怎么懂得这么多嘛!快老实说,你们不是第一次了吧?」月儿缩了缩腿,红着脸说道。

  「俺们从八岁开始就和村里的婶婶做爱了啊,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大柱一脸疑问的看着月儿。

  好家夥!八岁!我靠,我八岁时还是个小屁孩呢,这俩小子八岁都跟女人干上炮了!我被震惊的眼皮都跳了跳,差点露馅了。

  「啊?怎么那么小就开始……那个了?」月儿正好问出了我想知道的问题。
  「为了生孩子啊。」大柱一边回答,大手又偷偷的伸进了裙子,月儿捂住小嘴又是一阵娇喘。

  「村子经常被山贼抢劫,打猎也会死很多人,所以剩下的男人都要和女人做爱,这样就可以多生孩子了。」

  「而且做爱很舒服的,我们都很喜欢,村子里那几个婶婶也很喜欢,嫂子也一定很喜欢吧?」

  我靠!居然是这样,由於村子里女人少,男人每年还会死去很多,为了增加怀孕几率,居然全村男人都和那几个女人做爱,怪不得这两个小子是这副色样子!说的那些话,以及现在做的事,全都脸不红气不喘,因为他们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啊!

  「嫂子,俺想和你做爱。」

  「嫂子,俺也想。」

  大柱二柱一齐说道。

  「可是……这里不是你们的村子啊,不可以随便和女孩子做那个的……」
  「为什么不可以?嫂子不是很喜欢做爱吗?我们可以帮你生孩子啊,大哥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听的肉棒几乎爆炸,可是又在心里疯狂呐喊,做爱可以!但是我可不用你们帮月儿怀孕啊啊啊!!!

  见月儿不答应,这俩货急的上蹿下跳。

  「嫂子,我们已经从村子里出来好多天了,以前每天都做爱,现在这么多天不做,鸡巴好难受。」大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稍微起身脱下了裤子,一条足有二十厘米的超级大肉棒蹦了出来。

  「啊!怎么这么大!」月儿泛着春意的大眼睛眨个不停,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张了张嘴,惊的不行,还好现在没人註意到我,这鸡巴也太恐怖了,照比前世的黑人都不相上下了,天知道他是怎么长的!

  「我也好难受,感觉鸡巴要崩开了。」二柱也脱了裤子,好家夥,比起大柱丝毫不小!真是亲兄弟啊!

  「嫂子,求求你了……」两兄弟可怜巴巴的看着月儿,两根巨型鸡巴摇摇晃晃的立在那。

  「可是……夫君还在这,万一吵醒了他……」我看的出月儿是想要答应了,只不过是怕吵醒我,才没有下定决心。

  我的好月儿啊,都这时候了,你就赶紧答应吧,我比他们俩还急呢。

  「我们不会出声的!」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哼!人家是怕自己出声!两个小坏蛋!」月儿柔情百媚的看了两人一眼,静悄悄的挪到两人中间的位置。

  这才是我的好月儿啊!我就喜欢这么淫荡的月儿。我在心里大声的喊了个YES,不过我心中又突然出现一股担心。

  这两根超级鸡巴……月儿受得了吗?

  於是乎,我就带着这股既期待,又心疼的纠结心理看着车厢发生的一切。
  月儿单薄的衣衫非常好脱,两人三下五除二,再配合月儿主动,很快就脱下来了,那具美不胜收的完美躯体就被两人看了个干净。

  大柱二柱一人握住月儿的一只美乳,肥美柔嫩的大奶子被两人像是搓面团一样揉来揉去,滑嫩的乳肉在两人的手中变成各种形状,手指深深的陷入乳肉中,两团雪乳像是棉花一样被他们随意玩弄。

  「嫂子的奶子好大,好软,摸起来感觉太好了。」

  「比村子里的张寡妇还大呢,而且一点也不下垂,乳头还是粉色的!」
  两人玩的兴高采烈,低头伏在月儿的胸口,一人含住一只乳头用力吸了起来,还不时伸出舌头上下逗弄着挺立的乳头。

  可怜的月儿享受着双乳的快感,却还不敢出声,小手拼命地捂住小嘴,还要艰难的忍耐着那股酸麻的刺激。

  月儿的身子有多敏感我再清楚不过,两只奶子分别被抓在手里揉搓,乳头上还各有一条舌头挑逗,月儿怕是爽的都要上天了吧?

  果不其然,月儿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小腰猛地一挺,娇躯连颤,竟是泄了身子。

  「嫂子好骚啊,比村里那些婶婶都骚多了,玩玩奶子都会高潮!」大柱用力的吸了一口月儿的乳头,脱离时还发出了「叭」的一声,被吸得发红的乳头连带着乳肉都跟着抖了抖。

  「你们吸得太用力了……呜呜……人家身子都麻了……」月儿抽抽搭搭,娇滴滴的哼哼着。

  「嫂子,你舒服了,我们也想舒服舒服。」大柱扶着月儿,摆好姿势,让月儿跪在他腿上,又长又粗的鸡巴正对着月儿的穴口。

  在我这个方向刚好看到的是月儿的背影,月儿挺翘弹嫩的美臀下就是那根粗长无比的大鸡吧,可是越看越觉得惊心。这也TM有点太大了吧?月儿的美穴和大柱的肉棒完全不成正比啊!

  月儿还没有完全从高潮中缓过来,柔软的奶子抵在大柱的脸上,抱着大柱的脖子还在娇喘,光溜溜,嫩的像豆腐一样的美穴一片泥泞,红粉色的穴口不停的流着淫水,拉着直线流向大柱的肉棒,没一会,大柱那条超级大鸡吧就变的闪闪发亮。

  大柱已经完全忍不住了,扶着月儿的柳腰让月儿缓缓坐了下去。

  「呜呜呜……不行啊啊啊……太大了……要坏掉了啊……」尽管月儿的小穴和大柱的鸡巴都得到了充分的润滑,可美穴仅仅吞下了一个龟头,就完全撑成了我从未见过的正圆形,肥厚粉嫩的阴唇都以最大幅度张开了。

  「怎么了嫂子?是不是弄疼你了?」大柱脸上一片焦急。

  「不是……是太胀了……感觉里面太麻了,呜呜呜……可是又好舒服,你不要动,人家自己来。」

  月儿半张着小嘴,扶着大柱的肩膀,腿弯一点点的向下弯曲,坚挺肥嫩的大白屁股也一点点的向下坐着,娇嫩的小穴费力的吞着那条巨型鸡巴,看的出月儿正在尽力放松,以便於肉棒能最大限度的深入小穴,就连粉嫩的屁眼上的褶皱都由於深度放松,一点点的绽放开来。

  看着月儿伏在一个今天刚认识的男子怀里,柔软的乳房就抵在大柱的胸口,肥嫩的雪臀努力的向下压着,嫩穴紧紧的包裹着那根巨型肉棒,我觉得自己的头盖骨都要炸飞起来了。

  淫靡,刺激,香艳,还夹杂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不停的在我胸口蔓延。
  我的肉棒硬如铁棍,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手伸进裤裆里,使劲套弄着鸡巴。
  这种看着自己的娇妻和别人做爱,我却偷偷躲在一边撸管,简直是异样的刺激,但又无比的迷人。

  还好他们都专註於眼前的事,没有任何一个人察觉到我在装睡的事实。
  「不行了……啊啊啊……已经顶到那里了……」月儿这么努力,也还是没能把肉棒完全放进小穴中,看来是已经顶到了花心,还有一小节阴茎都在外面。
  就在月儿尽力把肉棒放进小穴的时候,她再一次在我面前迎来了高潮,颤抖的娇躯,不停缩紧的肉穴,娇嫩的小屁眼也随着收缩,再加上那一声声既压抑,又媚到骨子里的娇哼,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嫂子的屄太紧了,还一直缩个不停,感觉里面有好多软软的肉粒在转动一样。」大柱在不停的深呼吸,刚才月儿小穴那一阵收缩就差点让这个猛男射了。
  「大哥,你快一点,俺都要急死了。」二柱在一帮着急的看着大柱,一只手撸着鸡巴,另一只手揉着月儿的乳房,催促道。

  大柱点了点头,粗壮的手臂伸到月儿的腿弯中间,大手扶在月儿的美臀下方,像是托着一团棉花一样,轻松的就把月儿托了起来。

  天生神力原来还可以应用在做爱上,月儿在大柱的手里就像一件精美的性玩具,被大柱托着屁股,上上下下的动了起来。

  月儿再也忍不住了,也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呜咽缠绵的叫了起来「好舒服……下面好胀……人家要飞起来了啊……呜呜呜……弟弟的鸡巴太大了,嫂子的下面好麻……啊啊啊……」

  大柱抱着月儿就这么上下操着,被撑成圆形的穴口看起来已经完全适应了肉棒的大小,湿滑娇嫩的肉穴快速的吞吐着他的肉棒,淫水像是小河一样顺着交合处流淌,还不时被鸡巴干的飞溅出少许,有一滴还飞到了我的脸上。

  就这样,没过三五分钟,大柱居然有些要射的架势,只见他黑脸透红,额头出汗,显然是在尽力紧锁精关,看来他这段时间的禁欲,再加上月儿小穴的威力,让他有些支撑不住啊!

  果不其然,就算大柱再怎么忍,该来的还是会来,只见大柱怒喝一声,把月儿托到险些脱离肉棒,再猛的一松手!月儿的大屁股就重重的坐在了他的腿上,原本进不去的那一截肉棒,居然全根没入了!

  我一阵屏息!大柱那条肉棒居然全插了进去,那岂不是说……插进了子宫吗!
  大柱猛的一阵哆嗦,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全都註入了月儿的子宫,而月儿此刻,再次迎来了她第三次高潮!

  「全都射在里面了……呜呜呜……肚子里满满的,热热的……再多一点啊啊啊啊啊……都射在人家肚子里,月儿要怀小宝宝了啊啊啊啊……」

  大柱这次灌精,持续了足足一分多钟,可见他这段时间积攒了多少存货!随着最后一股精液射出,大柱才把月儿抱离了自己的肉棒。

  月儿的小穴已经被鸡巴撑成了O形,肥嫩的阴唇也无力的耸拉在两边,小洞久久不能闭合,可以通过撑大的穴口清楚的看见小穴内还在收缩的软肉,只不过久久不见精液流出,看来大柱真的射的极深。

  二柱早就等不及了,连忙把浑身酸软的月儿抱了过来,用着和大柱相同的姿势,把那根丝毫不比大柱小的肉棒插了进去。

  这次二柱的插入可比大柱轻松多了,看来月儿的小穴已经被大柱撑的习惯了,二柱的鸡巴轻而易举的就插了进去,而且还是全都插了进去,一点没留!想来,应该是月儿的子宫口都还没闭合吧?

  月儿还沈浸在高潮的余韵里,随着二柱的插入,娇躯像是触电一样猛的一阵颤抖,看来那波高潮得到了延续啊!

  二柱也是天生神力,随手抱着月儿的娇躯就上下操了起来,月儿刚经受一番肆虐的小穴再次迎来了无尽的快感。

  月儿这会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嗯嗯呀呀的哼着,但是身体的高潮,始终就没有停过,还是一如既往的猛烈,白如凝脂的美妙娇躯颤抖不停。

  二柱也是禁欲过久,加上不了解月儿小穴的威力,不一会,就和大柱一样,缴械投降做了俘虏……

  我坐在对面,看着两个拥有巨型鸡巴的少年把月儿连续送上高潮,那股刺激、心酸的感觉瞬间迸发,伴随着手淫……我也在裤子里喷射了出来……

  这场淫戏宣告结束,月儿躺在两个人的腿上,玉腿大开,小穴已经被两个人的连续操干撑成了一个小肉洞,不管穴肉再怎么收缩,也不见穴口有闭合的样子,而且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月儿的小穴终於流出了精液,大量泛着白沫,和着淫水的精液从穴口缓缓流出。

  二柱一着急,本来还在玩着美足的他,猛的抬起月儿的臀部,手指还特意把穴口残留的精液往里划了划,这就导致月儿的小穴再也没有一丝精液留了出来。大柱满意的朝着二柱点点头,似乎在赞扬他反应快?即使阻止了精液流出?不过随后,他又专心致志的揉起了了月儿的乳房,那一对丰挺弹嫩的大奶子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玩多久都玩不够。

  不过这一切,月儿都是丝毫不知,因为她早就累的睡着了,嘴角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眼角还挂着一滴泪珠。

  看到这,我也不想再继续装睡了,主要是裤子里黏糊糊实在太难受……
  咳咳。

  我睁开眼睛,咳嗽两声,大柱和二柱纷纷朝我看来。

  「大哥……」大柱和二柱都楞了一下,下意识的叫了我一声。

  我连忙摆出嘘的手势,示意他们小点声,别给月儿吵醒,紧接着皱眉问道:「来吧,你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互相看了看,最后大柱开口说道:「大哥,我们和嫂子做爱了……」
  我装作一副愤怒的样子,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大柱犹豫了一会说道:「大哥,是我们要求嫂子和我们做的,嫂子还告诉我们不可以和她做爱,说我们这样不对。大哥,对不起,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我大吃一惊,我没想到大柱会这么说。

  我这人,就是个驴脾气,他们两人要是敢说是月儿勾引他们,我哪怕散尽家财,卖掉店铺,我也请杀手杀了他们。

  可我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直接承认了,还向我认错。我心情瞬间好的爆棚,至少我没看错人,这两兄弟,有担当,是能抗住事的汉子。

  至少这种品性,可以做我的兄弟!

  我想到这,微笑说道:「你们没错,因为我都看在眼里,月儿也很主动。所以这件事不怪你们。」

  二柱嘿嘿的笑了起来:「你看吧!俺就说大哥看见我们和嫂子做爱一定很高兴!大哥,咱们以后是不是就能天天操嫂子了?」

  「呸!你做什么美梦呢!」我上去就给了二柱一脑瓜,还天天操?就你们两个那么粗的鸡巴,我家月儿不得被你们给玩坏了啊?玩一次我都心疼呢!想的挺美!

  「赶紧放月儿下来,这抬着屁股干什么呢!」

  「大哥,药书上有说,这男人精子对女人身体有大好处,美容养颜而且还补充养分,我们这是为了嫂子好!」

  「屁吧你!赶紧放下来!万一怀了孕,那你们俩等死吧!」

  「大哥,俺们带着村里配置的避孕药,吃一颗一个月都不会怀孕的,而且药材都是有益身体的补药……」

  「那你还等什么呢!拿出来啊!你们两个这脑袋反应也太慢了吧!」

               【待续】

  PS:这两个角色塑造的特别不满意,又懒得修改,后文中好几次都想给他们领了便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